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梦中的昌潍大平原  

2018-07-29 22:26:2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离开故乡已经几十年了,但昌潍大平原  那一片生机勃勃的绿色土地,却仍时常幻化为我脑海中一个伴随着黄海与渤海之涛声的阔大梦境。

  昌潍大平原,曾是东夷故地,是春秋时代的强齐之邦,是中华民族生命史册中光辉灿烂的一页。村庄、绿树、田垅、大豆、棉花、高梁……,在这些不朽的文字中,我们可以读到开放与自强这样一种现代意识的东夷文化的生命神韵,可以听到苏东坡《密州出猎》的狂歌与郑板桥为民请命的怒吼,可以看到齐相晏婴与“宰相”刘罗锅智慧的身影。

  大约两千五百年前的一天,中国历史上那位满腹经伦,终生都在探求人生理想的孔老夫子,在久经察访与游说的疲惫之后,深为“中国失礼”而伤感之余,曾瞩望东方而长叹:“道不行,欲之九夷”。可见故乡的土地上曾经存储着怎样久远的人文理想。

  这是一片坦诚的土地,曾为史家赞之曰“天性柔顺,易以道御,至有君子不死之国”;这是一片进取的土地,就是在这里,中国人最早萌生了崇尚“渔盐之利”的商业意识;这又是一片嫉恶如仇,敢作敢为的土地,据说中国古代的弓箭,就是发明于这片土地上。我们那位伟大的远祖  神话传说中的英雄后羿,也许就是站在这片土地上,一口气射下了造成大地枯旱的九个太阳。

  在我的父老乡亲,在我的师长,我的同学,我的故乡的许许多多朋友那儿,我会时常感受到这种文化理想的温热。在他们身上,隐藏着独具个性的古老文化的生命密码。

  我爱这片土地,当然更是因为在大平原的怀抱里,在青纱帐深处的一个小小角落里,有一个给了我生命,养育了我成长,留给了我美好回忆的小小村庄。村东那条常年流水潺潺的店子河,村头那片荷花飘香的池塘,村中那棵枝蘩叶茂的明代古槐,还有,那一丛丛盛开于井台路旁的马莲花,都曾绚烂地装扮了我童年的岁月。

  我那个小村是不出名的,但在方圆几十里之内,你会寻访到东汉经学大师郑康成,清代著名政治家刘统勋、刘墉父子的故里;早些年,你也许还会遇见表现了人类的非凡意志,被日本侵略者抓劳工,在日本北海道的山洞里,孤身度过了十三年非人生活的传奇人物刘连仁;还有,你能见识到华东地区最大的峡山水库,以及著名作家莫言笔下那一片负载着痛苦与欢乐,神秘与向往的“高密东北乡”。

  尽管,在这片土地上,也还有它的丑陋乃至邪恶,诸如自然生态的退化,物欲的纷争,道德的损伤,权力的异化等等。但可以相信,在故乡人民的努力下,它一定会有更加光辉灿烂的未来。

  多年来,潍坊风筝,已经作为文化象征,把故乡的风采悬挂到蓝天,播送到全世界。在我的梦中,昌潍大平原,本身就是一只五颜六色的巨型风筝,贯穿其中的高速公路,是一根银线。这只巨大的风筝,正在祖国的手中放飞。将在灿烂的阳光中,将满载着故乡人民的豪情与壮志,希望与梦想,将抖落掉那些历史的积垢与人性的尘埃,飞得越来越高,越来越高。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