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邱文英长篇小说《麦穗》序  

2018-07-24 10:26:04|  分类: 文朋师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早读到的文英的作品是她“神仙巷系列”中的短篇小说《高密女人王大花》《老孙头的桃花运》《老巷深处》,散文《红叶疯了》《艳遇扬州》等。这些作品,语言鲜活,人物生动,意趣别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尤其是那篇情节波澜起伏,讲述了再婚后原本幸福美满的老胡,因拆迁换房时的利益算计,而终于对再婚老伴田桂珍大打出手的《老巷深处》,深刻表现了在我们当今的现实生活中,物欲对人性的扭曲之痛;另如那篇以“与那个曾经迷失的自己邂逅,这,才是世上最美的艳遇”作结的《艳遇扬州》,亦自出机立意奇警。这样的作品,即使放在整个中国当代文坛上来看,也是达到了一定高度的佳作。

出现在读者面前的这部《麦穗》,是文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读罢这部长篇处女作,会进而叫人感到,2015年才涉足文坛的作者,有着怎样可喜的创作起点,从事文学创作的扎实才质,以及可以给人期待的创作潜力。

与当代文学史上出现的诸多乡村题材的作品不同,这部小说,虽亦涉及合作化、大跃进等时段的中国当代历史背景,但作者的着眼点不是历史纠葛,不是时代风云,也不是政治波澜,而是历史背景中的人生、命运、人性之类更属于文学的情怀与视野。小说的主人公之一,相貌出众的乡村姑娘麦穗,因受惠于有文化眼光的父亲的熏陶,自幼就对未来充满了诗情画意般的憧憬,但不幸的是,由于被骗而嫁给了伤残的四龙,人生的美梦破灭了。丈夫死后,又被婆婆赶出了家门,不得不与幼小的女儿栖身于村中一间四面透风的破草房中。但几乎一生都处于困厄中的麦穗,一直在抗拒着命运的不公,一直在守护着不屈的灵魂。她抵御了村中流氓的欺凌,她带着女儿逃亡过东北,她用自食其力捍卫了自己的尊严。正是这样一位虽败于命运,却胜出于精神的普通乡村女性,使得我们贫穷苦难的乡村社会,闪露出震撼人心的生命之光。往大处说,这正是值得推赏的中华民族精神,我们的民族,正是赖此精神,历五千年沧桑而不衰。在小说中的另一主要人物赵国安身上,亦寄寓了作者对美好人性的向往。品行纯真,身为乡村医生的赵国安,虽为不少女性所青睐,尤其是那位与之有着青梅竹马之谊的单小满,一直在苦苦追求着他,但因屈从于姑姑的指派,他曾出面代替表弟相亲骗娶了麦穗,这就使他终生都陷入了深重的负罪感之中,为了灵魂的救赎,他拒绝了所有女性的爱,将全部情谊都倾注到了麦穗身上。正是这样一种基于人性忏悔的自我救赎,构成了这部小说中动人心弦的又一精神亮点。仅由上述相关内容,我们就可以意识到这部小说力图达到的境界层次,即超越历史,超越时代与政治,重在关于人性、关于人生、关于命运之类的体悟与探察,而又正是这样的境界层次,决定了这部小说属于文学的价值与品位。

一部小说,尤其是一部重在写实的小说,人物形象塑造得如何,乃成败之关键。而成功的人物形象,应是活生生的生命个体,而非善恶对立,好坏分明的观念符号。借用德国美学家黑格尔的那段名言来说,就是:“每一个人都是整体,本身就是一个世界,每个人都是完满的有生气的人,而不是某种孤立的性格特征的寓言式的抽象品。”据此审视中国当代创作,我们会看到,有不少小说,即使在一些名家名作中,人物描写的符号化、单一化,乃至漫画化,仍是常见的创作痼疾。值得肯定的是,在这部描写乡村现实生活的《麦穗》中,作者能够力却上述弊端,在尽力以复杂的人性视野,理解人物,描写人物。就两个主要人物来看,麦穗,既纯洁善良,又刚烈决绝,虽身陷困厄,又自尊自重。被骗之后,她曾力图以逃跑与自杀抗争,后因同情于四龙的不幸,感动于四龙的纯真,而终于接纳了四龙;她虽痛恨挤兑过她的婆婆,但当婆婆病瘫在炕上时,她不计前嫌,主动前往为其挖屎挖尿;她虽从内心里心仪赵国安,但又无法原谅赵国安对她的欺骗,而不时与其冷面相向。长于医术,为人敬重的赵国安,本应人生顺遂,而只因一时失误,而成为村中最为痛苦的灵魂。他虽表面上冷静理智,内心里却一直喧腾着道德自责的波澜;他虽在时时关心着麦穗,但自己似亦清楚,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之于赎罪心理;他渴望通过与麦穗的给合得以自我救赎,又因麦穗对他的冷漠,以及乡间的伦理顾忌,而焦虑不安,犹豫彷徨。这样的人物形象,缘其写出了人性深度与人性之复杂,也就见出了充盈的生命个性,具有了感人的艺术魅力。在小说中的其他诸多人物,自身虽亦际遇悲惨,却悟透了人生,能够顺天应命,宽厚仁慈的王婶;凶狠残忍,老谋深算,又惜儿爱女的村书记单福根;性格怪异,脾气暴躁,却因麦穗无意中对他的一次微笑,遂使之态地暗恋上麦穗的单大寒;为了自保被打成“反革命”之后的活路,当众刀铡三根手指,长期装疯,而实则心明眼亮,知恩图报的傻子六;平时说话骂骂咧咧,却心地赤诚,敢于向麦穗坦露心迹,并为保护麦穗而被砸死的陈家胜等人物形象中,我们也都可以看出作者在挖掘复杂人性方面的笔力。

文学乃语言的艺术,而作为小说语言,不外叙事语言、描写语言与人物语言这样三类。前两类应具激活读者想象的诗性张力,以别于一般语言;后一类则需听起来确乎乃出之于笔下人物之口,以体现其生命个性。在文英的这部小说中,我们仅由“麦穗弯腰时脖领处露出的那道白嫩嫩的深沟,让老奎儿的目光像凿子一样不时地在那道深沟里凿来凿去”一语,即可看出作者叙事语言中的诗性张力:经由“凿子一样”的“目光”的奇异修辞,不仅写出了老奎儿对麦穗觊觎的程度,也可让人想象到麦穗的迷人之美;仅由“夕阳被远处的树林吞噬着,只剩下半个圆轮挣扎在晚霞之上,用它最后的光辉映照着近村远树,依恋着沃野平畴”之类文句,就会看出作者在写景状物时,灵动的诗意追求。基于对乡村生活的熟悉与细心体察,文英笔下的人物语言,亦是很切近了其个性特征的。如仅是通过“你看看啊,那些小牛,小骡子,小马驹子,小的时候没牵没挂地到处淘,爱去哪儿去哪儿。等到长到差不多了,都被人上了嚼子,套了笼头,栓了起来。这些刚笼络起来的小牲口,一开始都刨蹄子,尥蹶子,大呼小叫。最后又怎样,还不都乖乖地该拉车拉车,该推磨推磨?”这样一番说词,就让信天由命、逆来顺受、忍辱负重的王婶的个性形象,活跃在我们眼前了。

近些年来,高密大地,文风炽盛,创作活跃,风生水起,已经形成了值得关注的“高密现象”。不少文朋诗友,正在脱颖而出,文英当是其中的佼佼者之一。文英是勤奋的,走上文坛才不过短短几年,就已成就可观,殊为难得;文英是有才气的,她在大学里学的是理科,且毕业后一直从事财务工作,能在文学创作方面,出手不凡,尤为可喜;文英是执着的,据我所知,这部长篇小说,全局性的大改就有七八遍之多,现有的定稿,虽也还存在一定提升空间,但仅就中国当代农村题材的小说而言,自是一部具有独特价值之作。相信文英的这部《麦穗》,会赢得许多读者的喜爱;也相信文英会以此为新的起点,不断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2018626

于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