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潮起海天阔,扬帆正当时-----回眸上世纪80年代的《文学评论》  

2017-03-10 11:03:34|  分类: 文化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中国社科院文学所主办的《文学评论》,创刊60年来,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都是我国文学研究的权威阵地,一直享有极高的声誉,一直在引领着中国文学研究的潮流。中国文学研究领域的一代代学人,或直接或间接,无不得以滋育,受其惠泽。

在我这个年龄段的人的记忆中,尤其难忘的是上世纪80年代。在那个年代里,《文学评论》顺应思想解放的时代大潮,不断推出了具有强烈思想震撼力的文章,给人以凌厉高蹈、呼风唤雨之感。在时过已近30年之后的今天,翻检浏览之余,仍不能不为之激动:如刘再复在那篇影响颇大的《论文学的主体性》(1985.61986.1),虽不无这样那样的不足,但所论述的要在文学活动的各个环节中尊重人的主体价值,恢复人的主体地位,“而不是把人看作物,看作政治或经济机器中的齿轮和镙丝钉,也不是把人看作阶级链条中的任人揉揑的一环”之类“文学主体性”见解,无论对于文学创作还是文学研究,至今也还是一个有待进一步深思与强化的问题;王富仁的《<呐喊><彷徨>综论》(1985.34)一文,从反封建思想革命的视角对鲁迅小说的探讨,虽仍存在失之简单化的“反映论”的局限,但在当时,不仅促进了鲁迅研究及整个中国现代文学研究领域的观念变革,亦有力地冲击了中国文学界仍根深蒂固的“文学是政治工具论”;汪晖的《历史的“中间物”与鲁迅小说的精神特征》(1986.5)一文,在质疑传统的“认识论映象”研究模式的基础上,认为“鲁迅小说不仅是中国近现代社会这一外部世界情境的认识论映象,而且也是鲁迅这一具体个体心理过程的总和或全部精神史的表现”,从而使鲁迅研究进一步贴近了文学的本体性研究;应雄的《二元理论、双重遗产:何其芳现象》(1988.6)一文,从政治与艺术二元心态与二元人格分裂的角度,深刻分析了“思想进步,创作退步”的“何其芳现象”,其论述与见解,对于总结20世纪中国文学的得失,至今仍不无振聋发聩的启示意义。另如许多评论文章,视点独特,文笔灵动,评析精当,有的仅凭题目就会让人感到别有匠心与意绪,就会激起人们的阅读欲望,如刘湛秋评论昌耀诗的《他在荒原上默默闪光》(1985.6)、曾镇南评李杭育小说的《南方的生力与南方的孤独》(1986.2)、黄子平评林斤澜小说的《沉思的老树的精灵》(1987.4)、王绯评残雪小说的《在梦的妊娠中痛苦痉挛》(1987.5)等等。

为了激发思想活力,推动文学研究,这一时期的《文学评论》,还特别注重发表学术争鸣文章,经常组织各类对话会、座谈会、学习班、进修班等,为培养学术人才与繁荣学术事业做了大量工作。

在学术争鸣方面,引人注目的有程光炜就“诗的现代意识与社会功能”问题与谢冕的商榷(《诗的现代意识与社会功能》1986.4);张国民与高尔太之间关于“美学能否用熵定律”的商榷(张国民《文艺学引进自然科学横断科学应注意的几个问题》1987.3;高尔太《美学可以应用熵定律吗?》1988.1;张国民《读<美学可以应用熵定律吗?>1988.5);李乃声就对传统文化的评价之类问题向姚雪垠先生的请教(《只有开拓历史,才能有历史》1987.5)等等。这些文章,虽针锋相对,但意绪平和,恪守学理,营造了学界所向往的良好学术氛围。在这类文章中,特别值得提及的是陈燕谷与靳大成的《刘再复现象批判》(1988.2),该文在肯定刘再复“主体性”理论积极意义的同时,亦明确指出存在知识的贫乏、“命题意义不平衡,思维层次不平衡”,“无法上升到他所向往的‘形而上’境界”“未能达到主体理论应有的深度”之类不足;认为刘再复虽富有怀疑精神、批判精神,但“他对人生的形而上的思辨不具有年轻人的现代感”“他的怀疑和批判停止在世界观的大门之外,使思想发展的溪流回转到西方十九世纪的沟渠”。外人自不清楚这篇文章写作与发表的背景,但鉴于此时文研所所长、《文学评论》的主编尚是刘再复,会让人意识到编辑部是在着意创造自由平等的学术氛围,引领自由平等的学术风气,正如该期刊物的《编后记》中特别申明的:“这篇文章显然不只是对刘再复个人的某种肯定或否定,作者的意图是在于通过对刘再复这一特定现象的考察,以达到对当代中国精神文化现象的整体把握。褒贬的尺度和评价的分寸是否得当自然可以商讨,但探索的方向却值得肯定。我们都希望研究和评论文章彻底摆脱那种庸俗吹捧和随意攻击,期待着那种从对历史的沉思中引发出来的有价值的论断,这篇文章也许可以给人一点这样的启发。”编辑部的这般用意与举措,自然不仅活跃了时代的学术气氛,深化了对相关问题的探讨,也显示了刊物的生机与活力,气魄与胸怀,责任与担当。

在对话会、座谈会方面,仅刊物发表过记实的就有:作家与评论家专题对话会(《创作多样化  评论怎么办》1984.5)、文学编辑谈当前文学创作座谈会(《文学与时代脉搏》1984.4)、青年军人作家座谈会(《几位青年军人的文学思考》1986.2)、青年评论工作者座谈会(《面向新时期第二个文学十年的思考》1987.1)、近期军事文学走向座谈会(《艰难跋涉中的军事文学》1989.2)等等。这些对话会与座谈会,或提供了大量的文学研究信息,或有助于激发诗人、作家们的创作能量。莫言就是在那次青年军人座谈会上,最早发出了“创作折腾论”的宣言,认为一位创作者就是要“敢于折腾,善于折腾。那股折腾劲儿,犹如猛虎下山、蛟龙入海,犹如孙猴子钻进铁扇公主的肚子里拳打脚踢翻跟斗,折腾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一佛出世二佛涅槃,蝎子窝里捅一棍。”后来的莫言,无疑就是凭着这股“折腾”劲儿,走向了世界,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

在《文学评论》编辑部举办的数次培训与交流活动中,规模最大、影响最为深远的一次应当是1985年早春时节,在北京昌平区的爱智山庄举办的进修班。本人亦有幸参加的这届进修班,历时15天,来自全国种地的学员近百人,应邀前来讲课的先生有唐弢、朱寨、洁泯、荒煤、袁可嘉、邓绍基、刘世德、何西来、杜书瀛、钱中文、涂武生、樊骏、林非、张炯、蔡葵、陈骏涛、曾镇南、袁良骏、吴元迈、柳鸣九、朱虹、吴小如、袁行霈、严家炎、黄修己、谢冕、胡经之、陈传才、邵牧君、黄式宪、顾骧、吴祖光、刘宾雁、刘心武、李陀等数十人,均为当世名家名流,他们各具创见的报告式讲课,从不同角度谈论的文学理论以及创作问题,极大地开拓了学员们的视野,激发了学员们的才智,后来,有不少人成为全国文学研究领域的骨干人才。此外,这次学习期间,具体主持了这次进修班的当时的编辑部主任、可亲可敬的王信先生,担任了进修班班主任、忙前忙后的杨世伟先生,以及一直与学员吃住在一起,及时为大家提供各种服务的曹天成先生、邢少涛先生,都给大家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潮起海天阔,扬帆正当时”,正是得利于思想解放的时代良机,亦是得利于编辑部的精心擘画,使上世纪80年代的《文学评论》,激流勇进,生机勃发,在自己的办刊史上留下了浓笔重彩的一页。此后,在不论面对什么困难的情况下,《文学评论》的一届届编委会与相关主编、编辑先生们,亦都在凭依追求真理的学术信念,对民族文化建设与发展的神圣责任感,在设法维护着刊物的学术声誉,在保持着刊物的学术品格,为我国的文学事业做出了令人敬重的卓越贡献。

时代在前进,文学在发展,祝《文学评论》不断创造新的辉煌!

 

                                                                         201732

                                《〈文学评论〉创刊六十周年纪念文汇》约稿而写)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