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王洪岳《精灵与鲸鱼》序  

2017-12-25 21:25:27|  分类: 文朋师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首位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本土作家莫言,其作品究竟独特在何处?他所创造的“高密东北乡”文学王国,对于中国与世界文学的贡献究竟何在?这自是莫言研究中的关键问题。浙江师范大学王洪岳教授,在这部《精灵与鲸鱼》中,正是抓住此类关键问题,由莫言与“五四”以来新文学的关系着眼,将莫言置于中国百年文学发展的历史座标点上,结合对其创作历程与作品的深入探讨,明确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关于莫言创作的整体特征,国内外研究界已有多种不同看法,或谓“浪漫主义”, 或谓“寻根文学”,或谓“写意现实主义”,或谓“新感觉主义”,或谓 “新历史主义”,或谓“魔幻现实主义”,或谓“现代主义”,或谓“后现代主义”。作者认为,这些看法,虽都不无一定道理,但因其或是仅就莫言的部分作品,或是仅据莫言作品的某一侧面做出的判断,因而也就难免以偏概全之嫌。那么,莫言创作的整体特征究竟如何?作者在综合吸取学术界一些相关成果的基础上,这样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莫言虽多方面接受了西方现代主义文学的影响,但又不同于西方现代主义,亦与同时代的一些中国本土现代派或先锋派作家有所区别,走出的是一条真正属于中国更属于莫言本人的现代主义之路。莫言自具个性的的现代主义文学,不仅颠覆了传统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而且穿越了百年中国文学史上已出现的流连于城市小资产者哀伤的情欲和感官泛滥的现代主义文学范式,开辟了以现代主义手法和创作原则来描写乡村和农民的文学之路。莫言的重要贡献亦正在于,在使现代主义文学中国化方面起到了独特而中坚的作用,并为世界文学奉献了中国化的现代主义文学范本。

对其见解,作者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了翔实充分的论证:

其一,莫言的作品中,虽广泛吸取了意识流、戏谑化、审丑、魔幻等西方现代或后现代主义文学的技巧与视角,但与以“非理性”为主导特征的西方现代主义,以及沉溺于语言能指的狂欢与文字游戏的后现代主义截然不同,莫言不仅继承了“五四”时代即已形成的反抗人性压抑、向往个性解放、抨击专制奴役之类的现代文化精神,且又自具超越时代、超越民族的忧思人类苦难和生存困境的博大世界视野,从而创建了自己内涵深广的文学世界。以具体作品来看,如《红高粱家族》中对于民族血性与人类生存意志的表达;《食草家族》中的四老妈对于女性自由观和幸福观的追求;《酒国》中对腐败官僚的痛恨与人类堕落的惋惜;《丰乳肥臀》《生死疲劳》《蛙》中,对生命尊严的维护等等。莫言小说中的人物,也不同于西方现代后现代小说中所表现的潜意识的、碎片化的、文本化的符号能指式人物,而是我们民族自近代至今的生活世界、生存世界中充满爱恨情仇的鲜活人物,如《红高粱家族》中体现出齐文化血性气质的土匪余占鳌、罗汉大爷、我奶奶;《檀香刑》中将杀人杀至艺术化的刽子手赵甲;《生死疲劳》中冤魂不散的地主西门闹,《蛙》中在执行计划生育政策时内心一直涌动着矛盾冲突与痛苦忏悔的乡村医生“姑姑”等。

其二,莫言在接受西方现代主义文学影响的同时,亦注重继承了中国传统文学的艺术手法,如在许多作品中普遍可见的散点透视的叙述视角、故事情节中“志异”式奇幻陡转、聊天式的语体、注重意象营构等等。更为重要的是,莫言亦充分吸取了中国传统文化与本土民间文化、地域文化的营养。其小说中天马行空、汪洋恣肆、怪力乱神的想象力,即与莫言秉承了齐文化与高密地域文化、民间文化中的血性刚勇、敢作敢为、灵物崇拜、绮丽浪漫的传统有关;在《檀香刑》中,会叫人感动于中国式英雄人物的威武不屈、视死如归;《丰乳肥臀》中的母亲上官鲁氏与上官金童形象中,会让人感受到深隐着民族文化积淀的地母原型与羸弱不堪的小男人原型意味正是这样一些质素,使莫言的作品,从形式到意蕴,都体现出中国风格与中国气派,都体现出真正属于自己民族的“中国现代主义”特征。

其三,莫言的作品,不同于其他一般中国现代主义文学,他找到的是与自己的天赋、个性与人生经历相一致的现代主义创作原则。他创作的原动力是他作为一个农民之子曾经有过的饥饿、孤独、恐惧之类的人生苦难,因而他的作品中的复杂意蕴,就绝不是那种西方式的、刻意的哲学思考的产物,而是源之于个人深切的生命与人生体验,以及对身处其中的中国乡村社会与自己感同身受的中国农民生活的体认与感知。正是这些,使他能够将现代主义艺术追求与乡村生活很融洽地结合在一起。如在《天堂蒜薹之歌》《丰乳肥臀》《生死疲劳》这样一些或是直面乡村的激烈矛盾冲突,或是意在揭示中国乡村历史苦难的作品中,虽亦多见幻觉与写实交织、意识流与荒诞融合之类现代主义手法,但这些手法,只是为了更为淋漓尽致地表现中国农民的真实生存状况,更为有力地抨击社会现实中的丑陋与邪恶,更为深刻地反思中华民族的历史灾难。作者认为,正是经由这样一些作品,可以更为清楚地看出,莫言从根本上改造、重构和超越了西方现代主义,也使他超越了近半个多世纪的中国同行,开拓出的是一条以现代主义手法和原则来描写中国乡村和农民的文学之路。

在研究方法方面,作者以开阔的学术视野,借用梅洛-庞蒂的“感性的诗学”、舒斯特曼的“身体美学”、鲍德里亚“外爆”与麦克卢汉的“内爆”说、德里达等人的“解构主义”、巴赫金的“狂欢化”、阿尔托的“残酷戏剧理论”等,从而更为深入细致地分析了莫言“外爆”和“内爆”相融合、互文性与游牧性相统一、“逆向身体美学”叙事、自嘲、亵渎、审丑、审荒诞、审恐怖之类中国化现代主义的具体特征。在分析论证过程中,作者结合具体作品,注意将莫言与陀思妥耶夫斯基、乔伊斯、普鲁斯特、马尔克斯、卡夫卡、柳青、浩然、阿城、韩少功、贾平凹、王安忆、陈忠实、余华、格非等许多中外相关作家进行了比较,以进而彰显了莫言的个性创造。正是经由作者翔实、充分而富有说服力的比较与分析、阐释与论证,我们会感到,与已有的相关见解相比,作者对莫言创作的整体特征与价值的判断,无疑是更为客观准确,更为切合莫言创作实际的。

值得重视的还有,作者结合对莫言贝尔文学奖授奖词中“hallucinatory realism”一语之语意的考察与辨析,认为以“巫幻现实主义”概括莫言作品的整体特征更为恰切适当。作者是基于位于东夷的高密及胶东半岛的齐文化圈保留了更多的巫史传统以及莫言作品中大量存在的诸如《透明的红萝卜》中那位有着超人般的生存能力的黑孩、《夜渔》中那位神仙般的女人之类“巫性”叙事得出这一独特看法的。作者认为,这样一种“巫幻现实主义”,与影响了莫言的马尔克斯的“魔幻现实主义”有着根本不同,是集幻想、虚幻、巫性和现实为一体的一个中国本土现代主义的代表性类型,是中国式的现代主义的实现形式和审美表达,是莫言独创的一种崭新而充满中国智慧的文学审美形式。对此“巫幻现实主义”之说,或许还有待于更为学理化的理论阐释,以及结合莫言作品的进一步论证,但仅就作者已有的论述来看,让人感到,这一富有新意的概括,还是有助于说明莫言独特的创造性的。

在中国当代文学界,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莫言就一直是倍受关注的热点之一,迄今为止,已有大量成果问世,但如洪岳教授这样以宏阔的学术视野进行的整体把握,尚不多见。尤其是作者基于“现代主义文学中国化”这一重要视角,对莫言作品进行的深入切实的评析,是别有理论深度与学术开拓意义的。其相关论述与见解,不仅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莫言的创作特征与成就,亦可在中西文学如何融通,民族文学如何走向世界,文学创作如何才能获得更为辉煌的成功等方面,进一步启发我们的思考。

 

 

                       20171225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