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文艺创作中的生命个性与精神境界  

2017-11-10 11:46:35|  分类: 信息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我讲的这个题目,要表达的主要意思是:不论诗歌、小说、散文,还是书法和绘画,你要创作优秀作品,有两个重要条件,一是生命个性的投入,二是高层次精神境界的追求。前者是指,作者要以燃烧的生命激情,切实从自我心性与生命体验出发投身创作;后者是指:作者不仅要有生命个性的投入,还要设法超越自我的生命本能,以博大的胸襟与视野,透视现实,体悟人生。只有如此,才能使作品不仅会有生命热度与独特个性,亦会使之不是止于狭隘的一己悲欢与本能欲望的宣泄,而是闪耀着人类生命存在的形而上的诗性之光;才能使作品不只满足读者的娱乐与消遣,而是另有其高贵与伟大。具体讲以下三点:一、文艺创作与生命个性的投入;二、文艺创作与精神境界的追求;三、中国当代文艺创作存在的问题。

 

一、文艺创作与生命个性的投入

 

古今中外许多实例可以证明,好作品的产生应该是产生于作者的我要写、我要画,而不是要我写、要我画。也就说,一位作家、艺术家,要创作出好的作品,就要像呼吸、吃饭那样,是出于个人内在的生命冲动,而不是像制造一个机器零件、写一个工作报告、学生完成一篇作业那样,是不得不完成的工作任务,要按设计图纸,要按领导、老师的要求去作。

例如《红楼梦》,大家知道那是很伟大的,为什么伟大呢?从开篇第一回及相关资料可知:曹雪芹是因回忆起他童年时代熟悉的那些见识在我“堂堂须眉”之上的那些女子,深感愧疚,思念不已,又为她们的不幸命运伤心痛惜,决心要把她们写出来,“以告天下人”,而不至于“使其泯灭”。曹雪芹凭自己的才华及有影响的家世,完全可以过另一种更富足的生活。但正是出于自己的生命冲动,他不顾“都云作者痴”,还是宁愿过着“茅椽蓬牖, 瓦灶绳床”“举家食粥酒常赊”的贫穷生活,花十年时间,反复修改,写成这样一部书。可见,《红楼梦》是曹雪芹“我要写”的产物,没有谁要求他,也无意通过这部书得到什么利益,连名字都没留下嘛,所以才写得情真意切,才写活了那么多人物,才生动感人,才会叫人百读不厌。

又例如书法作品《兰亭序》,之所以写得好,由其文章内容可知,是王羲之在与朋友们一觞一咏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之际,信笔抒发的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之类的生命体验与个人情怀。被誉为天下第二行书颜真卿的《祭侄文稿》,亦是在作者得知侄子死于抗击安禄山叛乱之后,在血泪交进,悲愤交加,情不能自禁的生命状态下写就的。被誉为天下第三行书的苏轼的《寒食诗帖》,亦是作者被贬往黄州后,在苍凉、惆怅、孤独的生命体验与情感状态中写出来的。这些例子正体现了西汉杨雄所说的“言,心声也;书,心画也”,“心声”、“心画”,也就是作者独特的生命体验。

正因好作品是生命投入的缘故,所以,我们会理解这样一些文学艺术现象:书法史上有许多名作,不是有意为之的正儿八经的创作,而是作者信手由之的便条、信札之类。如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王献之写的《中秋帖》、王珣的《伯远帖》、张旭的《肚痛帖》等等,原因便是这类便条、信札更富于生命气息。为什么有经验的字画鉴定家,常是一眼就能看出真假,因为线条、造型可以模仿,而内在的生命感受,生命气息是无法仿出来的。为什么有不少诗人、作家,最高水平的代表作,往往是其处女作或早期之作,如郁达夫的短篇小说《沉沦》、曹禺的戏剧《雷雨》、臧克家的诗集《烙印》、杨沫《青春之歌》、曲波《林海雪原》等,原因也是在这些处女作中,往往融进了作者更多自己的生命体验。为什么有成就的作家、艺术家,往往特立独行,率性而为,无所顾忌,如李白“天子呼来不上船”、米芾,又以“米颠”闻名等等,也是因为此类放达不羁的生命个性,正是艺术创作所需要的。有此生命个性,创作中才会有生命投入,才能创作出感人的作品。无此个性,大概也就没有李白、米芾这样有成就的诗人、书法家了。由此可进而看出:生命个性之于文艺创作的重要性。

 

二、文艺创作与精神境界的追求

 

好作品的产生,不仅需要生命投入,还需要精神境界的追求。即如我开始听说的还要设法超越自我的生命本能,以博大的胸襟与视野,透视现实,体悟人生。只有如此,才能使作品不是狭隘的一己悲欢与本能欲望的宣泄,而是闪耀着人类生命存在的形而上的诗性之光;才能使作品不只满足读者的娱乐与消遣,而是另有其高贵与伟大。

我们借用中国当代著名哲学家冯友兰的人生境界论,来看一下艺术作品的精神境界问题。冯友兰将人生分为自然、功利、道德、天地四重境界,文艺作品亦大致可分为这样四重境界:

自然境界之作:如重在感官经验的描写与本能情感宣泄的中国古代的《肉蒲团》、《如意君传》、《疯婆子传》,西方的《情场赌徒》、《销魂时分》、《玫瑰梦》。亦是一种最低层次的自然生物意义上的精神境界。

功利境界之作:如抗战时期鼓舞抗战斗志的“街头诗”;中国新时期文学中出现的以控诉极左思潮为主旨的“伤痕文学”等等。这些作品,当然有重要现实意义,但因其明确的政治功利目的,作为文学艺术来看,境界层次还不是很高,所以也就缺乏久远的艺术生命力。

道德境界之作:如痛恨于道德沉沦,呼唤道德良知觉醒的中国古代文学史上的《西厢记》、《金瓶梅》;西方文学史上莫里哀的《伪君子》、巴尔札克的《高老头》等。就文学艺术之于人类生活的意义而言,道德价值无疑是重要的,但从性质上来说,道德追求仍具功利性,使作品还够不上最高境界。

天地境界,亦可称为宇宙境界。一位能够达至宇宙境界的作家、艺术家,内心涌动的常常是我即宇宙,宇宙即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的情愫。相关作品的基本特征是:作家、艺术家不仅超越了本能宣泄、感性描摹之类的自然视野,也超越了个人抗争、社会批判之类的功利视野与关注人类良知的道德视野,而是能够站在宇宙之一员的立场上,以凌空高蹈的博大襟怀,面对现实,观察万物,体悟人生,从而在作品中开创出更为宏阔的诗性精神空间。是文艺作品的最高境界。

在优秀、伟大作品中,我们常会感到如此最高境界。如:在王羲之《兰亭序》之类的散文中;在苏东坡“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之类的词章中,读者正可以体味到这样一种精神境界。这些作品,虽说不上具体的教育意义,但读者会为其“仰观宇宙之大,俯察晶类之盛”,“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这样的情怀,会为其“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这样壮阔的自然景观所感染,而开阔自己的胸襟,不再计较人生得失,而向往超逸旷达,融入宇宙的人生境界。

《红楼梦》之伟大,亦在于宇宙境界。如王国维所盛赞的,《红楼梦》乃“宇宙之大著述”。王国维的具体分析是:在《红楼梦》中,“金玉以之合,木石以之离,又岂有蛇蝎之人物,非常之变故,行于其间哉?不过通常之道德,通常之人情,通常之境遇为之而已。由此观之,《红楼梦》者,可谓悲剧中之悲剧也。”意思是说,《红楼梦》中人物的悲剧命运,不知该怨谁,也就是说,不是某一个坏人导致的。如不让林黛玉和贾宝玉结婚,起重要作用的应当是贾母,但贾母能存心害她的亲孙子与亲外孙女吗?这就是为什么王国维称《红楼梦》为“宇宙之大著述”的原因,仅在这类情节中,就可见“宇宙精神”,这“宇宙精神”就是:人生原本就如流变无常的大自然一样,充满着偶然与无奈,存在着难以抗拒的悲剧性。所以,人生在世,要看透一点,要超脱一点。由于王国维接受的是叔本华悲观哲学的影响,故而其见解中,亦难免虚无意味,但只要我们想到历史上那些最伟大的作品多悲剧而少喜剧的事实,就会意识到王国维的看法,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揭示了文学艺术“最高境界”之内涵的。

在其他艺术门类中,同样如此。如法国艺术大师罗丹的著名雕塑:《行走的人》,熊秉明先生的评价是:“没有头,也没有两臂,只是个巨大坚实的躯干和跨开去的两腿,那一个奋然迈步的豪壮的姿态,好像给‘走路’以一个定义,把‘走路’提升到象征人生的层次去,提升到‘天行健’的哲学层次去。”这个哲学层次,就是宇宙精神的层次。

在中国当代书坛上,“境界”之于书法的重要性,也已愈来愈为人所重视。如刘正成先生曾这样自述创作体会:“作书之难”,“难在境界”。钟情于书法艺术的小说家贾平凹也曾这样体悟到:“学书法的学碑呀临帖呀,大家都那么练,都能写到一定的水准,所以你看展览,在北京在上海在广州,总能看到好多书法家字写得都差不多,说好也好,但都差不多,书法写到一定程度,技术上的那一套都不重要了,最后比的就是精神境界。”这类体悟与见解,应当说是切中肯綮的。有许多书家,不能说不下功夫,不能说技艺欠缺,之所以难以提高创作水平,重要原因即在于精神境界之不足。

历史上的音乐大师之作,亦往往达到进了最高境界,如关于欧洲音乐大师莫扎特的作品,音乐史上有这样的评价:“他音乐里的纯净、优美、欢乐和灵巧,让听众享受在音乐的洗礼里,所有尘世的繁琐喧闹都得以洗涤一空,只留下最接近天堂的纯净旋律。莫扎特的音乐奇葩,他身上所蕴藏的灵感仿佛是上帝的礼物,天籁声响借着这永恒的音乐家,为后世谱下动人乐章。”从这评价中,可知莫扎特作品所达到的宇宙境界。

综上所述,可见精神境界之于文艺创作的重要性,以及何谓最高境界。

 

三、中国当代文艺创作存在的问题

 

从整体上说,问题就是,不少作家、艺术家的创作,既乏生命投入,又乏精神境界。

我们以书画来看,许多作品,不能说画得不好,写得不好,都很有功力,但常是千篇一律,缺乏个性,让人看了没什么感觉。许多人被捧得很高。但为什么实际上缺乏公认的大师。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许多人的创作缺乏生命个性与生命情感的投入。

有的以像古人、像某体而自得,但终究没多少艺术价值。因为:无论如何地逼肖王羲之,也只能是王羲之“心象”的机械复制,而不是自己的个性创造,不能给人世间增添任何新的美感资源。实际上,因时空及其他因素的变化,生命状态是不可重复的,因而一些伟大作品,不仅别人难以模仿,连作者自己也无法重复。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大多书作是抄唐诗宋词、名人名言。在通常情况下,书写他人文本之作,总不如书写自己的文本之作更能体现自我生命个性。故而在书法史上,虽亦不乏抄录他人诗文而成的佳作,但最伟大的作品毕竟还是作者书写自己文章的《兰亭序》、《祭侄稿》、《自叙帖》等等。这是因为:书法作品,虽然不同于文学作品,其境界不是出自文意,而是出自笔墨线条,但其笔墨线条中透出的信息,不能不受文意之影响。而自己的文本之意,自然更易率性化为自己书作的生命信息,而他人文本之意,在转化为自己书作的生命信息时,总是难免有所阻隔,因而也就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作品效果。

正因过分追求像古人,像某体,或一味抄录他人诗文,创作过程中缺乏生命冲动的本原心态,其作品也就往往很难以有感人的生命气息了,好作品也就难以产生了。

更为严重的问题是:许多作品,是为发表、参赛、参展、评奖而为之的“着意”之作,或是“为个性而个性”的故弄玄虚、投机取巧之作。或为了市场效果而炒作。这样的人生境界原本不高,按冯友兰的境界论,只是比较低下的第二层次,即功利境界。这样的人生境界自然也不可能创作出高境界的作品。

在文学创作、电影电视中,同样存在相关问题。不少诗人、作家,追名逐利,重官位、重职称、重得奖、重炒作、重市场。故而虽作品众多,佳作罕见。如我国现每年上千部长篇小说出版,能真正为人们叫好的寥寥无几。

总之,我们不缺一般所说的诗人、作家、画家、书法家,缺的是真正有生命个性与高超精神境界的作家、艺术家,缺的是李白、米芾、曹雪芹那样独立不羁、率性而为的生命个性,缺的是他们那样一种鄙弃世俗、傲视权贵、向往自由、“与天为徒”的天地情怀。

最后,我想借宋代大诗人陆游讲过“功夫在诗外”概括一下我今天所讲的意思。陆游所说“功夫在诗外”是很有道理的。其实不只是诗,所有艺术门类均如此。这“诗外”功夫,我想最重要的也就是自我生命个性的淬炼,以及决定其人格境界高低的人文修养。作家、艺术家当然也是普通人,不能不食人间烟火,不能一切无所顾忌。但你既然投身于文学艺术,你就得明白,你的追求就应该高于普通人,你得有意识地强化自己的生命个性,你得尽力超越世俗,注重人文情怀的修养,最大限度地提升人生境界的层次,否则,就不可能创作出真正伟大的作品。

20171028日山东省图书馆讲座稿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