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思想的敌人  

2016-07-01 23:23:56|  分类: 思想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在一个权力至上的社会里,思想往往会成为权力者的特权。

只要有了权,随便一句什么话,都会被视为“金口玉言”,都会被说成是伟大、光荣、正确,“一句顶一万句”。有时不过是信口开河,也会赢得“吾皇圣明”的颂歌。

  而“思想”一旦成为特权,思想的神圣性也就荡然无存了,思想的正确与否,也就无从辨识了,思想禁锢也就是必然的了。

每个人都希望自由思想,而每个人又往往会不自觉地排斥别人的思想自由。一闻逆耳之言就会大为不悦。一般人无所谓,在有权有势之人那儿,就难免生出扼制甚或报复之心。“有思想的人”,本应大受社会的推崇,但在权力者眼里,常会将其视为“有问题”的人、图谋不轨的人、危害社会安定的人,总要设法予以封杀或惩处。

这样的恶行,固与权力者的人格品行及政治的或经济的利益有关,但从根本上来说,乃是源于人的本能与天性。人都是有自尊与自我肯定本能的,总会自觉不自觉地自以为是,自视高明,总渴望得到别人的认可,总希望别人顺从自己,因而也就极易从内心里厌恨那些与自己不一致的人,冒犯自己的人。故无论什么人,一旦掌握了权力,就很容易唯我独尊,就会生出独霸社会精神空间的欲望,就会设法钳制与打压别人的思想。

于是,不受约束的权力,常常会成为最为直接的思想之敌。

 

                             2

 

事实上,那些向往思想自由,呼吁言论自由的人,往往是手无权力者。一旦自己亦拥有了某些方面的权力,其面目可能就大不一样了。

在野的孔子,本是主张言论自由的,曾盛赞过主张立乡校的子产,但据《荀子》等文献载:代行鲁国卿相之职不过七天的孔子,就诛杀了在野学者少正卯,少正卯被诛的罪名之一即是“言谈足饰邪营众”(《宥坐》)。可见,即如大讲“仁恕”的孔子,掌权之后,也就不怎么“恕”了,听不得不同声音了,要压制言论自由了。自古至今,出于为贤者讳,孔子是不是杀了少正卯,虽为许多学者所质疑,但这类“屁股决定脑袋”的事情,无论历史上,还是在现实生活中,多了去了。

仅以人们比较熟知的来看,在学术方面以“兼容并包”著称的蔡元培,当上了国民党中央监察部主席,拥有了政治权力之后,也在竭力维护国民党的一党专政了,主持通过了吴稚晖提出的“清党议案”。1928年2月1日,他为在南京创刊的《中央日报》题词中强调“党外无党”。他在国民党上海市党部的分开演讲中指责共产党:“因鉴农工为民众最大多数,就利用农工来要挟,压迫中央委员,以获予取予求,更用种种打倒、拥护的方式,来分裂整个的党的势力,这可以说是最恶化的。”(参见郑勇编撰《蔡元培影集》,山东画报出版社2001年版第183页)

因言获罪被打成了反革命分子,蒙冤入狱20多年的胡风,遭遇是悲惨的,但得势时的胡风,也是不怎么饶人的。上世纪40年代,他曾与路翎、阿垅等人一起,以《希望》等刊物为阵地,发动过对一些被他们认为是“反现实主义逆流”的作家的批判。他们曾痛斥姚雪垠为“色情作家”,是“一条毒蛇,一只骚狐,加一只癞皮狗”,大有将其置于死地而后快之势。曾因胡风案牵连,对胡风有所了解的王元化,生前曾私下里告诉他的学生:“胡风这个人我是不喜欢的,如果他当了文化部门的领导人,可能比周扬还厉害。”(吴琦幸《王元化谈话录》,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第408――409页。)王元化这一推想虽招致非议,但不是毫无道理。因为不只胡风,缘于时势及人性,你、我、他,都有王元化所说的那种可能。

我有甚至冒昧地想过,一生都在为自由而战,但个性敏感,情绪不无偏激,临终时还在发誓“对仇敌一个都不宽恕”的鲁迅,一旦掌了权,一旦“当了文化部门的领导人”,也很难想象会是怎样的面目。

 

                             3

 

思想创造,需要人格独立与自由空间。

而人类社会需要组织的,没有组织就构不成社会,构不成国家。

但人类社会的许多组织,尤其是政治组织、宗教组织,缘其宗旨与信仰,会要求所有的成员统一思想,步调一致,宣誓效忠,唯命是从。此类组织越是完善,越是强盛,也就往往越容不得有独立人格与独立思想的成员,而只有领袖人物才可以呼风唤雨,才拥有思想者的资格。

对于思想而言,这样的组织,会成为又一个宿敌,因而向往思想自由者,常会对其怀有戒心,敬而远之,如中国现代史上的鲁迅、胡适等人。

 

                            4

 

思想创造,需要思想者的怀疑与反叛意识。

一个习惯于俯首帖耳的人,被动服从的人,谨小慎微的人,患得患失的人,惯于邀功讨好的人,希望权贵宠幸的人,利欲熏心的人,蝇营狗苟的人,是不可能具有怀疑与反叛意识的,因而也就不可能有什么思想了。

思想创造,需要思想者的才华与智慧。

一个敢于蔑视专制,勇于说出人民心声的人,是可敬可佩的,会得享思想英雄的盛誉,但这实在还算不上思想者,因为说出的不过是人民的心声,其思想也就并未超出一般社会大众。在言论不自由的社会环境中,这样一些勇者往往会遭到迫害,这固是一个国家、一个时代的悲哀,但对于思想者来说,真正的悲哀是:一旦言论可以自由了,人民的心声可以自由表达了,不需要代言人了,无须拼胆量了,却因思想智慧的贫乏而无话可说。

 

                5

 

当年,德国大思想家康德,因为发表有违宗教的言论受到官方警告而不得不有所妥协时,曾如是自我开释:“一个人所说必须真实,但他没有义务必须把全部真实都公开说出来”“我没勇气说出我确信的许多事情,我也决不说我不相信的任何事情。”你可以高调讥讽康德的软弱,但在中外的专制历史背景上,能如此守护自我思想底线者又有几人?

 

             6

 

权力总欲禁绝人的思想,组织总要统一人的思想,而实际上,真正的思想是无法禁绝的,也无法被统一的。因为思想可以深藏在看不见的思想者的心里,可以流露在只可意会不可传的笔墨中,可以留存在不为外人所知、等待时机的文稿中,可以在私密的“地下”空间中悄然传播。

为权力禁锢者,为组织统一者,只能是那些丧失了独立人格者,或原本就是缺乏思想者。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思想的最大敌人,乃是我们每个人自己。

 

 

2016513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