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革命”与“反革命”  

2016-06-02 21:04:45|  分类: 思想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在上小学的时候,就熟知了“革命”这个词,也熟知了“反革命”这个词。虽不太明白具体所指,但约略知道“革命”是个好词,与光荣、神圣、伟大联在一起,关乎到我们的平安与幸福。因为凡是好人,都会互称“革命同志”;不论干什么,也往往都与“革命”有关,如“为革命而做工”、“为革命而种田”、“为革命而养猪”等等。小孩子之所以要上学读书,是为了长大之后能够成为“革命事业接班人”。也知道“反革命”是个极为可怕的词,与青面獠牙、凶神恶煞联系在一起,因为我们村子里就有过两个 “反革命分子”,据说有命案在身,一个被枪毙了,一个被判了徒刑。

后来,由政治教科书进一步知道了:“革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以推翻国民党反动派,打倒蒋介石,建立新中国为目标的伟大斗争。再后来,又很吃惊地知道:被称为“独夫民贼”,已经逃到台湾岛上的蒋介石,原来也曾是“革命者”,是留下“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之遗嘱的伟大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心目中最为可靠的“同志”之一。 蒋介石们也自称“革命”,所以就把中国共产党称之为“反革命”、称之为“共匪”。相反,在中国共产党人看来,蒋介石们才是真正的“反革命”,是“蒋匪帮”。在这样的一部革命斗争史上,“革命”与“反革命”的界限,就有点绕了,就不太好明白了,所以,连伟大的鲁迅,都曾一时犯糊涂了:“革命的被杀于反革命的。反革命的被杀于革命的。不革命的或当作革命的而被杀于反革命的,或当作反革命的而被杀于革命的,或并不当作什么而被杀于革命的或反革命的。革命,革革命,革革革命,革革……(鲁迅《而已集·小杂感》)

在新中国的历史进程中,何谓“革命”,何谓“反革命”,就更是扑朔迷离了:不少原来的“革命者”,包括刘少奇、彭德怀这样的大人物,都一度成了“反革命”头子。“文革”结束之后,经一纸文件,又恢复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了。芸芸众生如1976年参与“四五”天安门运动者,先是被定性为“反革命”,后又被平反为“革命群众”了。

马克思说“革命是历史的火车头”,许多事实可以证明这一论断的正确,但也不乏例外:如在至今还保留着“天皇”制度的日本,似乎就看不大到“革命”这个“火车头”的存在,却不仅未被历史甩在后面,竟也走在了世界的前列。相反,在一些“革命”这个“火车头”轰轰隆隆震响过的国家,由于各种原因,有的已脱轨了,倾覆了;有的摇摇晃晃,步履维艰了。导致了我国十年浩劫的那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更不好说是“历史的火车头”了。

世界有问题,人间存不公,长痛不如短痛,于是,许多人便希望通过“革命”方式来解决,并以美好的前景,吸引广大社会成员投身其中。但革命之后的局面,往往并不像人们预期得那般美好。“革命”虽“荡涤”了旧世界的“一切污泥浊水”,但也很容易犯下将婴儿与脏水一同泼掉的历史过失。比如政治性的“暴力革命”,要六亲不认,要你死我活,要杀人流血,要加剧人性的凶残,要强化人间的仇恨。人类历史上的许多革命,亦确曾强有力的破坏过一个旧世界,但却往往未能很好建立起一个新世界,其深层原因,或许如同法国作家雨果曾经说过的:“革命是人类时代的光荣变革,它改造一切,但不能改造人类的心。”(童庆炳、马新国主编《文学理论学习参考资料新编》下册,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2463页)其实,革命不仅难以改造本能私欲、争权夺利、封妻荫子、“打江山坐江山”之类的“心”,在许多方面,甚至可以说是败坏了人的“心”,如暴力嗜杀、强化仇恨、对立思维等等。早在1932年,22岁的钱钟书,曾说过一句听起来很不“革命”,甚至可谓“反革命”的言论:“革命在事实上的成功便是革命在理论上的失败”(《中国新文学的源流》)。与“革命是历史的火车头”相比,这话也很耐人寻味。

法国思想家雷蒙.阿隆有云:“以社会学的观点来看,革命现象的基本特征是:一小部分人通过无情地铲除对手获取政权,创设新的政体,并梦想着改变整个民族的面貌。”然“革命者一旦成了国家的主人,势必也会面临着这样的抉择:是采取妥协政策还是实行专制统治。”(《知识分子的鸦片》,吕一民  顾杭译,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译林出版社第3798页)这位思想家实在是一语道出了“革命者”的尴尬:如果采取妥协政策,许多人必会心有不甘,这“命”不是白“革”了?如果实行专制统治,这不又成了“反革命”?

杂阅各种“革命言论”,观览世界“革命风云”,对“革命”与“反革命”之事,究竟该如何认识,如何评判,恐还需要切实地具体分析。革命,本应是顺天应人,祛除邪恶,消灭不公,完善人类社会的方式,但历史上有不少革命,并非如此,其结果常与革命之目的相背离,以致于难免叫人产生这样的臆测:有时候,“革命”不过是一个词,谁掌握了话语权,谁就是革命者,谁就可以把别人说成是“反革命”;有时候,“革命”不过是一个标签,谁贴在身上,谁就是历史的英雄;有的“革命”,不过是“革命者”的盛宴,绝大多数百姓弄好了也只能分一杯小羹,或者只能成为历史的牺牲品;也有的革命,是一张不必兑现的支票,只有那些掌握了语意密码者,才是革命的最大受惠者。中国当代学者李泽厚们,曾经宣称应“告别革命”,不知指的是不是如此的“革命”。

 

  2016226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