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与孔子对话录(上)  

2016-11-17 16:25:04|  分类: 思想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荒:孔老爷子好!很高兴能当面向您请教。您老是一位伟大的圣人……

孔:对不起!打断一下,你千万千万别叫我圣人,我只是个鲁国的一个教书先生,大约相当于现在的民办教师吧。“老爷子”这个称呼倒蛮不错,听起来比较受用。

 

荒:您老别谦虚,您那套“仁者爱人”、“克己复礼”的思想,可是影响了中国几千年,塑造了中国人的灵魂啊!万世师表大成至圣先师这些名号,可不是随便说着玩的。

孔:真是不敢当,那时候,我不过是一家之言。 法家、墨家、道家、兵家、名家们,百家争鸣,真个是人人自谓握灵蛇之珠,家家自谓抱荆山之玉”。我不是谦虚,正如德国人黑格尔在《哲学史讲演录》中讲过的,《论语》中记载的我那些话,不过是一种常识道德,在哪个民族里都能找得到。人家德国人还是比较实在的,这话虽然不怎么中听,但看法大致不差,你看看世界上正儿八经发展的国家,哪个不讲忠信?不讲身正?不讲礼让?不讲节用而爱人

 

荒:您老的胸怀够宽大的。您老当然会知道,在您过世之后,尊您与反您之声浪,常见汹涌于历史长河。尊您者将您捧上了天,骂您的人也骂得厉害,很不礼貌地贬称您“孔老二”,说您与您的弟子们宣扬的畏天命论、克己复礼论、君君、臣臣论、上智下愚论、学而优则仕论等等,是在维护封建等级制,是在鼓吹奴性,是看不起劳动人民,祸害了中华民族几千年。也有人说您死后被封建帝王捧为万世师表,那不过是愚弄人民的把戏而已。对此,不知您有何感想?

孔:你这个年纪的人,想必经历过“wenge”吧?经历过1974年的“批林批孔”吧?那时你肯定也骂过我“孔老二”。

      

 荒:(笑)那时少不更事,正读小学三年级,根本没读过《论语》什么的,只是报纸、广播,还有老师,都说您挺坏,也就跟着瞎嚷嚷了。

孔:没关系的,挨骂,在我已无所谓,在世的时候,晏子就骂我盛声乐以侈世,饰弦歌鼓舞以聚徒,繁登降之礼,趋翔之节以观众,博学不可以仪世,劳思不可以补民,兼寿不能殚其教,当年不能究其礼,积财不能赡其乐,繁饰邪术以营世君,盛为声乐以淫愚其民周游列国时,路遇的那位“荷蓧丈人”,骂过我“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有一次,我还差一点命丧宋司马桓魋之手。不过,我还是想辩白一下,我也决非历代骂我者说得那样不堪。我再说一遍,我就是一个普通的民办教师而已。我那些言论与主张的对与错、是与非,还要具体分析。

我毕竟是生活于春秋时代,那是一个思想活跃的时代,也是一个礼崩乐坏的乱世。那时候,我的想法不过是:希望人们懂点规秬,少一点自私自利,少一点胡作非为,这也就是我所主张的君君、臣臣克己复礼之类的本意。君君、臣臣,我强调的不过是人类社会要有个秩序,世人都要各守本分,国君就得像个国君,臣子就得像个臣子,不能乱来。你们现在不是也还很讲究上级与下级领导与被领导之别吗?克己,就是每个人都要适当控制自己的欲望,不能太自私自利;也还是规矩呀,复礼就是要走出乱世,按规矩办事呀,这又有什么错呢?

你应当记得,“wenge”时候,你们有一条很有名的最高指示:要斗私批修批修的意思,我闹不清楚,那斗私,不也就是我说的克己吗?我想不明白,那时候,你们一方面把我搞得名声很臭,但有些主张,不过是换了个说法的我的主张而已。

我是说过“唯上知与下愚不移”(《 论语阳货》),那讲的是人的某些智力与才能,有先天性的因素,是不太容易改变的,与等级制无关。我的学生子夏就强调过“四海之内皆兄弟”嘛,这不就是现代平等观吗?

说我鼓吹奴性,我可是也说过“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其志也”(《论语子罕》);我还说过是非不分、唯唯诺诺的“乡愿”是“德之贼”( 《论语阳货》),其意不就是你们现在所推崇的“个性”吗?这与“奴性”何关?说我看不起劳动人民,我的学生樊迟向我请教种庄稼、种菜的时候,我不是曾明确告诉他“吾不如老农”,“吾不如老圃”,要他向农人请教。这怎么是看不起劳动人民?

    至于我的畏天命之说,至今看来,也没什么大毛病。畏天命有什么不好?用你们现代人的话说,就是敬畏大自然嘛。你们现代人,不敬畏天,动不动就叫喊改天换地,在咱们国家,生态危机日趋严重,这不就是改天换地的结果吗?

 

荒:不过,您老人家的有些话,也确实很容易让人产生误解啊。比如您所强调的臣事君以忠,痛恨犯上”“作乱等等,就叫人感到不爽,总感觉是在在宣扬愚忠,是在维护帝王的专制统治,是在让大家都俯首帖耳地做统治阶级的驯服工具,这实在是不利于社会的变革与进步。历代帝王都很赞赏您,恐与您的主张很有利于他们的统治不无关系。从中国的现代历史来看,如果一直事君以忠,不犯上作乱,封建专制又如何推翻?民主共和制度又如何实现?所以,后人才会把您的这些说法归纳为忠君思想、顺民理论,予以批判。你当时应该多想一想,这是不是值得?这是不是该

孔:许多人在指责我主张臣事君以忠的时候,撇开了我前面还有的一句话:君使臣以礼。我这儿讲的实际是君臣关系,怎么能简单化说成是忠君思想呢?从这前后两句话里,你不难想到也包含着这样的意思:假若不能做到使臣以礼也就可以事君啊。你仔细查查,我可是从未说过像商纣王那样的暴君也得啊。 我还反复说过: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论语颜渊》);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论语子路》)。这些要求“正”的话,都有点教训包括帝王在内的“官”们的性质。在“虽令不从一语中,甚至不无煽动造反的潜在意味,这怎么能说是宣扬“愚忠”?另如我的道不同,不相为谋用之则行,舍之则藏那些话,不是也很有点叛逆意味吗?至少也接近于法国人梭罗在《论公民的不服从权利》中所论及的消极反抗吧?不客气地说,别看现在不少人还这样批判我,他们实际上连这一点也做不到,那才是真正的顺民呢!

 

荒:按此解释,不少后人对您老人家还真是有点误解。

孔:不是误解,这叫断章取义,这叫主观臆断,这是个毛病,是个学风问题,而且这恶劣学风带有很大的普遍性。你刚才只是提到了忠君,还有,不少人抓住我的学生子夏学而优则仕那句话,说我们唯官是重,说我本人就是个官迷,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学习好了就可以做官,还说中国人根深蒂固的官本位意识就是这句话造的孽,这也实在是冤哉枉也。那些骂我们的人,也全然不顾前面还有一句话仕而优则学,更没弄懂那个的意思。这个字,朱熹已解释得很清楚了:优,有余力也。这两句话联起来,会明白,说的是的关系。强调的是:如有余力,要多读书,多学习,读书多了,知识丰富了,视野开阔了,人品性会更高些(.........以下删去100多字)一般读书人,有余力了,有能力了,有修养了,不妨可以选择从政,这至少要比那些昏头昏脑者靠世袭做官、不学无术者靠行贿买官好吧?作为读书人,总会多一点廉耻之心,故而“学而优”之“仕”者,“官品”会更叫人放心一点。你说是不是这么个理,这又错在哪儿呢?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