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灵魂的守护》后记  

2016-11-14 12:28:25|  分类: 信息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当望着大街上匆忙竞逐的人流,总禁不住生出隐隐的悲哀:人类在忙什么呢?为生计,为事业,为理想?人类为什么不可以像水中的鱼儿那样,除了觅食、生殖,而将更多的时间用之于三五成群的自由嬉戏;为什么不可以像树上的鸟儿那样,愿飞就飞,不愿飞就寻一丛绿树,站在枝头上唱几嗓子。许多哲人说:人是伟大的,人是有理性的,人是会缺制造工具的动物,人是会思想的动物,然而,人类找到幸福了吗?

按照意大利哲学家维柯的说法,人是富有诗性智慧的,甚至本身就是诗性智慧的产物。但可悲的是,经过数千年的快速演化,人类的智慧是越来越多了,诗性却越来越少了。文学本是人类的诗性天空,而这片天空似乎越来越黯淡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在当今世界上,有几人还拥有如此“悠然”的心态?“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有几人还在为这天上的风景而激动?

人类是有智慧,有理性的,但这理性与智慧越来越多地被用到了算计世界、开发世界、征服世界方面,而越来越少地用于修持自己,开发自己,塑造自己了。人会制造工具,结果是,人自己越来越成为工具了。所以才有了令一些现代思想家忧虑不安的价值理性的沉沦,工具理性的泛滥;才使人类物质生活水平虽然大幅度提高了,心灵却起来越空虚了,精神起来越茫然了。

人,是应该有思想的,而不应在“欲望街”上浑浑噩噩地四处游荡。人应该有思想,更应该有点儿诗性之思,即不应只习惯于为什么而思,还要学会不为什么而思,想入非非之思。尤其是人文知识分子,既可以思:“登立为帝,孰道尚之?女娲有体,孰制匠之?”(屈原《天问》);也可以想:“浮世本来多聚算,红蕖何事亦离披?”(李商隐《七月二十九日崇让宅宴作》)。这思,这想,有的尽管最终也寻不出答案,有的则本来就是不可思之思,但这思这想本身就有意义。如果连知识分子都停止了思,都放弃了想,我们的这个世界,就会更加不像个世界了。

    收入这本小册子的,大多便是笔者近年来的零思碎想。也有部分内容,是据出版社的设计要求,在已发表的旧作中,删改与思想有关的片断而成。自知卑之无甚高论,有的甚或不过是胡思乱想而已,但记不清是哪位伟大的智者说过的了:“我说过了,我已经拯救了自己的灵魂。”一介小民,区区之魂,当然是连“自救”也说不上的,然而“守护”之意还是有的,并且希望能够尽力地守护下去。

 

20026月于山东师范大学

 (《灵魂的守护》,山东友谊出版社2002年出版当代博士生导师文化随笔书系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