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论“含蓄美”  

2015-08-24 11:50:21|  分类: 美学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国古代诗学史上,“不著一字,尽得风流”、“言外之旨,弦外之音”、“言有尽而意无穷”,一直被人们视为高超的艺术境界,也是欣赏者的一种普遍审美要求。这种境界,这种要求,也就是一般所说的含蓄。

    为什么含蓄就美?直白浅露就不美?当然可以找出许多方面的原因。如果仅从欣赏者的心理机制来看,或许主要是缘于人类的这样几种本能。

一是创造本能。《周易》有言:“天地之大德曰生。”这“生”的要旨就是“生生不息”,就是造。这创造,实乃整个世界赖以存在的根本原因。而在这方面,作为万物之灵长的人类,与其它物类相比又有质的不同,即不仅有着与物质相关的外在身体创造本能,更具有了与精神相关的内在思维创造本能;不仅时常服从物质需求,在体力活动中得到创造的满足感,更往往服从精神需求,在思维天地里获得创造的欣悦感。艺术作品之于人类的魅力正在于,可以通过外在物质形态的文字,进入另一个经由想象创造的精神世界。在这样一个世界里,欣赏者得以自由想象的空间越大,创造本能得以自由活跃的兴奋感和满足感就会越高。而含蓄的作品,便正是这样一类能够给读者提供更为广阔的想象空间的作品。

比如唐代诗人金昌绪的那首《闺怨》:

 

打起黄莺儿,

莫教枝上啼。

啼时惊妾梦,

不得到辽西。

 

便是一首十分含蓄的好诗。虽只短短四句,却给读者开拓出一个便于施展创造本能的广阔想象空间。首先让人想象到的是:一位睡眼朦胧的少妇,正在驱赶窗外枝头上乱叫的黄莺,因为它吵醒了刚才即将到辽西与丈夫会面的好梦;继而可以想见少妇的衣襟不整,室内被褥的零乱,以及由于思夫心切,无心料理自己的生活,梳妆台上,可能已积满了灰尘;还可以想象到:丈夫在家时,小两口甜甜蜜密、恩恩爱爱的生活;夫妻分手时,送别村头,依依不舍的悲哀以及那位远戍辽西的丈夫,望着茫茫夜空,同时在思念家中的妻子的情景。读者就是这样,可以借助诗句的导引,驰聘想象,在此过程中,由于创造本能得到了自由施展而会深感愉悦与满足,这样的诗,自然也就倍受喜爱了。试想,如果诗人这样直白地写道:

 

        我是多么地思念,

我那在辽西戍边的丈夫啊!

 

虽然,“思夫”内旨相同,但由于太平白直露了,难以唤起想象,读者的创造本能也就被窒息了,与之相关,进而会在潜意识中生出压抑感与锁闭感,这样的诗,当然只能为人厌恶和烦感了。

二是好奇本能。好奇,能够激发人的求知欲,能够振奋人的生命活力,因而既是人类社会不断发展进步的重要本能性保障,也是人类生活充满意趣的重要原因。含蓄的文学作品,由于往往隐含诸多疑问,正可以满足读者的这样一种好奇本能欲求。比如另一位唐代诗人元稹的那首《行宫》:

 

寥落古行宫,

宫花寂寞红。

白头宫女在,

闲坐说玄宗

 

着这首诗,读者的脑子里会不断发问:古行宫是什么样子?宫花是何种花?牡丹、海棠、还是郁金香?宫花怎么会感到寂寞?闲坐的是几位宫女?她们有过怎样的宫中经历?在谈论玄宗的何事?读者会缘于这一连串的疑问,忘却自我,忘却现实,而沉浸于意趣丛生的玄想之境,得享生命的快适与欣悦。

同是元稹的诗,如“年年渐觉老人稀,欲别孙翁泪满衣。未死不知何处去,此身终向此原归。”(《别孙村老人》)“悠悠洛阳梦,郁郁灞陵树。落日正西归,逢君又东去。”(《西还》)等等,读来则觉没什么意趣,读后也难以留下什么印象,即乃因其中诗句大多过于浅露直白,没多少引人好奇并引发玄想之处,也就是说:不够含蓄。

三是自我肯定本能。人总愿意肯定自己,认为自己有能力、各方面健全。因为只有如此,才能体验到自我生命存在的意义,才能保持生活的信心。相反,如果一味否定自己,那就活不下去了。正因如此,当人有机会证明自己的能力健全,便会感到欣悦与满足。含蓄的文学作品,又正是在这方面。给人们提供了充分肯定自己生命价值的机会。比如当你看到齐白石的“蛙声十里出山泉”,想象到画面之外另一个群蛙喧闹的天地时;当你读着白居易的“犹抱琵琶半遮面”,想象出琵琶女的神态象貌时;当你读着金昌绪的《闺怨》、元稹的《行宫》,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系列想象时,潜意识中,你会不自觉地产生一种对自己大脑功能、个人生命价值的满足感、自信感。正如王朝闻论欣赏时讲过的:“对客体的发现也是对主体的肯定。”(伍蠡甫主编《山水与美学》,上海文艺出版社1985年版第163页)在某一作品中,得到这种自我肯定的机会越多、越充分,你对这一作品就会越感兴趣。而直白浅露之作,因无须想象介入,未能读者提供证明自己创造力的机会,读者当然只能感到索然无味了;或者,朦胧到晦涩难解的程度,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徘徊再三,也终会怅然而去。这样一来,自我价值不仅没有得到肯定,还有可能叫人怀疑自己的能力,叫人产生自卑感.对这样的作品,人们当然只能产生怨恨和压顾情绪。

人类在这方面的心理特点,不独表现在审美欣赏方面,在其它各类活动中都可见到。比如一中学生,面对一道难度适中的应用题(类含蓄艺术品),经过思考、设、列方程、解,得出答案,经由验证准确之后,虽然绞尽了脑汁,却感到了极大愉悦,因为通过思维运动过程,他的能力得到了证明。如果给他一道复杂的高等数学题,能力不及,难以索解,苦恼的折磨会使他产生对数学的逆反心理;或者让他做一道:

 

    32?

 

他会在不屑一顾的同时,感到一种被蔑视的不快。因为对一中学生来说,这一太简单的小学生的算术题,无法使他的生命价值得到证明。激大利文艺复兴时代的著名作家薄加丘曾经讲过类似的道理,他说“经过费力才得到的东西要比不费力就得到的东西较能令人喜爱。一目了然的真理不费力就可以懂,懂了也感到暂时的愉快,但是很快就被遗忘了。要使真理须经费力才可以获得,因而产生更大的愉快,记得更牢固,诗人才把真理隐藏到从表面看来好像是不真实的东西的后面……”(转引自朱光潜《西方美学史》,上册,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第184页)。

    由于欣赏个体的心理条件不同,由于不同的生活经验、文化层次、审美趣味以及性格特征等因素决定的创造能力、好奇导向、对自我价值敏感程度的不同,人们对艺术形象的要求也就不同。因为含蓄的作品有着自由创造的广阔天地,不同读者可以各得其所,所以,含蓄的作品可以赢得更大范围的读者。唐代画家周昉,要画一个美丽的宫女,却不画脸,只画了一个正在伸懒腰的宫女的背影。宫女美貌如何,你可以自由想象,可以自由地把心目中珍藏的最美的形象添加上去。相反,如果正面具体描绘,则会限制人们的想象力,会失去一些欣赏者。

    在文学作品中同样如此。一般认为,文学语言应该具体形象,忌议论。然而战国时代的宋玉,却正是用议论的语言写出了一个千古不朽的美女形象:“天下之佳人,莫若楚国。楚国之丽者,莫若臣里。臣里之美者,莫若臣东家之子。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登徒子好色赋》)宋玉的高明之处正在于,他没有正面描写“美人”之“美”,而是借助能够唤起读者想象力的语言,激发读者的好奇和创造本能,让其按照各自不同的信息积累,去创造一个自己以为最美的天然而质的楚女形象。不同年龄.不同身分、本同国度的读者,可以根据自己的想象,同时创造出无数个美丽的楚女形象来。如果宋玉将其具体地刻画为楚人标准的白皙面孔、标准的身高体重,也势必会失去许多读者。

实际上,人类心理机制的功能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也是一个不断发展的历史过程。根据端士著名心理学家皮亚杰的发生认识论原理,人的认识结构的原始形态来自遗传,之后,是随着个体认识活动的发展而不断发展完善的。人的认识获得过程,也是一个认识结构的不断完善不断建构的过程,同时伴随着对外在客观事物信息的吸收、同化过程,而并非一种纯粹先天的直觉能力。这就从心理学的角度,为艺术含蓄美的实现提供了下列规则:

作为欣赏主体,应该积极地去吸取、同化含蓄作品提供的信息符号,提高自己的想象能力。否则,认识结构停留在惰性状态,就无法欣赏含蓄美。

作为艺术家来说,在创造含蓄美的时候,应该顾及到欣赏者的心理机能的程度、欣赏习惯、水平。应该使作品具有一定的诱导性、指向性因素,以便于欣赏者的想象力的介入,使含蓄美得以实现。

 

 (原作于1985912,改于l 992614)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