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绿街行》序  

2015-05-18 13:41:41|  分类: 文朋师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上世纪50--80年代,有一批来自工农业生产第一线的诗人曾活跃于山东诗坛,崔星尧先生就是引人注目的一位,他的不少作品,曾被收录入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风笛长啸》、《幸福泉》、《泉城激浪》、《山东三十年短诗选》,华艺出版社出版的《山东诗人诗歌集》等诸多诗歌选本。这位毕业于青岛铁中,自50年代就开始发表作品的诗人,因一直在铁路部门工作,诗歌创作也就与火车结下了不解之缘。他的诗,常以火车、铁路、汽笛、司机、司炉、巡道工、广播员、列车员、扳道员、调度员、装卸工、养路工、调车场、货场、信号灯为主体意象,甚至小件行李暂存处、站台售货亭、车站问事处都成为他托物言志之“物”,或借景抒情之“景”。

在这些诗中,作者从自己的切身体验与感悟出发,以饱含情感的笔触,赞美了祖国日新月异的建设成就,歌颂了中国人民在新时代的精神风貌。在他笔下,我们会看到,山东半岛的胶济铁路,是一条美丽的彩练,“一端拴住天下的名泉,一端系着幽美的港湾。”(《胶济铁路》);调车场上,“汽笛,南唱北和,东呼西应,/信号,红绿黄蓝,结成彩虹”(《调车场上》);在他的诗中,常见的是“随着车身轻盈地颤动,“在车厢里来来回回,忙碌不停”,“日日夜夜,伴随旅客奔赴锦绣前程” 的列车员(《列车员》),以及那“声音里蕴藏着巨大的力量”的信号员(《喊信号》,那“笑纳天南地北的乡音”售货亭的售货员(《站台售货亭》)之类人物剪影。在这些引人遐思,动人情怀的诗境中,透射出的是共和国的历史上曾经有过的充满激情、乐观与自信的时代光彩,这些激动人心的时代光彩,也许只有过来人才能更为深切地体味到。

尤为值得欣赏的是,在曾经不乏阶级斗争火药味的时代背景中,作者能够以超逸的目光,在现实生活中捕捉人间关爱的美好情怀。在一般人看来,处于火车站一角的小件行李暂存处,大概是说不上多少诗意的,而诗人正是基于自己的独特视角,写下了这样深情的诗句:

 

接过来的是信任,

递出去的是方便,

不须过多的言语,

全写在一张甜甜的笑脸。

------《小件行李暂存处》

 

对这样一类人间温馨情感的赞美,亦常见于诗人别一些题材的作品,如那首《采桑子,蜗居北大槐树51号院》:

 

初来省城居难觅,

茅屋半间,

油灯一盏

门窗四壁不挡寒。

 

檐下众邻如一家,

不是亲眷,

胜似亲眷,

百家姓里皆有缘。

 

相信经历过那个年代的读者,面对这样的作品,都会唤起自己的美好回忆。在我们的历史上,虽曾有过物质生活匮乏的艰难,以及时代波澜搅扰的不安,但正如作者所抒写的,人与人之间,“不是亲眷,胜似亲眷”的相互关爱,亦曾是令人向往的社会风尚。读着这样的诗篇,自然也会叫人想到,当今时世,由于商业主义思潮的影响,物欲的泛滥,这样的人间真情已遭到了侵袭。对此,作者在1993年创作的组诗《刺玫瑰》中亦所讥讽:“一顶顶时髦桂冠/一个个显赫头衔/递出去,一张笑脸/接过来,心中盘算” (《名片》)“酒逢‘关系’千杯少,/有缘才在桌上来相会”(《酒宴》)正是与这样一种世风的变迁相比,读者会益发感到诸如《小件行李暂存处》、《采桑子,蜗居北大槐树51号院》这类作品的可贵之处。这类作品,不仅会给人以人性的纯化与陶冶,亦会在心灵深处,触发如何才是人类社会的理想,怎样才是真正的文明与进步之类的追问与思考。

在艺术方面,崔星尧先生的不少诗作,亦别具风姿,自呈特色。一些原本为人熟知的物象,经由诗人的想象创造,而奇异了,迷人了。如他笔下的列车:“像放风筝的/孩子一样/不停地,抽着长长的银线/太阳,被越放越高,越放越远”(《列车从青岛出发》)。在“火车孩子,太阳风筝,铁路银线”这样独特的意象组合中,呈现出的是一个虚实相生,清新而又高阔的诗意空间,从中见出的是真正属于诗的想象智慧。

此外,他的诗,更多吸取了中国古典诗词的营养,读来既清新明快,朗朗上口,又质朴雅致,意味浓郁。如他在《回望》一诗中这样写出了童年时代的艰辛:

 

娘亲炉前撵日月,

祖母磨道追毛驴。

童心叫卖锅饼好,

为赚皮充肚腹。

 

在《夕照归帆》一诗中,这样描写了薄暮时分的海滨风光:

 

一二朵紫云在船边轻飘,

三四只海鸥在桅顶盘旋,

五六个孩子在浅水嬉戏,

七八枚贝壳在海滩闪闪。

      

前者散射出的是中国古代诗词的光泽,后者则不无元人散曲的韵致。与当今诗坛上颇为常见的故弄玄虚,卖弄技巧,实则内容空泛的诗作相比,这样一种朴实真切,更具民族传统意味的作品,无疑才更让人喜闻乐见。

作为一位业余诗人,崔星尧先生的作品虽然不多,但令人敬重的是,他是在繁忙的本职工作之余,以纯净的诗心,真诚的追求,执着的探索,以及独到的创造,为中国当代新诗的繁荣与发展,贡献了自己一份力量的。

 

                           2015420日于山东师大文学院

                                                                      
  评论这张
 
阅读(84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