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论小说  

2015-02-14 23:49:59|  分类: 文化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的奥妙在于“小”与“说”。

小说的“说”,不是一般的“说”,是花言巧语之“说”,是能说会道之“说”,是没意思也能说得有意思、假的也能说成真的、死人也能说活了的那样一种“说”。用专业术语来说,就是要“艺术”地“说”(写)。用俄国形式主义理论家雅柯布逊等人的话说,就是要对“日常语言”施加“有组织的暴力”,要对“日常语言”予以“美学操作”。举例来说,要像钱锺书那样写唐晓芙那双其实并没什么特异之处的眼睛:“她眼睛并不顶大,可是灵活温柔,反衬得许多女人的大眼睛只像政治家讲的空话,大而无当。”(《围城》);要像中国当代作家李锐那样写原本不过是很平常的暮色中的山:“在越来越重的暮色中,层层叠叠的山们惶恐地晃动着惊慌的额头,以为是光明正在抛弃自己。其实,它们不懂,那一层层如梦魇般漫上来的黑暗正是自己的身影,它们正深深地没顶在自己对自己的遮蔽之中。”(《秋语》)。

小说不等于一般的故事。“故事”主要是靠故事本身吸引人,小说更要靠把故事讲得好吸引人。一篇故事,只要看过,熟知了故事,通常就不大想再看第二遍了,而一篇好的小说,即使熟知了其中故事,也还会吸引你读一遍,再读一遍。比如蒲松龄笔下那些关于神鬼狐怪的故事,在古人的一些笔记小说中并不少见,在同代人纪昀的《阅微草堂笔记》中就有不少类似之作,何以人们更为喜欢《聊斋志异》?重要原因就是:蒲松龄会“说”,“说”得比他人有趣。实际上,小说“说”好了,即使不怎么“故事”,也有可能成为文学杰作。比如屠格涅夫的《白净草原》、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伍尔夫的《墙上的斑点》,都说不上有多强的故事性,或根本就没什么故事,不也成为世界文学名著了吗?又比如伟大的《红楼梦》,故事性也不是很强,胡适先生就曾缘此而给予贬抑,认为那不是一部好小说(见《胡适口述自传》第十一章唐注五的记述)。胡适先生是一位很了不起的学者,但对于《红楼梦》的看法,恐是不怎么高明的,不怎么靠文学艺术的谱。

 “小说”的“小”,不是大小的“小”,是不太正经,不太严肃,不太实在,不怎么重要这类意义的“小”。也就是说,“小说”不是“大说”,不像圣贤经典、帝王诏书、红头文件那样庄重严肃,那样一本正经,那样神圣不可亵渎,主要不过是让人看着解解闷儿、消消遣的,是不影响吃饭穿衣、生儿育女的,是有也可无亦可,有它过年没它也过年的。所以,在我们中国历史上,小说的地位长期是不怎么高的,是难登大雅之堂的,甚至曾颇遭鄙弃的,汉代人就有过这类的看法:“小说家者流,盖出于稗官,街谈巷语,道听途说者之所造也。”(班固《汉书.艺文志》)

从语源来看,“小说”一词最早见之于《庄子.外物》篇。庄子语云“饰小说以干县令,其于大达亦远矣。”意思是说,修饰琐屑浅薄之言以求好的声名,距大达之境太远了。这儿原本具有贬义性的“小说”二字,后来之所以竟成为汉语中一个文学门类的名称,大概便是因其与当今的小说文体有着本质方面的相通之处,这就是:不怎么一本正经之类的“小”, 与“饰”相关的更为动听的“说”。

随着人类文化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社会发展的需要,小说的地位,自是今非昔比了。小说家,作为会耍嘴皮子,善摇笔杆子的艺人,也早已被尊称之为作家、艺术家、文学家了。但作为小说文体的内在奥妙,是没什么变化的,这就是“小”与“说”。一位小说家,也只有首先悟透这奥妙,大概才能写出更具艺术魅力的小说。

 

                    

                                                                                                     2015年2月15日

  评论这张
 
阅读(1590)|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