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人文学术与学术之道  

2015-11-03 10:57:10|  分类: 思想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类为什么要从事学术研究?对于自然学科来说,容易明白,即根本目的是为了认识自然、利用自然、征服自然,为了不断提高人类的物质生活水平。而对于人文学科来说,问题就比较复杂了,因为相对而言,不论学术目的、学术对象,还是学术方法,人文学科均与自然学科大为不同。

学术目的:自然学科重在求“真”,人文学科重在求“善”、求“美”, 根本目的在于善化人心,良化人性,美化人生与社会;自然学科追求的是实用价值,人文学科追求的是精神价值。尤其是哲学、伦理学、美学、文学之类学科,虽也涉及人生真相、道德起源、美是什么、何谓文学、创作规律之类的“真”问题,更重要的则是对人生意义、人生信念、人生信仰、人生追求与社会理想、人格境界与道德情操等问题的求索与探寻。也就是说,是关于人何以为“人”、何谓人生幸福之类形而上的意识形态性的问题。

学术对象:自然学科关注的主是外在客观世界,人文学科关注的主要是人的内在主观世界;自然学科主要关注的是人的“肉体”,人文学科主要关注的是人的“灵魂”,以及“灵与肉”的冲突与和谐之类的相关问题。

学术方法:自然学科重实验,重数据,一是一,二是二,不能含糊,可以证实,或可证伪;人文学科重思辨,重玄想,所追求的精神价值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所探讨的许多问题,也往往难有定论,有时甚至会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对于人文学科而言,这原本都是正常的,可丰富扩充人类的精神世界,可为人类提供多方面的镜鉴与参考,可让人们在比较与选择中获益。

正因人文学科不同于自然学科的上述特征,故而在一个实利主义泛滥的时代,人文学科往往会受到轻视,甚至会被视之为“无用”。目前,由于科技、经济等方面的剧烈竞争,重理轻文即已成了世界性的趋势。为此,美国学者拉塞尔.雅各比曾在《最后的知识分子》一书中慨叹:人文知识分子正在大学校园里消逝,结果已经导致了公共文化的贫困与城市思想的衰落。

人类的文明与幸福,当然离不开自然学科,否则,人类只能停留在茹毛饮血、刀耕火种的远古蛮荒时代;也不能没有人文学科,如果放弃了对人生意义、人生理想之类问题探索与追求,人类的物质生活无论如何发达,也只能困扰在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动物世界”里。试想,设若没有了孔子、孟子、老子、庄子、荀子、韩非子、王充、朱熹、王阳明、顾炎武、黄宗羲这样一代代的人文学者,中华民族还能称得上伟大吗?宋人谓“天不生仲尼,万古长如夜”,固然过于夸大了孔子的个人作用,但号称文明礼仪之邦的中华文明,的确是与孔子这位伟大的人文学者宣扬的崇“仁”尚“礼”之类思想分不开的。同样,在西方,假若没有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一代大哲,还会有为后人追怀不一的古希腊文明吗?如果没有笛卡尔、休谟、伏尔泰、康德、黑格尔、叔本华、尼采等一代代哲学大师的出现,还会有文艺复兴以来不断发展的的西方现代文明吗?

以狭隘的实用功利观来看,人文学科的学术确乎无用:无助于人类的衣食住行,不会直接促进经济发展。但因探讨的是人心、人性、人生意义、人生信仰、人生幸福,因而是决不能简单地用“有用”与“无用”来衡量的。借用老子、庄子的看法,人文学科可谓“无用之用”,而实为“大用”。简而言之,这“用”就是:舍此,人类则不成其为“人类”矣。所以,无论在何时代,在何国度,聪慧的政治家都不会忘记物质文明、精神文明一起抓。

又正是缘于人文学科与自然学科存在的上述差异,从事人文学科的学者们,要想有所作为,亦与从事自然学科的学者有着不同的要求。

首先,要明确自己从事专业的“宏大目的”与“崇高意义”,用宋张载的话说,这就是:要“为生民立命,为天地立言,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只有具备了如此博大的胸怀与视野,才能坚定自己的专业信心,才会使之将学术视为自己神圣的生命追求,才会充分激发起自己的学术兴趣与思想活力,也才能真正有所创见。

第二,要有超迈决绝的胆识与勇气,要有付出某些人生代价的充分心理准备。由于人文学科形而上的意识形态属性,有时也就难免与现实有所抵牾,或被视为冒犯了什么,这就使得真正的人文学者,不仅难以借此升官发财,相反,甚至有可能像中外历史上的苏格拉底、伏尔泰、李贽、胡风、顾准等许多思想家那样蒙冤罹难,故而“欲发财者莫入此门,想当官者另寻他途”。

第三,由于人文学科学术目的本身的神圣与崇高,也就要求有志于此道者,亦必须首重人格修养。一位蝇营狗苟、自私自利、心灵龌龊、缺乏人文情怀者,原本就不配研究“人文学科”。即使别有他图,混迹其中,也注定了不可能有所作为。中国明代大哲王阳明正是由此着眼,强调只有“知行合一”,才能真正的“致良知”。固然,人无完人,但在中外历史上,那些伟大的人文学者,那些伟大的思想家,莫不拥有为人敬重的人格风范。

第四,要进一步认清人文学科的艰难。在不少人看来,从事人文学科,似比自然学科轻松容易得多,能认字、会读书,就可以作学问了;读了几本书,听了一些课,东拼西凑,写一点体会,发表点感想,就算是学术文章了。实际上,真正的学术论著要有所创见,要发人所未发,要为人类的精神世界补充营养,要为人类的思想库存增斤添两,只有如此,才能体现学术之为学术的价值。而这又谈何容易!人类仅有文字记载的文明史,就已有数千年之久,古今中外,有许多问题,不知为多少人思考过了,论述过了,你要超越前人,你就得先知道前人说了什么,说到何等程度了,这就首先需要海量读书,要如同范文澜所主张的“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才能“不作一句空”。仅这一点,就殊为不易。人们常说,做学问,要有怀疑精神,要有问题意识。道理简单,但怀疑要有怀疑的资本,发现问题要有发现问题的能力。孤陋寡闻,视野狭窄,你怎么有能力怀疑?又怎能发现问题?遗憾的是,在我们的学界,投机取巧,瞒天过海,追名逐利,功夫在书外的不良风气随处可见,如此以来,又怎么可能“人文”,怎么可能“学术”?

 

20151031

  评论这张
 
阅读(465)|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