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我的“三不主义”  

2014-06-14 22:26:31|  分类: 文化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次,朋友们闲聊时,我曾信口开河谈及自己的处世原则:不投靠,不反对,不合作,被一哥们戏称之谓“三不主义”。 “三不”上升为“主义”,问题就有点大了,就比较敏感,比较扎眼了,就极易造成误会,甚或惹出麻烦了,遂赶紧声明:我这“三不”,是有限度的。事实上,自己也确实并未做到,也是不可能完全做到的。

不投靠,这第一“不”问题不大。回想一下,从业数十几年来,除了工作关系,敢大言不惭地说,从未别有用心地主动靠近过单位的头头脑脑们,不论谁主政,谁当权,都尽可能与他们保持着不亢不卑、不冷不热的同事关系。为此,有的头头脑脑,似乎是不大高兴的,误以为没把他们放在眼里。所以,在很多事情上,也就不时吃点这样那样的小亏。实事求是地说,我并未因此对他们怀恨在心,觉得这倒是挺符合中国社会的人之常情:你不把我当回事,我也没必要顾及你。所以,有时候,当人们为某些事情愤愤不平时,我会淡然一笑,劝之曰:不能怨当官的不公正,只能怨咱自己不努力。

不反对,现在来说,也基本上算是做到了。有许多事情,内心里虽有不同看法,甚至确信是存在问题的,但一般情况下,还是尽量装聋作哑了。自知这样做是很不应该的,有点不负责任,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缘之于“愧”,也不时生出“反对”一把的强烈冲动,但想来想去,终于还是算了。想来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年龄大了,已没年轻时代那样一种血性了。二是有些事情,尽管是荒唐,尽管是不合理,比如评选精品课程啦,申报学术课题必须组建一个团队啦,文章只有发表在某类刊物上才算高水平啦,等等,但因这类荒唐的、不合理的事情太多、太普遍性了,你反也反不过来呀,谁有那么多的精力与时间?你要是什么事情都想较真,那就不用干正事了,只能去当“反对”专业户了。更为叫人感觉无奈的是:有些问题,是社会体制性的,你想“反”也不知该找谁“反”去;你就算找到了谁,也不会有解决问题的可能。面对这样的现实,你想不“愧”又有什么办法,也就只好随他去了。

关于不合作,情况就复杂一些了,严格地说,主要是就本职工作之外的一些事情而言的,因而也只能算是“一定范围的不合作”。比如,我曾决绝地退出了一个合法的社会团体,这个团体对我原本还是不错的,有过培养我的意思,但当我痛感到这个团体的名不副实,尤其是觉察到其中的头面人物与我向往的社会形象差距太远时,就坚决不再接受他们的培养了。我这样做,本身并没多大意义,不可能改变什么。是不能改变什么,我也没那么大的雄心想去改变什么,我只是觉得,不去奉迎那些装模作样的“片儿汤”,不去参与那些假戏真唱的闹剧,才更对得起自我,才更觉内心坦然,人生才更为踏实。

不少人痛恨,当今已没像样的知识分子了。人们所向往的像样的知识分子,通常是指:像陶渊明那样“不为五斗大米折腰”;像李白那样“天子呼来不上船”。这些历史上的文人,当然应该成为我们学习的光辉榜样。我自知,这辈子是很难做到那么光辉了,也就只能从实际情况出发,尽力奉行“不投靠、不反对、一定范围的不合作”这样子的一种“三不主义”了。

 

                       20131126

  评论这张
 
阅读(522)|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