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一个不容回避的重大课题──读谭好哲《文艺与意识形态》  

2014-05-30 09:41:17|  分类: 文朋师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艺与意识形态,是文艺学领域不容回避的重大课题之一。本世纪以来,一直在影响着中国文学艺术的发展,文艺界不时产生的许多争论,也往往与这一问题有关。但在我国,对这一重大课题,虽有不少文章发表,却鲜有深入系统的研究。正是从这个角度来看,好哲兄新近出版的《文艺与意识形态》,无疑是特别值得关注的一项重要成果。在这部著作中,作者以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就意识形态与文艺关系问题进行了全方位、系统性的把握。在当前许多人学术心态浮躁,热衷于追风逐浪的情况下,这种老老实实的学风,本身就是值得高度肯定的。

    就学术方面来看,这部著作的可贵之处在于:不是简单化地从马克思主义的一般概念出发探讨问题,而是以真正严谨的科学态度和历史唯物主义视角,结合意识形态文论观在中西方的形成与发展,通过缜密的理论思辨,更为透彻地证明了意识形态文艺观的真理性。在著作中,作者首先考察了意识形态概念的起源、内涵、功能及历史演变,指出意识形态这一概念,从属性来看,既是一个社会政治范畴,也是一个哲学范畴;既有认识功能,又有实践功能;既有过否定性内涵,也有过肯定性内涵。早年的马克思,基本上就是在否定意义上使用这一概念的,曾将其与虚假意识和统治阶级的偏见联系了起来。直到历史唯物主义创立之后,这个概念才成为马克思描述社会历史结构中的一个科学概念,即主要是指直接或间接反映社会的经济特点与社会特点,表现社会一定阶级的状况、利益与目的,旨在保存或改变现存社会制度的思想观点的体系。正是在弄清概念内涵的基础上,作者进而从意识形态与文艺本性、意识形态与文艺认识、意识形态与文化视角、意识形态与文艺本体、意识形态与创作规律、意识形态与审美向度等方面,深入分析了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文艺观的所指及其合理性。

    作者又以充分的笔力,联系百年来中国社会的历史变迁,系统总结了从“五四”至今,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文艺观在中国的传播、发展及其日趋完善的曲折历程,令人信服地指出:本世纪以来,马克思主义文论由输入到传播到取得话语主导权,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历史事实,这不是少数人的主观愿望和官方权力运作的产物,而是由本世纪中国经济和政治上的社会转型、文化和艺术的历史嬗变决定的。作者认为,即使在当今中国的社会转型期,随着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变,全民族在思想文化、价值观念、民族心理诸多方面也必会经历一个新旧交替的裂变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旧的一统化的意识形态或权力话语必然要遭遇挑战与危机,在这种情况下,意识形态当然仍是不容回避的问题。此外,就世界范围来看,冷战时代虽然结束了,但冷战思维并没有结束,不同国家和民族之间意识形态的冲突,不同价值观念的纷争其实一刻也没有停止过。作者正是这样从国际国内的大背景出发,进一步证明,即使在当今时代,文艺与意识形态的关系问题,也就仍然是不可否认的。

    无庸置疑,新时期以来,随着拨乱反正,思想解放,我国文艺学领域也发生了重要的变化,对文艺特性、文艺规律的认识更为全面,但由于五光十色的西方现代文论思潮的蜂涌而至,也导致了在文艺观方面的某些偏颇,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出现了一种否定文学艺术的社会意义及意识形态属性的思潮。对此,作者旗帜鲜明地指出:那种没有任何学术性,而只是武断地将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完全曲解为“粗暴和粗俗的阶级斗争的思维模式”的做法,那种完全否定人文科学的价值特性,企图保持价值中立,或主张结束意识形态纷争的观点,都是错误的。人文科学研究的真理性总是与价值问题相联系的,终止意识形态纷争或终止价值评判只能是无济于事的幻想。认为在探讨跨世纪文艺学的未来发展思路和目标时,在探讨未来文论建设的走向时,我们仍应该重新思考并深入研究意识形态理论与批评。在当前的文化背景下,对于中国当代文论的发展而言,作者的这些见解和主张,无疑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作者的科学态度还表现在:在肯定文学艺术的意识形态属性的同时,也深入分析批判了以往庸俗社会学理论的负面影响,诸如片面地理解文艺的意识形态性,甚至将意识形态完全等同于艺术的政治倾向性、阶级性,或是机械地理解艺术认识中思维主体的客观制约性,而抹煞和否定了艺术认识中思维主体的中介性、能动性等等。认为正因这些偏颇,导致了在文艺理论研究方面,重客体而轻主体;重阶级代表性、群体类型性,而轻人性共通性、个体特殊性;重认识教育作用,而轻自身目的性及审美功能等;重他律性而轻自律性等缺陷。这样的分析问题与认识问题,自然就将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理论本身的科学性与发展过程中的片面性区别开来。

    在这部著作中,值得重视的还有:作者是以开放的、发展的现代学术视野来探讨文艺学的意识形态理论的。具体表现在:作者在肯定文艺意识形态本性,在肯定马克思主义独特的价值取向和历史合理性的同时,又辩证地指出它还不是完成形态的东西,而是一种在实践和斗争中发展着的理论形态;在肯定意识形态论是马克思文艺学核心的同时,也指出意识形态性并非马克思主义对文艺性质的唯一界说,意识形态论也不应是马克思主义文艺学的唯一形态。认为就总体性而言,文艺既有意识形态性,又有超意识形态性,是意识形态因素与非意识形态因素的结合体。文艺学的研究对象是流动发展中的现象,因此最具复杂性、模糊性、难以言说性,任何一种理论观点和学说都不能指望对文艺现象作出终极真理式的描述和界说。正是由此出发,作者认为任何一种试图垄断话语解释权的努力都是不明智的,主张在文艺研究领域,要进一步反对那种你死我活的思维心态和非此即彼、二元对立的思维定势,要博采各家各派文论合理的有价值的成份,要在古今文论、中外文论、马克思主义文论与非马克思主义文论之间进行对话。并具体指出,对文艺的观照与研究,应该同时注重意识形态视角、文化视角与审美视角三者的统一。认为只有在这三重视角的协同审视下,在这样一个新的理论基点上进行创造性建构,才能全面而科学地揭示人类文学艺术活动的规律。这些见解,对于促进中国当代文艺学的健康发展,显然都是有重要的和积极的启示意义的。

 

                                      《文化月刊》1998年第3期.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