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论神秘  

2013-05-06 11:16:58|  分类: 思想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先审明,我虽算不上正宗马克思主义者,可也是不怎么相信鬼,也不怎么相信神的,因为迄今为止,我从没碰见过鬼,也没遇到过神。但世界上的有些事情,人生中的有些际遇,实在是不好解释的,实在是有点神秘莫测的。

     我先讲一个亲身经历的例子:1976年初夏的一天,麦熟时节,赶集回来的母亲,惶恐不安地告诉我:“今天一走上西河河堤,突然听到有人说话:毛主席快死了。我回头看了看,四周没人啊。这时,我又听到了一遍,声音像是来自天上。”听了母亲的话,我登时目瞪口呆,对母亲说:“您肯定是听错了,是不是耳朵的问题?您可千万不要告诉外人,这够反革命的。”母亲说:“我傻呀?我这不是偷偷跟你说嘛。什么耳朵啊,我是明明白白听见了两遍呢。”尽管母亲言之凿凿,我还是坚决地不肯相信,因为当时的报纸、广播一直都在宣传毛主席他老人家神采奕奕,身体非常非常健康。社会上甚至有传说毛主席至少要活到150岁。令我后来大为惊诧的是,是年9月9 日,全国人民都相信非常健康的伟大领袖,果真与世长辞了。大概是由于太相信了原来的宣传,全国人民一下子受不了,举国上下,曾经哭得昏天黑地。消息传来时,母亲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不是不相信吗?你不是说我耳朵毛病吗?怎么样?我那天听得明白,说的就是毛主席快死了。”我至今也弄不明白,我的不识字,也不怎么关心国家大事的母亲,何以会在几个月前有此一“听”。

     我再举一个亲耳听来的例子,是我本家的一位三婶讲的:她儿子结婚的那天晚上,闹喜房的人散去之后,已经关上院门了,新娘子突然放声大哭起来,变着腔调儿说:门口里站一黑大汉要钱,不给就如何如何。三叔是退伍军人,共产党员,是坚决不信邪的,遂抄起一根棍子,开了大门,亮着手电四处搜寻,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现。就在三叔出门搜寻的时候,儿媳妇的哭闹更凶了,有点手舞足蹈起来。一家人无奈,只好叫开村中一家小卖铺的门,买回一捆烧纸,一边在门口焚烧,一边祷告。奇怪的是:待纸钱烧毕,新娘子也完全正常了,问她刚才怎么了,她自己竟茫然无所知。三婶说,我原来也是不信什么鬼啊神的,这一回,可真是吓煞了。你要说不信,烧完纸钱,就没事了。三婶问我,你是大学教授,很有文化了,你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只好老老实实地回答:我也真是搞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再举一个大名人的例子,国学大师季羡林在《忆往述怀》中讲述的:

 

在清华大学念书时,母亲突然去世。我从北平赶回济南,又赶回清平,送母亲入土。我回到家里,看到的只是一个黑棺材,母亲的面容再也看不到了。有一天夜里,我正睡在里间的土炕上,一叔陪着我。中间隔一片枣树林的对门的宁大叔,径直走进屋内,绕过母亲的棺材,走到里屋炕前,把我叫醒,说他的老婆宁大婶“撞客”了——我们那里把鬼附人体叫做“撞客” ——撞的客就是我母亲。我大吃一惊,一骨碌爬起来,跌跌撞撞,跟着宁大叔,穿过枣林,来到他家。宁大婶坐在炕上,闭着眼睛,嘴里却不停地说着话,不是她说话,而是我母亲。一见我(毋宁说是一“听到我”,因为她没有睁眼),就抓住我的手,说:“儿啊!你让娘想得好苦呀!离家八年,也不回来看看我。你知道,娘心里是什么滋味呀!”如此刺刺不休,说个不停。我仿佛当头挨了一棒,懵懵懂懂,不知所措。按理说,听到母亲的声音,我应当嚎陶大哭。然而,我没有,我似乎又清醒过来。我在潜意识中,连声问着自己:这是可能的吗?这是真事吗?我心里酸甜苦辣,搅成了一锅酱。我对“母亲”说:“娘啊!你不该来找宁大婶呀!你不该麻烦宁大婶呀!”我自己的声音传到我自己的耳朵里,一片空虚,一片淡漠。然而,我又不能不这样,我的那一点“科学”起了支配的作用。“母亲”连声说:“是啊!是啊!我要走了。”于是宁大婶睁开了眼睛,木然、愕然坐在土炕上。我回到自己家里,看到母亲的棺材,伏在土炕上,一直哭到天明。我不能相信这是真的,但是希望它是真的。倚闾望子,望了八年,终于“看”到了自己心爱的独子,对母亲来说不也是一种安慰吗?但这是多么渺茫,多么神奇的一种安慰呀!

 

我另外还收集了不少见之于名人的这类例子,就不再多举了。我想谈论的是:人类究竟该如何面对这类神秘现象?就我留意到的资料来看,大致上,现已形成了以下五种态度:

一是采取不承认主义,或武断地将其斥为胡说八道,或判定为是误传、是骗局、是封建迷信作的崇。有些现象,确乎是如此形成的,也举两个名人的例子为证:胡适在《四十自述》中透露过自己少年时代的一个秘密:有次喝醉了酒,害怕遭到母亲的责罚,就装神弄鬼,故意说胡话。母亲果然相信是得罪了菩萨,吓得立即洗手焚香,连连祷告。沈醉在回忆录《军统生涯十八年》中谈到,当年他与新婚妻子住在常德附近的荷花塘畔时,因塘里淹死过几个人,遂有月夜落水鬼出现在塘边石头上的传闻。沈醉决计要搞清底细,遂带卫士夜伏草丛监看。一天夜里,一个长长毛发的黑影终于从水里钻出来,坐在塘边的一块大石头上,远远看去,真像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沈醉开枪射击,黑影应声跃入水中。至塘边察看时,但见水面上泛起一团鲜红的血水。卫士用长竿到水里打捞,捞起一看,原来是一只毛很长的水獭。这类例子,对于揭穿某些怪异现象之谜,是极有说服力的。但另外也还有大量现象,类乎我前边举的那些例子,是无法简单化地判定为子虚乌有的。

二是运用现代生理学、心理学理论,将某些现象判定为幻听、幻觉,或说成是神经错乱所致。在一定程度上,这虽也符合部分现象的实际,却又不能一概而论。且因人类的大脑至今还呈“黑箱”状态,心理学、神经学本身亦还存在局限,力图用以彻底解释某些神秘现象,有时也就难免让人感觉牵强,难以完全信服。

三是存而不论,即承认神秘现象的存在,亦承认受制于人类现有的智慧水平,还无法说得不清楚,只能寄希望于人类认识能力的进一步提高。同时也认为,没必要对此大加渲染,弄得风声鹤唳,误导人们的言行与思维。日本学者池田大作就是如此主张的,认为“过于赞美这种现象是神秘而超能力的,就会给产生错误认识和欺骗行为创造条件,进而会堵塞正确认识这种现象的道路和进一步研究的余地。相反,如果过于固执地排斥它,就有扼杀尚未为人认识的人类能力或可能性的危险。”(《展望二十一世纪---汤因比与池田大作对话录》,荀春生等译,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85年版第22页)

四是根据自己的切身体验,作出某种假定性的解释。如歌德这样谈论过人的预感:“我们所处的这个神秘空间,周围全是未知的空气,人们不了解它起何作用,又怎样与我们的精神世界联系在一起;在某种特殊场合,人的心灵触角可以伸展到肉体范围之外,产生某种预感,能够预见最近的未来。(《歌德谈话录》1827年10月7日)英国著名历史学家汤因比这样谈论过“精神感应”:“我本人过去曾亲眼见过精神感应的事例,那确实是真的。据我想象,一切生命恐怕都是以精神感应的方法互相交感而生存的。而且我想,就人类来说,在语言被发明以后,恐怕不单靠说和写,通过精神感应的方法互相也可以交流信息的吧。”(《展望二十一世纪---汤因比与池田大作对话录》,荀春生等译,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85年版第22页)由于缺乏科学依据,歌德、汤因比等人的这类假定,至今也还只能算是假定吧。

五是以严肃的科学态度,正视神秘现象,并对其进行切实的考察研究。在这方面,推荐大家读一下英国生物学家莱尔.沃森所著的《超自然现象》一书。在这本书中,沃森详细讲述了他亲身见证过的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闹鬼现象”, 例如:在没有任何外力的情况下,房间里的桌子会突然剧烈摇动,上下起伏,发出劈劈拍拍的响声;抽屉莫名其妙地从文件柜中突然跳了出来,墙上的图片也会随之摇晃不停,等等。沃森是从超心理学角度,作出解释的,认为那是在场的某人一种超心理能量发生作用的结果。沃森对相关神秘现象的解释,本身虽然也够神秘的,是不是确然,大概也还有等科学家们的进一步研究,但这毕竟是一种值得肯定的老老实实的科学态度。

宇宙是复杂的,人类本身也是复杂的,而人类的认识能力,毕竟还是有限的。人类虽然拥有了许多伟大的科学发现,但与无限复杂的大千世界相比,终还不过是一知半解而已。尤其是面对一些神秘现象,已有的科学往往还无能为力,正如中国当代哲学家李泽厚所说的:“到现在为止,科学也不能证明鬼神到底存在不存在。”(《世纪新梦》,安徽文艺出版社1998版第133页)人类当然需要自信,也需要谦恭;要崇尚理性,亦需敬畏神秘。应像英国生物学家沃森那样,以真正实事求是的态度,面对宇宙的一切。即使未能探明事情的真相,甚或得出的是错误的结论,也意义重大,至少可为人类的进一步探索积累经验。与之相比,见之于我国的某些自以为拥有了至高无上的唯物主义思想方法,不时以权威自居,轻易判定此是“封建迷信”,彼是“伪科学”的相关人士,只能显得粗蛮专横,可鄙可笑而已。

 

                                                                              2013年5月6日

 

 

 

   

 

  评论这张
 
阅读(570)|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