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刘鹗笔下的泰山姑子  

2013-05-30 08:41:38|  分类: 文化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登过泰山的人都知道,途中有一著名景点斗姥宫。此宫原是为主祀北斗众星之母而建,自清康熙初年,始奉祀佛道二教,并改由尼姑住持。刘鹗在《老残游记二集》中,写的主要是游泰山的经历,其中的故事情节,便与这斗姥宫相关,重点描写的人物,便是这宫中一位名叫逸云的年轻姑子。

 与一般人心目中缁衣削发,面无表情,心如止水的尼姑不同,逸云一出场,就神采飞扬:穿的是二蓝摹本缎羊皮袍子,元色摹本皮坎肩,剃了小半个头,梳作一条大辫子,搽粉点胭脂,肤如凝脂,领如蝤蛴,笑起来一双眼又秀又媚,说起话来,不仅妙语连珠,还有点博古通今的味道。

 逸云本是奉老姑子之命,与青云一起前来伺候结伴南游的京官德慧生、德夫人及老残等一干人的,当得知老残他们要往扬州时,遂问及扬州的隋堤杨柳,以及“八怪”之类的当今名士。当老残告知那柳树早就没有了,并反问“世间哪有一千几百年的柳树”时,逸云回答道:“原是这个道理,不过我们山东人性拙,古人留下来的名迹都要点缀,如果隋堤在我们山东,一定有人补种些杨柳,算一个风景。譬如这泰山上的五大夫松,难道当真是秦始皇封的那五棵松吗?不过既有这个名迹,总得种五棵松在那地方,好让那游玩的人看了,也可以助点诗兴;乡下人看了,也多知道一件故事。”这一番婉转得体,滴水不漏,明里自贬暗里自得的话,顿然令几位家居扬州的达官贵人感觉低卑了不少,所以“大家听得此话,都吃了一惊”,连旷达不羁、自视甚高的老残亦自觉失言。

  逸云虽混迹山林,身处浊世,过的是类乎当今夜总会小姐似的生活,但诚如老残这样赞叹的:“空谷幽兰,真想不到这种地方,会有这样高人,而且又是年轻的尼姑”。 她率性本真,活得透明。她并不回避她们斗姥宫的姑子与来往游客飞眼传情,甚至搂搂抱抱的行为,以及出家人本应忌讳的男欢女爱之类话题,但骨子里高迈超逸,冰清玉洁。她曾结合对《金刚经》中“无人相,无我相”之语的理解,这样向德夫人讲述了自己所参透的红尘:世间万事皆坏在有人相有我相、有男人相有女人相。若是看明白了男女本无分别,对人也就只有爱意,而无所谓男女了,也无所谓高下贵贱了。

  逸云进而结合与任三爷之间有过的情史,向德夫人讲述了自己悟道的过程:十四五岁时,始有喜欢美男子的意识。到了十六七岁,就觉得男人不仅外面好看,还要有点斯文气,英武气;到了十七八岁,又觉得只有像曾文正、曾忠襄那样的人,才是才子英雄;再到十八九岁又变了,觉得真正的才子英雄当是诸葛武侯、关公、赵云之流人物;再后来觉得管仲、乐毅方是英雄,庄周、列御寇方是才子;再推到极处,除非孔圣人、李老君、释迦牟尼才算得大才子、大英雄呢!推到这里,世间就没有中意的人了。既没有中意的,反过来也就没有不中意的了。逸云说,经这屡变之后,她自己实际上已变成两个人,“一个叫做住世的逸云,既做了斗姥宫的姑子,凡我应做的事都做。不管什么人,要我说话就说话,要我陪酒就陪酒,要搂就搂,要抱就抱,都无不可,只是陪他睡觉做不到;又一个我呢,叫做出世的逸云,终日里但凡闲暇的时候,就去同那儒释道三教的圣人顽耍,或者看看天地日月变的把戏,很够开心的了。”

 逸云还向德夫人坦陈了自己与一位男友—— 云游四方的赤龙子之间的秘密:二人曾在一个炕上睡了四十多天,但那“精神上有戒律,形骸上无戒律”、“你清我也清,你浊我也浊”的赤龙子,竟比柳下惠还柳下惠。逸云夸赞这位赤龙子:同尘俗人处,他一样的尘俗;同高雅人处,他又一样的高雅,并无一点强勉处,所以人都测不透他的超人风范。赤龙子对这位逸云,自然亦是惺惺相惜,亲手为其题写了“逸情云上”的牌匾相赠。透过小说中这类近乎童话的唯美主义情节,以及作者精心设计的这一美男一靓女两位得道高人的相互映照,我们可进一步感受到逸云这一形象的非凡之处。

 看到活跃于刘鹗笔下的逸云,不由会使人联想到中国古典文学中的另一著名尼姑形象,这就是曹雪芹笔下那位同是高迈超逸,冰清玉洁的妙玉。然与出身高贵,避居于大观园中的拢翠庵,孤傲清高、凛然莫犯的妙玉相比,这位贫民出身,不避世俗,能说能笑,向往“形骸上无戒律”的逸云,更为令人心旌神摇,也更给人可亲可近之感。

 关于泰山斗姥宫,有关史料确乎透露出如下信息:光绪二十年后,宫中的尼姑不再削发,穿着华丽,涂脂抹粉,招徕游客,纨绔子弟入庙,往往乐不思蜀。可见刘鹗所写的逸云这个人物,或许有其所本。但小说中的这一超逸形象,与当时的世俗人物当然已是大相径庭的,是寄寓着作家救世之思与美好向往的艺术创造。我们知道,曾为鲁迅先生评之为晚清四大“谴责小说”之一的《老残游记》,其主旨是揭露当时腐败昏庸的官场与日趋败落的社会现实,表达的是作者在《自叙》中所说的“棋局已残”的末世感。但逸云这一尼姑形象,又恰似这阴郁的末世背景上的一抹亮色,能够给人类以走向光明未来之引领。此外,透过这一人物形象,我们大概还可以窥知作家刘鹗的如下心思:雄立苍穹,显现为阳刚之美的泰山固然伟大,然拥有“无人相,无我相”之博大襟怀的逸云这样的女性,才是这五岳之尊的精灵。正是这样的精灵,才使泰山成之为真正伟大的泰山。

 

                                                                       2013年5月30日

  评论这张
 
阅读(204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