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红高梁大地的精灵----忆念世家兄  

2013-03-31 19:38:4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高梁大地的精灵----忆念世家兄 - 荒江野老 -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久已无梦,不意今夜梦见了故乡的挚友,我亲爱的兄长---原山东天达药业董事长张世家:在乡间公路上,与几位朋友徒步前行,世家迎面而来,着短袖黑袿,开怀坦胸,一边蹬着自行车一边哼唱着什么,一派他自己生前常说的“我原本就一无所有,大不了还是一无所有”的潇洒旷达之状。自世家兄去世之后,我这是第一次与之梦中相见,醒来甚觉惆怅。忽悟及又是春天了,岁月匆匆,茫然不觉间,我的世家兄去世已近三年了。

三年前的416日,一大早,是世家的司机杨师傅打电话告诉我噩耗的,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高密,我灵魂的天空,崩塌了一角。日后回到高密时,再也见不到莫言在他的报告文学《高密之光》里形容的“瘦如猿猴,一双锐利的眼睛深深嵌在眼窝里,嘴里两排漆黑的被含氟水毒害了的牙齿,能说能写能喝酒能吸烟邋遢不洗衣服有济公风度挺可爱的”我的世家兄了;再也听不到他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谈吐了;再也听不到他眉飞色舞地谈论他的“天达2116”了。

那天下午,自与贺立华兄及陈福雷返高密与世家遗体告别归济之后,好长时间,心情一直深陷悲慽之中,心绪仍不时飞向高密,但又极力回避大脑中出现“高密”这个字眼。近三年来,世家的音容笑貌,亦仍不时浮现在眼前。

我与世家是在1986年相识的。那年秋天,山东大学的贺立华兄约我共同筹划在高密举办莫言作品讨论会。我的另一位朋友,时在潍坊市农委工作的张文明兄告诉我,此事必须找高密的张世家。张世家与莫言,是邻村好友,又是一起在棉花加工厂干过临时工的工友,肯定会全力以助。文明兄还向我透露,世家虽无职无权,但神通广大,有主意,有办法。于是,文明兄陪我先见了世家。对于世家,虽早闻大名,初次见面,感觉果然不凡:目光炯炯,快人快语,干瘦如柴的身体中散射着刚毅,桀骜不驯的目光中充溢着睿智。在世家兄的运筹帷幄下,在时任高密市委宣传部长的孙惠斌先生的全力支持与精心统筹下,莫言作品讨论会得以在金秋时节的高密成功举办。此后,遂与世家兄成了好友。每逢回到高密,一打电话,世家就会说:等一会,我五分钟就到车站。果然,不到五分钟,他就出现在我面前了。

世家是个有梦想的人,敢想敢干的人。曾经做过多年人民公社党委“秘书”的“秘书”兼“土记者”的他,原本是可以凭自己的生花妙笔,成为吃“国库粮”的国家干员的,但这不符合他的性格。他多次跟我说过,早就从内心里厌恨为了谋生不得不写一些“马屁文章”的,终于寻一个机会,毅然弃笔下海。想不到,不过几年时间,他就从高密发达集团采暖设备厂的办公室主任一气干到了集团副董事长的高位。在别人看来,这够辉煌的了,但世家仍不满足,他打定主意,要创建自己的企业王国。又是不过短短几年时间,在高密大地上,一家企业崛起了,这就是张世家一手创办的连续多年成为高密纳税大户,名列山东省十大高新技术企业之一的“山东天达药业”。 虽系“药业”,但目光超人的世家,搞出的拳头产品是与山东大学生命科学院合作开发的国家“863”计划成果 ─ 由世家自己命名为“天达2116”的农作物抗病增产剂。按世家的解释,“2116”含义是:要解决21世纪中国16亿人的吃饭问题,可见世家的宏图大志与勃勃雄心。

世家是个精神强人。他早就患有肺病,常常咳嗽不止,不时发烧住院。一位看过他肺部x光片的医生曾经断言:这个人早就不在人世了。但从来没见他哀伤悲叹过,且仍嗜烟如命,豪情挥洒。每次见他,都是口若悬河,谈笑风生,不是天下大事,就是中国未来,就是关于他的“天达2116”。在企业经营之路上,他虽也屡遭挫折,但很少见他沮丧,他常常挂在口头的一句名言就是:“我原本就一无所有,大不了还是一无所有。”我想,正是这种人生信念,支撑着他的病躯,铸就了他敢作敢为,无所顾忌,不屈不挠,笑傲江湖的人格风范。

世家虽然成了著名企业家,但他常常戏称自己乃“半个文人,半个土匪”。朋友们自然清楚,世家骨子里乃是承袭了中华民族伟大人格风范的真正的文人,正如莫言在悼念世家的挽联中写及的:“身在商海心系文坛吾兄到底是书生”。他虽然身在企业,而心中则一直守护着一片文化的净土。他厌恶世俗,放达不羁,忧患现实,关心民族的未来与祖国的命运,继承的正是中国传统文人的可贵品质。他为自己企业制定的管理理念是:“儒家的诚信,道家的大度,法家的严明”,综合吸取的正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他曾慷慨出资支持山东省青年社会科学工作者协会的学术会刊《青年思想家》,并特别交代:不以任何名义出现在刊物上。他深谙艺术与实业之道的区别,曾对老朋友莫言说:“我搞企业,必须走出高梁地;你写小说,必须回到高梁地。”他多次兴致勃勃地跟我谈过,要选一个地方,盖几间草房,专供文朋诗友们谈书论艺,一派魏晋情怀。

最后一次见到世家,是2009年秋天“莫言文学馆”的开馆仪式上。就在那次见面时,他告诉我,已决定将他买下的莫言在城里住过的那座宅院捐赠给高密莫言研究会,以作为莫言研究的活动场所,并约我前去察看了一番,议了议如何设计布局。我最后一次听到世家的声音,是在闻知他住院之后。电话中,听出来他已十分虚弱,但语气中仍不乏镇静与刚毅:“问题不大了,这次是重一点,有点担心弟兄们再也见不着面了呢。”当时虽不无担心与哀伤,但又坚信他会以坚强的生命力,仍像前几次一样,随着春暖花开而康复。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竟是世家兄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了。他没能挺过2010年的春天。也许,他太留恋春天了,他是由春天的温煦和风与灿烂阳光陪伴着,驾鹤远走高飞了。

去年春节期间,回到故乡,看到高密大地的一切,想到再也见不到的我的世家兄时,悲情难抑,遂于大年初一下午,由世家在高密的挚友王玉清兄陪同,来到了世家的乡间墓地。当看到那座阴阳两隔的坟堆时,当玉清兄点上一支香烟,哽咽着念叨“世家,睡醒了没?杨守森代表贺立华他们看你来了”时,我再也无法自控,泪如雨下,长跪不起。直到在回县城的路上,才稍有平息。我想到的是:生命的价值与长短无关,世家虽在人间度仅仅度过了56个春秋,但他活出了生命的价值与意义,活出了人生的灿烂与辉煌。虽然,他还有许多梦想没有实现,但他不只留下了一个有着美好前景的天达,更在人生追求方面为我们留下了一笔无价的精神财富。我知道,世家兄已化为红高粱大地的精灵,会永远眷顾在家乡的上空。

 

                       

 2013年3月28

(发《齐鲁晚报》2013年3月31日)

  评论这张
 
阅读(545)|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