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革命思维后遗症  

2013-12-01 12:12:21|  分类: 思想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类历史的发展离不开革命,用马克思的话说:“革命是历史前进的火车头”。而这样的火车头,是需要革命思维作为内在动力的。

革命思维,虽为马克思主义者所习用,但却不同于马克思所肯定的辩证思维,其本质特点是容不得任何退让余地的势不两立,不共戴天,是你死我活式的二元对立思维。其典型的思维模式是: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不革命,就是反革命。

没有革命思维,就不可能有革命斗争的成功。因而在革命运动中,这种二元对立形态的革命思维,也就具有了天然的合理性。

革命,由其发生的根源与性质来看,应是人类在某一非常时期不得已而为之的暴烈行动,历史总不能时时刻刻都处在打打杀杀的革命运动之中。因此,革命思维,亦原本应有一定的时效与界限。然而,历史有自己的惯性,尤其表现在无形的思维惯性方面,很难在前行的途程中一下子调整方向。于是,即使革命已告成功,革命思维仍会像漫出堤坝的潮水一样,向四面八方奔涌,扑向可以作为替代性革命对象的目标,而浸淹大地,冲垮房舍,陷花草树木于灭顶之灾,这就是我所说的革命思维后遗症。

以中国的情况来看,我们的20世纪上半叶,一直处在血火纷争的革命运动之中,一直喧腾着革命思维的狂风暴雨。如从“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辛亥革命”,到“彻底砸烂孔家店”的“‘五四’新文化革命”;从推翻北洋军阀政权的“国民大革命”,到“打土豪,分田地”的“土地革命”、到“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等等。这些革命,使灾难深重的祖国大地,终于恢复了平静与安祥;使我们这个老弱不堪的民族,终于焕发了新的生机与活力。但因革命运动的强烈与持久,亦在我们社会运行机制的深处,留下了革命思维的深重后遗症。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敌情思维,也就是阶级斗争思维。革命战争胜利之后,继续清除潜藏的敌人自是必须的,问题在于,这“敌情思维”被长期固化了,于是,“阶级敌人”这一所指含混,恍兮惚兮,若有若无的群体,仍长期成为革命者要寻获的革命对象。结果,许多不是敌人的人,甚至一些原来的革命者,也被误作敌人遭到了惩处。尤其是在延续长达10年之久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期间,学者教授们、作家艺术家们、革命老干部们,甚至连僻远乡村的算命先生、生产队长,都被视为“敌人”了,“文化”大革命也就变成“武化”大革命了,从而导致了无数的冤案与悲剧。

二是对立思维。我们这个民族,本来是有悠久的“中庸”文化传统的。按朱熹在《四书章句集注》中的解释,“中庸” 乃“天命所当然,精微之极致”的“平常之理”,其特征是恰到好处,不偏不倚,无所乖戾,故又谓之“中和”。 朱熹所说的这样一种“平常之理”的“中庸之道”,无疑是有益于人类建设祥和安泰之平常生活的。但因了革命思维的惯性,这本是中华民族伟大智慧创造的“中庸之道”,也就被长期贬抑排斥、批判否定了,于是,我们曾经有过的状况是:在政治路线方面,你不是走社会主义,就是走资本主义;在思想观念方面,你不是马克思主义,就是反马克思主义;在哲学方面,你只能讲“一分为二”,不能讲“合二而一”;在经济方面,“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在国际关系方面,“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等等。这些“二元对立”,既有违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思维,也不符合马克思主义实事求是的基本原则,但却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号,长期盛行。

至今,狂风暴雨式的革命年代虽早已远去,但这样一种革命思维后遗症,仍然沉疴难起。比如在我们的媒体舆论中,仍常见“占领阵地”、“突破口、“统一指挥”、“协同作战”、“打好主动仗”等等这样一些给人以杀伐感与火药味的战争用语;在我们的思维方式中,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的二元对立已近乎“集体无意识”,如强调发展经济,就唯GDP是问了;强调科学,就要把一些尚说不清的问题完全定性为“伪科学”了;强调传统文化,被砸烂的孔家店又重现辉煌了,孔子也由“孔老二”又华丽转身为民族文化之魂了,差一点就要立像于天安门广场了;强调文化的“产业”价值,就不怎么顾及文化本原性的“文化 ”价值了;强调学历,就不再讲“不拘一格”了,弄得官员们、教授们,也就不得不都在忙着补戴一下博士、硕士帽子了。

这样一种有违于社会发展“平常之理”的革命思维后遗症,对实现中华民族的强国梦所造成的有害后果,是不好估量的,诸如资源浪费、环境污染、道德滑坡、民怨沸腾,莫不与之有关。

由于历史惯性的顽强,革命思维后遗症,恐是不可能断然消除的,必会长期潜伏于我们的社会机体,继续侵蚀人们的正常思维,影响社会的发展。但如果我们能够对此多一点清醒,多一点警惕,毕竟会有助于缩小其危害的程度。

 

 

                           2013年11月25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