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历史是难以公正的  

2013-11-24 10:44:59|  分类: 思想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好人蒙冤,坏人得势,或遭遇了某些社会不公时,人们常用“历史是公正的”、“历史自有公论”之类说法鸣以不平,或聊以自慰,却不怎么怀疑:历史是难以公正的。

历史的公正,实际上是很有限度的,主要见之于事实层面。比如曾是中国国家主席的刘少奇,被打成了“叛徒、内奸、工贼”,这原本就是冤假错案,只要有人追究,得以平反昭雪是迟早的事;一些当年参加过抗战的国军老兵,其历史功绩,即使当今仍然未被承认,也总有一天,会为后人承认的;德国纳粹党卫队军官约阿西姆·派普,原本被判处绞刑,有一位尚活在世上,为他救过的犹太人站出来为他求情,派普也就得到了更为公正的判决,免于了一死。

但在事理层面上,问题就比较复杂了。一些人神共愤的事情,问题不大,比如,大概没人会否认“奥茨维辛集中营”的罪恶。但也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会“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会此一时,彼一时,会折腾,翻烧饼,会是了又非,非了又是,会很难得出所谓“公正”的“公论”。比如中国人对孔子的评价:历代帝王多是推崇有加,百姓亦顶礼膜拜;至“五四”及“文革”期间,则是“批倒”之、“批臭”之、“砸烂”之;改革开放以来,不仅又被视为民族文化的象征,连帝制时代的祭孔大典,也早已隆隆重重地复活了。恐谁也难以预料,在未来的历史上,孔子还要经过多少次这样的折腾,这样的翻烧饼。面对这样的“折腾”与“烧饼”,历史之“公论”又何在?哪一种“论”才算是盖棺论定的“公论”?

事理层面的纷乱,是因为,许多人物与事件,价值与意义本身就是复杂的,必会是“横看成岭侧成峰”。所谓的“公论”,也毕竟只是某些“人”或某个“人”的“论”。这“论”的“人”,因了视角、观点、时势需要以及对事物知悉程度的不同,得出的评判也就不可能全然一致。相信历史的公正,也就意味着相信世上所有的人,面对所有的事物,都会以永恒不变的同一视角,同一观点,同一目的予以评判,而这是可能的吗?

中国人有句名言叫作“成者王侯败者寇”。这话也许不完全符合实际,符合部分实际应当是没什么问题的。我们在史书上常常看到的正是:那些胜出的成为“王侯”者,为了说明自己的正义性与合法性,总是在在想方设法将“失败者”说成是“寇”。借用法国当代哲学家福柯的相关见解,这样形成的“史论”,在很大程度上只能是一种“权力话语”;借用美国新历史主义学者们的看法,历史,不过是“一种本文”。如此的“历史”,又何以见出“公正”?

历史无疑是需要公正的,但历史就是这样的吊诡,总令“公正”扑朔迷离,在戏弄着我们的智商,在嘲笑着我们对它的信任。这扑朔迷离,固然可以活跃人类的大脑,丰富人类的智慧,使其不至于统于一尊,固化僵滞,但如此以来,人间也就没有了是非,没有了对错,没有了真理,会使人陷入迷迷糊糊的相对主义,一切都无所谓的虚无主义。对人类社会来说,这样子显然又是不行的,不利于扬善惩恶,不利于鼓舞正义,不利于文明进步。

怎么办呢?中国古人想到的是:让人相信“头上三尺有神明”,西方人也找到了一个高高在上,时刻在密切监视着人类,能够断定一切善恶,还要实施最后审判的“上帝”。 从全世界的普泛情况来看,尤其是从一些信仰基督教的国家的情况来看,与相信历史的公正相比,这相信“神明”与“上帝”,似乎更有助于扬善惩恶,消除不公。当然,对于世界上的一些敢作敢为,无所畏惧的唯物主义者来说,这类“相信”同样是无效的。幸而自古至今,这类蔑视神明的唯物主义者,不算太多,故而我们的人类社会,才总是不乏公正,才维系到了今天。

 

                     20131121

  评论这张
 
阅读(428)|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