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寒冬蝈蝈叫  

2013-11-20 10:36:2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天来了,天气凉了,大地上的虫吟逐渐沉寂了。有一部分蝈蝈,却被人类小心翼翼地保护了下来,养在一只葫芦中,置于有暖气的卧室里,放在洒满阳光的书案上,或是藏在贴身的衣襟口袋里。

对于人类施予的厚爱,这会弹响翅膀的大自然的精灵,似乎是很懂得报答的,它们会尽其徽薄的体力,不时发出一阵阵玲珑清脆的叫声。这叫声,在旷邈寒彻的冬天里,听起来未免有点孤寂,但毕竟是天籁,会给人以温馨舒适的秋韵之回忆,热浪滚滚的夏日之联想,会唤起人关于生命的遥远思绪与飘逸情怀,会使人沉浸入一种天人合一的哲学境界。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中华民族,大概堪称是最喜爱蝈蝈的民族。有专家认为,早在春秋时代,中国人就喜欢蝈蝈的鸣叫,《诗经·螽斯》中所咏诵的“诜诜兮”“振振兮”的“螽斯”,即蝈蝈。据学者们研究,中国人畜养蝈蝈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宋代,至明清,则已成为上至帝王下至平民百姓共同喜爱的一桩盛事。据说清帝康熙就是一位“蝈蝈迷”,这位皇帝不仅嗜养冬蝈蝈,甚至还专门写下过秋深厌聒耳,今得锦囊盛;经腊鸣香阁,逢春接玉笙之类咏叹蝈蝈的诗篇。而今,仰赖现代科学技术,人们养蝈蝈的水平更为高超了,繁殖已能“人工”了,“蝈蝈文化”也就更为发达了。

去年冬初,对蝈蝈亦颇有研究的老友郑宇平,赠余上好品类的蝈蝈一只。多才多艺,时作闲云野鹤游的郑兄,且于蝈蝈葫芦上亲手绘制了“书酒图”,题曰:“偷得闲处且吃酒,不得空时就念鸟书”。虽属戏言,殊觉深得吾心。蛰居一方陋室,避却尘世喧嚣,看窗外云卷云舒,听案头蝈蝈弹琴,问道于贤,品味于书,随心所欲,卧游古今,实在是人生胜境。又有采自故乡,悬之于壁的一串谷穗、几支高梁,一束棉花作伴,遂更生“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之感。

由蝈蝈的叫声中,有时也难免叫人生出别一番感慨:同是昆虫,命运各异,比如蝈蝈与蝉就大不相同。蝉是在产卵之后,于心满意足的长吟中安然辞世的,可谓得其天年。而由人类保护,而仍可得以在寒冬中存世的那一部分蝈蝈可知,这虫中一族,有若干是因寒霜逼降,冻饿交加而死去的。可见看似公正无私的造化,也有不公之时,也有残酷之举,曾在人类并不知晓的情况下,不动声色地酿成了多少惨剧。

   感谢郑兄,送我的那只蝈蝈,生命力特强,又在案头的葫芦中叫起来了。在这生命的天籁中,我那倐忽而生的悲天悯人之慨,也就一下子远去了。

 

                                                                             1999年旧文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