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相遇范美忠  

2012-09-02 21:51:07|  分类: 文化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真是充满了太多的偶然,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2005年的元旦之夜,我会为网上偶然发现的一个人的文章深深吸引。是这个人的文章,伴我度过了2004年的最后一个夜晚。这个人的名字,叫范美忠。

从文章中可以看出,这位叫“范美忠”的人,读书广博,学养丰厚,关注现实,思想活跃,狂气十足。他这样评价巴金的作品:激流三部曲,看了十次,“十次拿起书都看不下去,最后看了一百页只得放弃,写得实在太烂了。”他的《随想录》,“老叫别人说真话,他说了什么呢,文笔,思想勇气都没有,跟赫尔岑〈往事与随想〉跟索兄〈古拉格群岛〉比,不如其中一页!”(《阅读史:中国现代小说·二》)。他这样评价钱锺书的《槐聚诗存》:“无一首好诗,我看了甚至没记住一句,甚至看完一遍都耗尽了我的耐心,更起不起兴趣重读,始信‘诗有别才,非关书也’,才不足,读书再多也没用”。(《阅读史:中国现代文学部分·一》)他这样评价余华的《许三观卖血记》: “一个伟大作家不仅应该用直视苦难的眼睛去看到这些罪恶与苦难,而且应该用心灵去承担它,遗憾的是,余华的心灵的高度在一步步降低,到这部作品已经完全跟麻木的平民等同,因此这部作品的价值与其说是揭示了什么东西,倒不如说变成了一个王朔式的可以获得阅读狂欢的文本,自然也不乏媚俗的温情”(《<许三观卖血记>:日常喜剧·生存挣扎》)

他这样批评为许多人推崇为学者偶像的陈寅恪:没有对历史的任何现代诠释,“他不过看书比较多,考据功夫还比较牛,记忆力比较好,能写两首歪诗,有点文化遗民心态和士大夫傲骨而已。他虽然自称信奉‘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但他是胡适那样的自由主义者吗?他去争取过自由吗?他独立,他加入政协干什么?最多他不过维护了一点考据自由或者消极自由而已”。“客观地讲,他的书不堪卒读,我认为很多人对他敬畏很大程度上来源于我们的知识差距,尤其是对中国古代的文史造诣。因此即使可能看它的书看不下去也不敢批他,就像钱钟书那些无聊的破东西,看书多就成了大爷,就有了话语霸权,其实他们不过是做了电脑的工作而已”。(《我看中外史学兼批陈寅恪》)

他在为纪念鲁迅诞辰一百二十周年写的一篇文章中写道:“谢泳说他愿意跟胡适做朋友而不愿跟鲁迅做朋友,听了这样的话,我不由得对中国那帮自由主义者生出鄙视之意,在专制年代,自由何为?究竟谁是真正的自由主义者?是在最需要战斗的时候,在遍地奴役,是不自由,是黑暗,是罪恶的时候冷冰冰高雅地大谈宽容呢?还是冲冠一怒拍案而起?自由主义不是挂在口头说说的,不是像女人的口红一样做为装点的东西,自由主义是理论,然而更是实践的。”(《为了不忘却的纪念》)

他这样指斥中国当代的大学:“目前呆在大学包括北大的大多数人严格意义上来讲都已经不是知识分子,他们是在目前的优汰劣胜体制下留下来的渣滓”。对于他们来讲,“只要不像当年的周一良,冯友兰等人那样曲学阿世,我们对他们也就无可指责了,因为他们选择学术并非是为了所谓学术理想,而是为了混碗饭吃”。(《中国大学的症结何在?》)

他的有些见解,也许说不上多么深刻,但在当代中国,这样一类无所顾忌,愤世嫉俗,率性任情,尖锐泼辣,读来令人血脉贲张的文章,还是不多见的,是时下一些所谓名流学者绝对写不出来的,或是怯于写到这个程度的。你或许可以不赞同他的某些判断,但不能不为他的赤诚与锐气所感动。

自信对中国当代学界还算比较了解的我,却不知这范氏乃何方神圣。经由百度搜索,也只发现了两篇关于范的文章,一篇是范的同学的女友Quietree写的《痴人范美忠》,另一篇是署名“阿啃1919”者写的《范美忠印象》。据Quietree在文章中的介绍,范嗜书如命,“在自贡的两年多时间里,他看的书甚至要超过我这辈子看的书。”“初见范哥时,听到他的爱情宣言便是:找一个不把他买书的钱用来买口红的女孩!”在现实生活中,范是一个“把精神生活放在第一位,而几乎没有什么物欲的人。讲到穆旦,他就能把穆旦的诗歌整首地背出来,讲到李白,就能把李白的许多不常见的诗句背出来,甚至龚自珍、何其芳、冯至等我们平时注意不是太多的诗人,还有古人的诗论,还有国外现代派以来的艺术。”另据他本人的文章,可知如下信息:曾就读于北大历史系,1997年毕业后,承受着许多同学亲友的不解,抱着很崇高的启蒙目的,主动回到故乡的自贡蜀光中学任教。他想的是:“如果我自己一直读下去,最多也不过是一个比较有个性的学者而已,但如果从中学开始改变中国的教育,能培养出多少人才呢!我始终觉得一个国家最优秀的人才应该去教书,一个庸师和一个名师培养出来的人可以说是天壤之别。”(《中学教书生涯的总结性陈词》)但在他从教之后,遇到了令他未曾料到的困难。他是学历史的,他要忠实于历史,故而常在课堂上讲述许多历史的真相。这样讲课,虽深受学生欢迎,却为校方大为不满了,3年后,他不得不自动离职。此后,他曾应聘于广州私立华美英语学校,结果,不到一个月,又因在课堂上放言政治而被解聘。后经朋友介绍,曾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经济时报》做理论版的编辑,但不久,又因真正想发的稿件都难于发出而心灰意冷,而辞职。失业期间,他曾有过考研打算,但在复习政治课时,又因实在难以忍受教科书上的胡说八道而作罢。

以世俗的眼光来看,这位范美忠,实在是“另类”得可以。凭依自己的才华学识,以及北京大学毕业生的金字招牌,在90年代的背景下,他原本是有条件选择另外一种“辉煌”人生的:或顺应时势,留居京城,考研、考博、出国,成为某类名流;或混入国家机关,成为某一级别的官员。范却不甘如此,而走上了一条险恶莫测的人生之路。对于个人,范会出的代价必会是沉重的,但对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来说,正是因了还存在这样的“另类”,而尚能给人以希望与期盼。只是可惜,在当今中国,这样的“另类”太少了。

今天晚上,我原计划是要外出理发的,我早就该理发了。由于沉溺于范美忠的文章,理发的事情,也就只好留待2005年了。

 

                                                               匆记于2005年元旦之夜

 

附记:真是造化弄人,范美忠大概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原本不太为人所知的他,又只是因为一个偶然的大事件: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一夜成名天下知,只不过是以“范跑跑”的“臭名”而已。当我确知,已经臭名远扬的“范跑跑”,就是2005年元旦之夜,曾经令我心生敬意的那位“范美忠”时,深感遗憾,也对当时网络上的一片骂声不无反感。但我实在没有勇气为范美忠说句公道话,担心会被全国人民的唾沫淹死。

范的不幸在于:5月22日,在天涯论坛发表了一篇不该发表的文章:《那一刻地动山摇——“5·12”汶川地震亲历记》。文中写道:当教学楼猛烈地震动起来时,正在上课的他,没有顾得上招呼他的学生,就一个人率先跑出教室,逃到了操场。更为糟糕的是,他在文章中坦承了自己事后对学生讲的一段话:“我是一个追求自由和公正的人,却不是先人后己勇于牺牲自我的人!在这种生死抉择的瞬间,只有为了我的女儿我才可能考虑牺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亲,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会管的。因为成年人我抱不动,间不容发之际逃出一个是一个,如果过于危险,我跟你们一起死亡没有意义;如果没有危险,我不管你们你们也没有危险,何况你们是十七八岁的人了!”

身为教师的范美忠,不顾自己学生的做法,当然是可耻的,是应当受到指责的,但指责者需有指责者的资格,这就是:人格确实要比范美忠伟大,能够真正做到“先人后己勇于牺牲自我”,但那些指责者,敢说自己都比范美忠伟大吗?都能真正做到“先人后己勇于牺牲自我”吗?此外,范在那篇文章中,也只不过说了几句实话而已,他原本可以像许多聪明人一样,保持沉默的,或编出另一套说法为自己开脱,但那当然就不是范美忠了。诚实的范美忠,非要实话实说的范美忠,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这就是他忽视了一点:已经习惯于听假话的中国人,已经容不了一句实话了。

 

                                                  2012年8月31日

 

  评论这张
 
阅读(470)|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