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死者的悲哀  

2012-06-18 23:10:56|  分类: 文化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现代城市生活中,人死了,通常要举行一个遗体告别仪式。

    这本是人世生活中最为惨痛的一幕。设计者的初衷,大概主要是想让人们通过直接面对死者的哀悼,唤起人对人的关切与同情,以及对人类生命的敬重,同时也是为了借以表示对死者亲人的安慰,从精神上分担他们的痛苦,

    但实际情况却往往并非全然如此。通常可见的是:只是在灵堂里,在面对死者的那一刻,在死者亲属悲痛欲绝的哀哭声中,在花圈环绕、哀乐低吟的肃穆气氛中,众人才呈现出一片悲痛之状。而在走进灵堂之前,及走出灵堂之后,握手叙旧者,笑容可掬者,不乏其人。至于在归途的车中,众声喧哗,高谈阔论,甚至嘻哈有声之状,已全然不像是刚刚参加了什么人的遗体告别,倒更像是刚刚参加了一次什么喜庆活动。幸而在整个过程中,死者的亲人是单独活动的,且因沉溺于痛苦之中,无心顾及或看不到他人的表演,否则,想必只会加重他们精神的痛苦。

    对于上述某些人“悲喜”之情的快速转换,或许可以作如是解:这很可能是体现了造化的英明与伟大,它让人类有一种健忘机制,以此来抗拒人间的不幸。否则,如果所有参加者都像死者的亲属那样长久地沉浸入痛苦之中,我们这个世界大概也就不成样子了。

    而实际上,与“造化”无关的情况也是有的。有的人,很大程度上原本就不是为死者而来,而是为自己而来:或者将其视为一次社交机会,借机与什么人一见;或者出于公共关系的考虑,借以表明自己是多么看重朋友之情、同志之谊,以塑造自己良好的公众形象;或者是在与死者并不相识的情况下,只是为了完成自己应该完成的一项工作,为了表示某种姿态,以某种特殊“身份”光临的。人死了,却仍在被动地为生者所利用,也许,这才是死者真正的悲哀。故而常闻有人曾在生前立下遣嘱:死后不举行遗体告别。这实在是明智之举。

    在遗体告别活动中,你只要稍加注意,还会发现另一种情况,这就是:自始至终,面露哀伤,甚至以泪掩面的,倒往往是那些步履艰难,或扶病而来的长者。这些人,自己已处于生命的暮年,分明已痛切地感到了人生短促的威逼;另外,由于退休或离休,也早已远离了单位的人际关系,已不必在乎别人怎么评价,也无须表示什么恣态了。他们,往往才是真诚的生命的悲悼者。

    晋代诗人陶渊明曾在《拟挽歌辞》中写道:“向来相送人,各自还其家。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面对死亡,亲疏有别,可见从古到今,人心是相通的。但在陶渊明那个时代,“他人”似乎多少还有些顾忌,多少还注意点影响,故而由“悲”而“歌”的感情转换,毕竟是在“还家”之后。可见在这方面,古人到底要比今人厚道些。

                 (旧文,大约草于上世纪90年代。)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