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我的大学生活  

2012-05-10 22:54:2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念大学的时候,我自知算不上好学生:许多课听得不怎么认真,考试成绩也多居中游;没什么特别能力,不曾当过任何级别的学生干部,连个副小组长也没当上过;没得过什么奖,也不记得受到过老师的任何表扬,班里投票评选三好学生时,我得票的最高纪录是一票。得了一票的那次评选,曾经令我很是难堪,我感到难堪,不是因为只得了一票,而是因为担心同学们会怀疑这一票是我自己投的。我敢肯定,投我这一票的同学,也定然清楚我是不可能成为光荣的三好学生的,只不过是想拿我开一下涮,活跃一下紧张的评选气氛而已。

 尽管如此,我自信,大学4 年期间,在学习方面,我还是相当刻苦的。作为77级的一员,与其他同学一样,我也很是珍惜来之不易的上大学的机会的。只不过我这刻苦,可能有点片面。因为我在上大学之前,就酷爱诗歌,故而考入山东师院中文系之后,尽管学校明确告诉我们:作为师范院校,培养目标是合格的中学语文教师,但我从内心里不想这一辈子仅仅成为一名合格的中学语文教师,还梦想兼顾着成为一名诗人什么的。于是,上课之余,我几乎将全部精力都放在了读诗、写诗方面。我一直订有1976年复刊的《诗刊》,每逢刊物到手,我都会发狂地读了一遍又一遍;《诗经》、《离骚》、《唐诗三百首》等,我都是下过一番背功的;学校图书馆里,凡当时已经开放,得允借阅的古今中外诗集,我差不多都借阅了一遍;我曾有过一天写十几首诗的狂热。我这样有点片面的努力,效果自然不是很好:因为才能所限,不仅终于未能成为诗人,因此也影响了学业的全面发展。但这努力,对于我后来所从事的文艺理论教学与研究工作,也还是有一定益处的,至少,仅就诗歌而言,我对中国古代文学、现当代文学、外国文学,都不算太陌生。

实际上,在我当时的同班同学中,不甘心于仅仅成为一名中学语文教师者,另外大有人在。或像我一样醉心于诗歌,或主攻小说,或操练散文,或梦想成为中国的莎士比亚。这些同学,也都不怎么看重考试成绩,都有点儿自由主义,尤其是都很讨厌那时每周六下午都要进行的集体政治学习。由于志趣相投,我与这些同学的关系也就特别密切,常在周六下午,密谋各种理由,请假外出,结伙野游。那时候,学校没有南门,但有一道可以爬越的矮墙;校园南面不远处就是庄稼地,就是千佛山。那时候,千佛山也还没有圈起来卖钱,可以随便出入。于是,我们可以穿过田野,登上千佛山,直奔大佛头。然后,在乱山中瞎转一气,海阔天空,激扬文字,一直到傍晚,才赶回学校。

我那时,还有一个关系特别密切的同学,这就是班里的党支部书记老刘。我与老刘关系好,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同组、同宿舍,交流多,接触多;二是因为穷。这第二个原因应当是关键。当时的同学都很穷,4年大学期间,我没见哪位同学买过西瓜,直到现在也说不清那时济南的西瓜多少钱一斤。但是穷的程度还是有一定差别的。我是从当时尚未解决温饱问题的农村考来的,家中不可能提供任何支持,上学期间的一切费用主要是靠国家提供的每月18元生活费的节余。由地区组织部考来的老刘,虽然带工资上学,但已结婚生子,经济负担也很沉重。由于同穷相怜,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我与老刘合伙,晚上共买五分钱的一份菜。老刘是全班最高学生领导,经常开会,打饭买菜的事也就常常落在我身上。我常常是打好了饭菜,等着老刘。我那时内心里也曾有过顾虑,总担心同学们背后里说我讨好领导。之所以又很坦然,是因为我从来没有向老刘要求过入党,也没成为过三好学生、学生干部之类,事实完全可以证明我的清白。当然,在另外一些事情上,我还是从老刘那儿得到不少好处的。比如每次逃避政治学习,我就有点有恃无恐。另一件比较具体的事是:有一次,外地同学托我帮他买一本英语教材,由于是在课间匆匆赶往学校自办的小书店的,没有来得及细看,买回之后,才发现书的版本错了。下课后,只好急忙赶回书店要求退换。卖书的是一位看上去比较漂亮的女性,当我说明理由之后,她竟坚决不肯。我进而苦苦哀求道,我是农村来的,很穷的,很可怜的,这一本书钱对我是很重要的,是好几天的生活费呢。但任凭我怎么哀求,那女人仍丝毫不为所动。我当时实在想不通:那本书卖出才不过两个小时,毫无损伤,完全可以再卖给别人的。我更想不通的是:一位有着漂亮外表的女人,怎么会有如此冷酷的心肠?在我的记忆中,这辈子好像还不曾有过如此低三下四的可怜相,不曾苦苦哀求过什么人。而这次,我表现出可怜相了,苦苦哀求别人了,而且是一个女人。我深深地感到了自尊心的挫伤,再也控制不住了,冲着那位女人,当着许多人的面,我把那本书撕成了碎片,扬撤了一地。我不记得那女人当时的表情了,只记得当时内心痛快多了。几天后,老刘告诉我,书店把你告了,学校查到我这儿了,我给你说了不少好话呢,学校才不追究了。老刘还很善意地批评了我几句:你得接受教训,遇事不能太冲动。人家不给你换,是不近情理,但你也没办法说人家不对啊。为这件事,我很是感激老刘。如果不是老刘,我当时很可能会受一个什么处分的,很可能会在我本应是光辉灿烂的大学时代的人生画卷上留下一个什么污点。

转眼就要毕业了,我当时的意愿是回到原籍,且已联系好县文化馆,希望能有条件继续从事文学创作,以实现成为诗人的梦想。令我意想不到的是,领导找我谈话了,要我服从分配,留在本系的文艺理论教研室。我不清楚领导依据了什么,后来听说,是因我曾在《山东文学》发表过几首小诗,一篇小说评论,是时任《山东文学》评论组组长的陈宝云先生,向他的老同学----文艺理论教研室主任李衍柱老师推荐的。我猜想到的还有:因为喜欢诗歌,本系教授、著名诗歌评论家冯中一先生给了我很多的关爱与扶持;我的那篇关于郭小川诗歌的本科毕业论文,就是经由冯老师亲手指导,推荐给学报发表的。在我留校这件事情上,冯老师很可能也起过重要作用。出于对冯老师的敬畏,在他老人家生前,我从来没有问起过此事,冯老师也从未主动跟我谈起过。

我就是这样,在山师度过了美好的大学时代,毕业后又留在了山师,在一代代老师们的关爱与扶持下,一直到了今天。

 

                                  2012年5月7日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