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尹继林诗集《山乡笛韵》序  

2012-04-09 20:26:57|  分类: 文朋师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吟唱于沂山蒙水之间的诗魂

 

1968年毕业于山东师范学院中文系的尹继林先生,当是我的师长辈,虽然不曾谋面,但在品读了他即将出版的第三部诗集《山乡笛韵》之后,遂有相知已久之感。由其诗作可知,继林先生出生于沂蒙山区的一个贫寒农家,大学毕业后长期在家乡任教。是故乡特有的自然风光,是“革命老区”的人文质素,滋育了他的诗情,铸造了他的诗魂,使他课余一直笔耕不辍。尤为令人感动的是,继林先生,虽已年近七十,但仍保持着一颗生机勃勃的诗心,仍在激情澎湃地吟唱于沂山蒙水之间。在物欲已深重地侵染了许多人的灵魂的当今时世,这样一位超尘脱俗的歌者,这样一位坚守着自己圣洁诗魂的长者,本身就令人起敬。

作为一位沂山蒙水之子,继林先生的诗,最为突出的特点是如同沂山蒙水一般的天然、质朴、清新,却又不乏深沉与凝重。他笔下流露出来的,决非故弄玄虚的无病呻吟,不是故作姿态的高歌礼赞,而是对目之所及的家乡的一草一木的锺情与迷恋,是在寻常事物中捕捉到的宇宙的机缘与奥秘,是经由对故乡的历史、风物、人情的真切体悟而发出的心灵颤音。

他的诗作,取材看似平常随意,诗句也大多平白易解,但读来却往往别有韵致。例如,他这样写一只于夜色中攀上枝头脱壳的蝉:是在“等待黎明的洗礼”,是在等待“阅读新世界的神秘”;他这样写中国民俗节气中的“清明”:“厚积薄发/宇宙间终于诞生了一个妩媚的节气”;他这样写“霜降”:墙头、场院上那白色的一层,“仿佛是一抹不远的冬”;这样写“小雪”:“给了你可以触摸的感觉/飘扬起了冬天的旗帜”;他这样写“悬崖上的挑夫”:“烟斗里闪着火红的光亮/眉梢上挂着憨厚的希冀”;这样写从“看西瓜的绿伞下站出来的”一个女孩:“若一朵出水芙蓉/微红的面颊/微笑成玫瑰”……在这类诗句中,经由作者的诗情浸泡与想象创造,那些原本寻常不过的自然景观、人生画面等,都具有了令人迷恋的魅力:或激起人们对美的向往,或给人以磅礴的生命意绪的感染,或引发人们关于人生与宇宙的沉思。

以整体篇什来看,继林先生的某些诗作,亦可谓达到了很高的艺术境界。请看《老伴情侣》:

 

青梅竹马的时候

你当耒

我持柄

模仿着远古的岁月

 

牛耕的岁月

你掌犁

我牵绳

勾勒在贫瘠的山坡

 

手扶的时代

你翻滚着泥浪

我耘平着坷垃

默契地施肥  撒播

 

耄耋之年

坐着马扎  板凳

在田头上看大机器驰骋的风景

眼前是坦荡的金黄  泪花的闪烁

 

诗中呈现出来的,同样是看似普普通通的农村生活场景,文字亦同样浅显易解,语调亦同样平平淡淡,但其构思是新颖的,意蕴是丰厚的,情感是具有震撼力的。在这首诗中,诗人精心选取了标志着四个年代的四类典型意象,在大跨度展现的人类历史进程的宏阔背景上,表现了一对农民夫妇终生不渝的相依相恋之情。作者的独到之处在于:以人类社会历史进程所唤起的读者的沧海桑田之感,有效地映衬出了这对农民夫妇自青梅竹马至耄耋之年的相濡以沫、相依相伴之情的珍贵。读着这首诗,甚至会令人体悟到,与终生相依相恋的生活相比,什么历史的进步,时代的变迁,都已微不足道了。只有人间真情,才是人生幸福的源泉。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作者笔下的这对农民夫妇,可谓是人类美好生命关系的象征。作者就是这样,能够以独到的穿越性目光,于普通的生活场景中,捕捉到动人心魄的诗意。

作为“革命老区”特有的“红色印痕”,亦丰富了继林先生诗作的内在意蕴。在他的笔下,那辆在尘封中无言地诉说着历史,曾经穿梭于炮火硝烟中的手推车;那支曾经辗转南北,为孟良崮战役、淮海战役运送过公粮的扁担;以及曾经烙过“徐向前们”最爱吃的锅饼的母亲等有关内容的诗作,都会引发读者深沉与凝重的历史感喟。特别值得提及的是那首《徐向前故居》,诗中展现出来的是:那座当年曾是徐向前司令的指挥部的院落,如今,似乎早已为人遗忘,院内清寂无人,徒见颓垣、断瓦、落叶、枯枝。这类诗作,不只强烈地唤起了人们记忆中的“红色印痕”,唤起了人们对远去了的“革命”、远去了的“徐向前们”的忆念,同时,也会由尘封的手推车、扁担,以颓垣、断瓦、落叶、枯枝之类意味深长的特定意象,引发读者关于“革命”、关于“战争”的复杂意绪,乃至生出对于“历史”之谜与宇宙人生的玄想。

在人类的语汇中,诗,是一个令人感动的字眼。有了诗,人类的生活才充满了生机与意趣;有了诗,人类的心灵才有了激动与振奋。只有与诗相伴,人类的生活才丰富多彩。而何谓诗?人们的见解则各各不同。在我看来,诗,除了优美的文句、精到的技巧之外,更为重要的是:超尘脱俗之情的流露,迷醉于纷纭物象的目光,以及对人生、历史及宇宙的体悟。而这些,从根本上说,是人的一种生活方式,是西哲海德格尔所推崇的“本真人格”状态中的“诗意栖居”。从更高的艺术水准来看,继林先生的诗,当然还说不上多么精到,在诸如诗句的锤炼,诗意的开掘,诗境的开拓等方面,都还存在着某些不足。但读过《山乡笛韵》之后,不能不感到,继林先生,堪称是一位诗意的栖居者。面对他的诗,人们不只会为其中澎湃的激情、美好的意绪所感染,更会为其诗性的生命人格所打动。读过他的诗,尤为令人难以忘怀的,当是那沉浸于纯真的诗意体悟,孜孜不倦地吟唱于沂山蒙水之间的诗魂。

 

 

                            2010年5月30日

                            于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