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刘艳芬《佛教与六朝诗学》序  

2012-04-09 20:20:31|  分类: 文朋师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朝,是中国本土文学受印度佛教影响而产生重大变革的时期,学术界已有许多相关研究成果问世。但关于佛教对其诗学的影响,迄今为止,还缺少更为深入细致的专门探讨。而正是在这方面,刘艳芬的《佛教与六朝诗学》一书,应该说是有独到贡献的。在这部著作中,作者能够紧密结合诗人、诗作与诗论的实际,采取以点带面的方式,以追根究底的求索精神,从源头上,更为深入集中地析解了佛教与六朝诗学之间的关联。

佛教与六朝诗学之间的关联,是纷纭复杂的。而本书作者,能够在潜心研读有关资料的基础上,繁中取简,主要是依据诗人------->诗作------>诗论的本原逻辑,抓住与之相应的主体、意象、范畴三个关键点,予以设章立题,进行分析探讨的。故而不论其学理思路,还是具体见解,都给人以清晰透彻之感。

关于主体,作者的分析是:正是佛教般若学的释“空”思想,《维摩诘经》中“入不二法门”的方法论,大乘中观学派的“中道观”等,深刻地影响了六朝士人普遍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念,使之形成了不同于汉儒封闭保守的开放性、包容性、直观性、超越性等特征,并进而影响了其人生观与审美观,形成了诸如王羲之的飘逸洒脱,陶渊明的超然澹泊、谢灵运的超拔流俗、颜延之的隐泯内敛等等。作者是结合王羲之曾折服于僧人支道林、陶渊明与慧远等莲社人物有过密切交往之类的翔实史料,论及这类问题的,因而是有说服力的。

关于意象,作者是选择与佛教关系最为密切的镜、花、水、月四个意象予以剖析的。作者指出,镜、花、水、月本系佛教中的典型譬喻,而恰好自六朝开始,镜、花、水、月亦成为中国诗歌中出现频率较高且内蕴丰富的意象,二者之间的文化牵连是明显的。作者还结合对具体文本的解读,进一步探析了六朝诗歌意象中凸显的佛教意蕴。如认为在谢灵运“芰荷迭映蔚,蒲稗相因依”;“泽兰渐被径,芙蓉始发池”之类的诗句中,其“芰荷”、“芙蓉”,即已完全摆脱了传统诗论中所强调的比兴色彩,而是面向世界,自行敞开,体现出的是芸芸众生与大千世界中之一员的自性与灵性。这样一种“莲花”意象的出现,便显然是与所有生命体都具佛性的佛教理论的影响有关的。作者的这类品读与分析,不唯切近实际,亦可谓把握到了佛教对六朝诗歌创作影响的深邃之处。

关于诗学范畴,作者是从两个方面展开论述的:一是“空”、“色”、“神”之类佛教范畴对六朝诗学的影响,二是中国本土性的“韵”、“律”、“味”等诗学范畴中渗入的佛教新质。作者认为,正是佛教“空”范畴所开启的非存在的自由世界,与追求自由的诗歌艺术之间的天然亲和性,促进了六朝美学对“非存在”的关注,促使六朝诗学加强了对言外之意的追求;正是佛教视为本体论的“色空不二”观中的“色”范畴,使六朝诗论由“物感”说发展为“直观”说;正是佛教典籍中有着丰富而独特内涵的“神”范畴,强化了六朝诗学重“神”的特征。六朝时代备受重视的“韵”、“律”、“味”范畴,虽源自中国本土,但亦无不受到了佛教的濡染。如声韵之美的发现即是得益于佛经的传译,风韵之美亦与佛教涅槃佛性论有关,意韵之美则是受到了佛教语言观悖论的影响;正是佛经诵读及其所强调的“音韵和协”,进一步引起了六朝诗学对音律问题的关注,促成了四声的发明与永明体的创建;“味”范畴亦因佛教观念的影响,其内涵亦由本土文化中的饮食之味衍化为哲学禅宗之味,由文采之味发展到言外之味。作者这些由典型范畴入手的分析探讨,不仅准确把握了佛教与六朝诗学之间的密切关联,且有以点带面之效,从理论层面上勾勒出了佛教对六朝诗学影响的基本轮廓。

六朝,既是佛教对中国诗学产生深刻影响的时代,也是玄、佛交融互渗的时代,要从中择出佛教因子,是需要审慎鉴别的。而正是在这方面,亦可见出本书作者的悉心求索。如在分析“镜”意象时,作者敏锐地指出,早在佛教传入之前,我国虽已有“镜”意象的存在,但与佛教中的“镜”意象是迥然有别的。如在儒家那儿,更多负载的是与治世目的相关的“前车之鉴”之类的“照”“见”功能;在以老庄为代表的道家那儿,注重的则是虚静意蕴;而在佛教中,则是“以镜喻空”,强调的是世俗世界不过是空幻的假象世界。正是受其影响,六朝诗歌中的“镜”意象,亦往往打上了“空”意蕴的烙印。如萧纲《咏镜诗》等。在分析“水”意象时指出,由孔子的“知者乐水”之类见解即可见出,儒家的“水”意象中含有明显的道德功利性;由老子“上善若水”之类见解可知,道家的“水”意象不过是“道”的比附物;而在佛教中,“水”意象中的自然意蕴、时间意蕴、命运意蕴更为强烈。在其影响下的六朝诗歌中,如在谢脁的“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晚登三山还望京邑》),陶渊明的“掩泪泛东逝,顺流追时迁”(陶渊明《杂诗》之九)等诗中出现的“水”意象,便已不再是儒家比德的载体,也不再是道家之“道”的呈现,而是具有了自然灵性,人生无常,或任运自然之类的佛教意蕴。正是经由作者的这类比较分析,佛教之于六朝诗学的影响,更为明晰可见了。

由于六朝时代文化背景的复杂,许多相关问题,特别是玄、佛之于六朝诗学的交汇影响等,当然还有待更为精细的辨析探讨,相关资料也还有待丰富充实。本书作者刘艳芬,现为济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是山东师范大学文艺学专业毕业的博士研究生,是有着扎实的学术基础及能吃苦、有韧性的拼搏精神的,相信作者会以此为起点,进一步潜心以求,在此领域取得更大的成就。

 

                                 

         2009年7月25日

        于山东师范大学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