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麦收纪事  

2012-03-14 00:42:4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晨,一阵急促的哨音在大街小巷里响过之后,村前南湾崖那棵老槐树底下,很快就聚满了人。

  “你今天的哨子吹得早了些,我刚坐下吃饭呢,你就吹了。”大良冲着队长说。

  “可不,急得我尿都没尿完呢,提着裤子就上街了。”二秋也笑着说。

  看看人到的差不多了,队长杨成国宣布:“大家马上回家拿镰,今天开始割麦子,先去张工茔。”二秋道:“今天,咱不请示了?”杨成国很严肃地说:“谁说不请示了?农村里开镰收麦,这是头等大事,更得先请示请示他老人家。快,快站好队。”杨成国说话时,副队长张金明,已经把贴在一块木板上的毛主席像挂在老槐树上了。

  杨成国走到大家前面,从上衣口袋里掏出语录本,举在左手里:“首先,让我们敬祝毛主席他老人家 ”众齐:“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杨成国:“并祝我们伟大的副统帅,毛主席的亲密战友林副主席”众齐:“身体健康!永远健康!永远健康!”然后是齐声高歌《东方红》,然后,是杨成国:“敬爱的毛主席,今天,我们队里开镰割麦子了,我们一定要按您的教导,下定决心”众齐:“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几乎同时,后街上也传过一阵“敬祝”声,第二生产队的社员们也开始早请示了。

  似乎是为了与二队的社员比试比试,二秋的声音特别高,有点声嘶力竭的味道。

  “二秋,你得严肃点。”杨成国觉得二秋好像在故意捣乱。

  “声音就是要大一点,要不,毛主席他老人家住在北京,隔这么远,咋能听得见呢?”

  “主要是一种态度,你声音再大,毛主席他老人家也不可能听见。”

  “老人家那么忙,也顾不上听吧?全国有多少个公社,多少个村,多少个生产队,都在请示,老人家也听不过来呀!”大良道。

  “就你们明白。别磨牙了,留着力气割麦子吧。”杨成国有点生气了。

  这时,副队长张金明,已经从老槐树上取下毛主席像,一声不响地头前走了。

  一会儿,一帮青壮劳力,回家取了镰刀,聚到了张工茔地头。

  “我先简单说一下。”队长杨成国往麦垅前站了站,道:“今年这麦子熟得挺好,没遭风,没遭雨,不倒不弯,大伙儿沉住气,别急,仔细着点儿,一律蹲着来,不准老虎大撅尾。拾麦子的都是些孩芽子,落多了,他们拾不干净,瞎了粮草。谁不听,罚工分。就这,排趟子吧。”

  “运祥,你来吧,还是你当把头,我们跟着。”大良道。

  “不,不,还是,你上吧。”刘运祥眯着一只眼,向后倒。

  “算了,算了,还是我来吧,他一只眼,弄着弄着就弄偏了。”二秋说着,抢先下了手。

  “噌噌”一阵响声过后,齐斩斩的麦田中霎时开了条胡同。

  突然,刘运祥的弟弟多儿跑来了:“哥,娘叫你回趟家。”运祥问:“什么事?”多儿道:“娘不叫说,你回去就知道了。”运祥站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二秋停下镰,回过身:“多儿,是不是一个老婆,领着个大闺女去你家了?”多儿不说,只抿着个小嘴笑。“说,不说我给你两镰棒。”二秋黑下脸,在手心里吐了口唾沫,伸出了镰棒,多儿嘿嘿笑着跑远了。二秋冲着队长道:“快叫运祥回去看看吧,准是‘天下熟’来提媒了。”“去吧,快去快回。”队长应道。

  一会儿,运祥回来了,脸上喜滋滋的。二秋道:“怎么样?我猜得不错吧?是‘天下熟’来了吧?哪庄的大闺女?”运祥不语,红着脸,埋头割起麦子来。

这天傍晚,收工的时候,同往常一样,杨成国又率众社员列队于田头,面对毛主席像,进行晚汇报。先是敬祝,后唱《大海航行靠舵手》,然后,由队长杨成国汇报:“敬爱的毛主席,我们今天割了一天麦子,大伙儿按照您的教导,活儿干得很好,没有谁调皮捣蛋,请您老人家放心,并请您转告您的亲密战友林副主席,也请他老人家放心。”

杨成国汇报完了,顺便问了一句:“还有个别汇报的没有?”

二秋说:“我来说几句吧。”二秋调了调嗓门,恭恭敬敬地站到毛主席像前:“敬爱的毛主席,队长有一件事忘了汇报了,俺队五好社员刘运祥,由于一只眼不好,说媳妇一直比较困难,今天上午,‘天下熟’终于领一个大闺女来提亲了,也请您老人家放心。”

“行了,行了,严肃点,别拿这些鸡毛蒜皮的惹毛主席他老人家心烦。”队长杨成国不高兴地说。

  刘运祥站在一边,眯着一只眼,光想笑。

  大良道:“是啊,毛主席他老人家那么忙,哪里管得那么细,连咱刘运祥娶媳妇的事都记挂着。”众人又是一阵哄笑,连一向笑口难开的副队长张金明,也露出了叫烟熏黑的牙齿。

    (附记:众社员只顾开心地笑,却没有人想到,也不可能想到,这时,在数千里之外的北京城,已经76岁的伟大领袖,的确正在为国家大事困扰着。由多年之后公布的一些材料可知,就在这一天,就在大良、二秋们说说笑笑的时候,在中南海里,在离菊花书屋不远的一所房子里,曾经是老人家多年的亲密战友和同事,已经被宣布为叛徒、内奸、工贼的国家主席刘少奇,在经受了两年多的精神折磨和肉体摧残之后,已经进入病危状态;在北京西郊香山附近的象鼻沟里,一位赫赫有名的元帅,曾经被老人家赞誉为“红二方面军一面旗帜”的贺龙,亦含着满腔怨愤,在软禁中寂然病逝;具有特殊历史意义的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刚刚开过,为了准确地把握全国局势,领导全国人民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老人家正不顾年事已高,准备于近期动身,再一次巡视大江南北。)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