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天下熟  

2012-03-14 00:41:1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甘凤英会说媒,跑的村子多了,踏的门槛多了,认识的人也就多了,人家就叫她“天下熟”。不论走到哪里,就会有一帮婆婆妈妈围住她,亲亲热热地拉拉扯扯;男爷们也会主动凑上来,跟她开个玩笑,套个近乎;小伙子们更是争着跟她搭话,甜言蜜语地喊她“甘大婶”、“甘大娘”。

甘凤英为姑娘时,上过一阵夜校,认几个字,灵牙俐齿,说媒的水平很高。有时候,女方嫌男方的房子太破,她就会说:“房子是差点儿,可咱图的是猪,不是圈啊。房子不好,以后可以盖新的。人不好,可就没办法了,你不能回炉另造啊。”有时候,男的嫌女的黑一点,她就会说:“黑怎么了?黑是健康啊。庄稼人,拿着身子当地种,黑的能干活啊。”见小伙子仍不吱声,她会压低了声音再加一句:“你还傻,结了婚你就知道了,黑有黑的好处呀。”小伙子好像猜到了什么,心里痒痒的,不好意思地笑笑。甘凤英心里有数,到这份儿上,十之八九就成了。我们那一带,有许多青年男女,就是经甘凤英这样一番说合,凑在一块儿生儿育女过日子的。

  甘凤英说媒的酬价最初是半个猪头,后来就提高到整个猪头了。有个把猪头的收入,甘凤英家的日子就明显得比别人好。有时候,别人家的孩子吃不饱,她家的孩子,却经常抱着个猪耳朵在门口里啃。

    甘凤英说媒,当然也有“走麦城”的时候。我们村有个王传若,王传若有个闺女,因为长得俊,挑三拣四的,二十五、六了还没找到婆家。甘凤英就决心啃下这块硬骨头,想法给介绍了一位现役军人。小伙子身材周正,浓眉大眼,配上那一身戴有鲜红领章帽徽的军服,显得很是帅气。相亲那天,王姑娘一见,嘴角就露出了笑意。小伙子也很大方,叫了声大爷大娘,就坐在了炕前早就给他备好的一个凳子上,然后摘下军帽,用手向上抿了一下头发,抬手时,故意把腕上的手表亮了出来。这一切,都被王传若看在了眼里,但见他的腮邦子鼓了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王传若问道。“昨儿晚上。”小伙子用不怎么标准的普通话回答。“坐在碗里?你还坐在盆里。”王传若终于憋不住了,喝斥了一句。小伙子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王传若已“出溜”下了炕,登上鞋,把甘凤英叫到院子里说:“罢罢,当了几天兵,就不知姓什么了,撇腔拿调的,扬风扎猛的,一看就不是过日子的料。”说完,扛起锄头,下地干活去了。

  甘凤英很生气,发誓再也不进王家门了。叫上当兵的,一边向外走,一边愤愤地骂道:“拿什么架子?三条腿的没有,两条腿的有的是。又不是白脖子乌龟,有钱没处买。”

  王姑娘听着甘凤英的骂,看着走远的小伙子,抹了一把眼泪,伤心了好些日子。又过了几年,王姑娘仍然没找到婆家。再后来,就听说远嫁到烟台去了。

  对于男女婚姻大事,中国传统礼教强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见“媒”在中国民间生活中的重要地位。但毕竟是新社会了,提倡自由恋爱了,所以,甘凤英虽然为故乡青年男女的幸福做出了巨大贡献,背后里却总有人说三道四。特别在文化大革命中,一帮小学生,不知受了谁的煽动,找上门来了,说她是牛鬼蛇神,要给她戴上大纸帽子游街。甘凤英很不在乎,指着小学生们骂道:“回家,问问你们的爹,你们的娘,不是我,有你这伙小王八羔子。”小学生被骂跑了。骂归骂,甘凤英到底有点儿担心,以后说媒,就不怎么公开了。不论到了谁家,总是先闩上大门,然后再到屋里说悄悄话儿,相亲也多半改在晚上了。

  后来,政策放宽了,开放搞活了,甘凤英说媒,才又变得明目张胆了,理直气壮了。但人们发现,甘凤英说媒的积极性远不如从前了,牢骚也越来越多了。

  一天,甘凤英从我们村前里过,碰上一帮子熟人,秋叔故意逗她:“老嫂子,又挣了几付猪头了?也不给大伙儿分分,光自个儿在家偷啃。”

  “快别说了,现在是真自由了,你没看电影上,电视上,一个跑,一个追,活捉活拿的,追上块,搂上块就成了,哪里还用得着咱了。”

  “光追就成?你说的也太简单了,你忘了那年,我追你追得多紧?你就是不跟,到底还是看着你家大哥好。”

  “你个祸害,老白了毛也没句正经话了。”

  “怎么不是正经话?都这年纪了,咱那年轻时候的事儿,也不用怕人了。”

  “我撕了你那臭嘴。”甘凤英说着,站起来就追。

  秋叔一边跑,一边笑:“看看,看看,你又想追我了不是?你也跟电影上学会了不是?”众人抚掌大笑,甘凤英也笑出了眼泪。

  见甘凤英不追了,秋叔站在那儿,变了个话儿道:“老嫂子说的也是,如今,这电影电视,也就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把整个社会风气都搞乱了。”

  旁边一个小青年插话道:“上级也清楚,不是又开始扫黄了吗?”

  甘凤英咬牙切齿地说:“还是咱上级英明,这黄,不扫是不行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