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赵老嬷嬷  

2012-03-14 00:39:2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事的时候,在我们村南头,有两间很矮、很小,很暗的茅屋,住着一位七十多岁的孤老婆子。男人姓赵,村里人都叫她赵老嬷嬷。

  听老人们说,早些年,赵老嬷嬷领着儿子逃荒要饭时,逃到我们村里安家落户的。儿子后来去了青岛,在一家纱厂当了童工,解放后,就成了国家的正式干部。儿子几次接老母去青岛同住,过惯了庄户日子的赵老嬷嬷,却怎么也不习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城市生活,一个人又回到了村里。

  赵老嬷嬷是个闲不住的人,虽然没人吩咐,一年到头,却一直不停地参加生产队劳动。农忙时节,一吃完饭,赵老嬷嬷就挟个草蒲团,来到生产队的场院里,静静地坐在那棵高大的白杨树下,拣拣谷穗,摘摘棉花上的碎草叶儿,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农活。天气好的时候,西街上那位年龄相仿的张三老汉,便会经常提个马踏子,凑上来玩,一边看,一边说一些不着边际,似乎又很有些哲学意味的话:“人,怎么还不是一辈子?瞎胡混。”

  张三老汉聋,跟别人说话时,声音很高。

  他不知道赵老嬷嬷也聋,聋得比他还厉害,象一堵墙。

  由于聋,听不清别人说话,一天到晚,赵老嬷嬷很少开口,脸上也几乎没什么表情,村子里,也就很难有人能走进她那封闭的内心世界。

  张老汉说话时,见赵老嬷嬷没什么反应,说话的声音便会越来越高,一个人咋咋唬唬,听上去象是和谁吵架,常常吓得头顶上的一对花喜鹊,老是围着白杨树梢绕圈儿,不敢进窝。

  冬闲时节,场院门封了,地里也不大有人劳动了,赵老嬷嬷还是每天到场院里来,拿个条帚,先轰一轰那些来麦草垛边觅食的鸡,再扫一扫那些被风吹得满地都是的谷草,然后来到场院旁边的饲养园里,扫一扫牲口拱落在槽头的饲料。虽然明知赵老嬷嬷听不见,她一来,几位饲养员还是热情地迎上前来打招呼。

  赵老嬷嬷为生产队里劳动,从来不计报酬,从来不要工分。

  赵老嬷嬷的吃穿有儿子供应,队里也不断派人给她送去吃的用的,但赵老嬷嬷的生活却十分俭朴,没人见她买过鱼,买过肉,衣服也总是补了又补。

  每次社员大会上,生产队长李进杰,都要拿赵老嬷嬷做榜样,教训那些不怎么听话的年轻人:“一个个耍猴吊鳖的,看看人家赵老嬷嬷,也不感到脸红?”并随之发一通感慨:“咱中国,要是都象赵老嬷嬷,早实现共产主义了。”

  事情终于引起了上头的注意。一次,公社党委书记来村里检查工作,很亲切地接见了赵老嬷嬷,很激动地问候了半天,老人却一如平常,没什么表情。随后,县广播站来了一位记者,写了一篇表扬稿,在大喇叭里广播了一阵子,称赞赵老嬷嬷能够积极响应毛主席“抓革命,促生产”的伟大号召,是“爱社如家的老贫农”,“斗私批修的老模范”等等。听着县上的广播,村里很有些人不以为然,偷偷发表议论道:真他妈的会瞎咧咧,什么“人老心红”?什么“斗私批修”?天生的穷命、贱命,有福不会享。

  后来,责任制了,生产队散了。

  赵老嬷嬷弄不清世道的变化,也没人能跟她说得明白。最初,她每天还是去大场院里走一遭。后来,她亲眼看到,她熟悉的那些草垛被扒开,一捆一捆的,被人背走了;饲养园的那些牲口,也被一头一头牵走了。再后来,村头的大场院,被扩展为宅基地了,被盖上一排排新房子了。从此,生产队的大场院,也就不复存在了。

  村里人看见,生产队的场院、饲养园没了之后,最初有一阵子,早饭之后,赵老嬷嬷就从小屋里走出来,不停地拔门前的草。草拔净了,就拿个草蒲团,在门口里呆坐。不过一个月,老人就一病不起,去世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