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小人物  

2012-03-14 00:31:5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万福老汉今年五十一岁了。

他自己心里清楚 , 在当今社会 , 他属社会最底层的人物 , 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小人物 。从上下关系来看 , 他的上头 , 有村长、乡长、县长、县委书记、省长、省委书记 , 一直到国务院总理、国家主席。不知从哪儿听来的说法 , 他把联合国主席放到国家主席之上。从周围关系来看 , 东邻主人是教师 ( 尽管是 “ 民办”) , 西邻主人是医生(尽管是“ 赤脚”) , 还有万元户、屠宰户、开小卖部的、开豆腐坊的、粉坊的 , 当然还有外头那些吃国库粮的、坐小汽车的 ,都不知比他高出多少码。他脑子里有一个形象的比喻:各种各样地位在他之上的人们,纵横交叉, 构成一个很大很尖的麦草垛 , 他就在这垛底下生活。他只是心里这样想 , 不敢对人说 ,因为他闹不清这算不算反党。

他虽然天性胆小,处事谨慎 , 却不知吃错了什么药 ,曾经希望从垛底下挣出来 ,做出过两次在他看来平生最为心跳眼热、却又令他至今一直还时常后悔不迭的壮举。

那年秋天 ,在南坡刨地瓜 ,他到得稍晚了点 , 队长指着他的鼻子骂起来 , 他小声嘟哝了一句 , 队长冲他就是一巴掌。“ 我操你妈 !” 他居然暴跳起来 , 从地上摸起了镢头。队长把头伸到他面前说:“ 来吧 ,往这儿来 , 你小子有种。” 队长看准了 ,他没种 , 他没胆量把镢头举起来。队长扣了他三个工日 , 罚了他二百斤地瓜。至今 , 他和队长之间冤仇未解 ,还在不断吃着哑巴亏 , 因为队长早已被选为村长了。

另一次 , 是责任制之后 , 八仙过海 , 各显神通 , 人人都在设法致富。一个亲戚好意 , 怂恿他去南山贩地瓜干儿 , 一趟能赚三十元 , 并答应帮他借钱买车买驴。他经不起撺掇 , 同意了。五天之后 , 他晃着村子里的第一挂私人驴车南下的时候 , 招来了许多羡慕的眼光。那一刻 , 他想象着自己正在从大麦草垛底下钻出来 , 挥身感到了极度的轻松。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 , 归途中 , 碰上关卡 , 罚交税金五十元。过一道山路时 , 他又从车上摔下来 , 断了右臂 , 住了十多天医院。出院后 , 他再也不敢冒险了 , 赶紧将驴车盘出去 , 又卖上一只羊 , 还清了借款。

平生两件大事给了他不少教训 , 使他更加认识到那座麦草垛的威力。

村民们发现 , 万福老汉变了 , 变得那么和蔼可亲 , 不管碰见谁 , 不管是大人孩子 , 都是笑咪咪的 , 一脸讨好的笑。

他的东邻西舍 , 却透露了他的另一幅面孔 ,每当回到家中 , 在那方院墙圈起的天地之内 , 他常常像是一个青面撩牙的魔鬼。他喝起老婆来 , 像使唤一头牲口 ; 看到孩子不顺眼 , 拳脚劈头盖脸而来。那一次 , 二小子顶了他一句 , 他绰起蘸了水的牛鞭 , 把孩子扳倒在地 , 往死里一顿好揍。老婆上前求情 , 他顺势就是一脚。那只花脖子公鸡总是抢食吃 , 他看不顺眼 , 一板凳敲过去 , 一条腿断了 , 拖在地上 ,他扑上去 , 捉住那公鸡 , 血淋淋地撕下一条腿 ,“ 嗖 ” 地一声 ,扔墙外去了。从此 , 他一进门 , 鸡们鸭们就躲 , 就哀鸣着逃向草垛后边的角落里。

每逢发作之后 , 每逢看到鸡们鸭们那种退避三舍、胆颤心惊的神态 , 他总要从心里发出一阵畅笑 , 感到莫大的快慰。在自己的三尺天地之内 , 他终于发现了自己的臣民和权势。他有时想:在老婆、孩子、鸡们鸭们的眼里 , 他大概也会被看作是压在他们头顶上的大麦草垛中的一捆麦秸吧 ?

但在街面上,人们看到,万福老汉更加和蔼可亲了。

(原载<山东文学>1995年第9期)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