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张疯子  

2012-03-14 00:24:2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疯子叫张居山,疯了二十多年了。

  有人说他真疯,有人说他装的。

  看他的外表,确是个疯子:脸上一层厚厚的油灰,黑亮黑亮的,象个大煤球。头发又脏又乱,披散到脖子。鼻孔里塞一枚五分硬币,久而久之,鼻冀都塞得变形了。腰间的烂草绳上,挂一串破铜烂铁和一只辨不清颜色的陶瓷茶缸。肩上扛一根木棍,背后一端结结实实地绑满了麻袋片、塑料薄膜、乱葬岗里捡来的死孩子衣服之类。走起路来,迎风飘扬,像一面面旗帜。

  看他的家,也是个疯子。村里专门给他盖了间房子,但他一年到头,云游四方,从来没有在家住过。有时偶尔回村,也不进屋,而是蜷缩在屋子前面的墙角里过夜。房门上,象征性地挂一把生锈的破锁。门口,堵满了破砖烂瓦,外面插满了棘条,棘条上又涂满了粪便。窗子也堵得严严实实,从外面根本无法看见里面的秘密。

  看他的言谈举止,有时候又不大像疯子。他识很多字,平常,不论游荡到哪里,他先去学校或大队部借阅新到的报纸,尤其喜欢看《参考消息》。看完了,就到处跟人做时事报告。他记忆力好,口齿也清楚,谈起来口若悬河,从东欧到西欧,从石油涨价到美元贬值,从联合国安理会到两尹战争,从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行踪到工农业生产形势,都能说得头头是道。

  张居山还有一绝,会画一种奇妙的画:剪两片火柴盒皮,中间放一层棉絮,用高梁秆夹住,左边蘸一种颜色,右边蘸一种颜色,中间抹一种颜色,然后,在纸上随意挥洒,于是,各种颜色,自然皴染,融汇贯通,妙趣天成,一会儿,一幅栩栩如生,五彩缤纷的作品就完成了。如果不是亲眼目睹,真想象不出这些画是怎样画出来的。只可惜,那年月里,大家都在忙于革命,张疯子这一绝活,还只是在我们当地民间有些影响,一直没有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现在想来,如果当时有人重视,弄一些宣纸,弄一些讲究点的颜料,让张疯子好好画一批,弄到国外,说不定会把那些醉心于猎奇出新,搞什么“现代”、“后现代”,这“主义”那“主义”的洋鬼子们吓一大跳,为民族挣回些荣誉,说不定还有可能为国家创回些外汇。张疯子本人,当然更没有意识到自己艺术的价值,也不懂什么商品观念,只要给他一支烟,甚至一块烟蒂,他就会挥毫泼墨。

  除了画艺之外,张居山还表现出卓越的组织领导才能。他平常很少单独行动,总有三五个程度不一的疯子追随左右,叫人想起两千多年前,带一帮弟子,周游列国的孔子。张居山自豪地告诉人们,那些疯子,确是从四面八方慕名投他而来的弟子。张居山时常用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管束他们。从邻县赶来的一位独眼疯子疯得特别利害,红着一只眼,时常想对围观的人寻衅闹事。这时,张居山就会大喝一声:“不准打人和骂人!”独眼疯子就会乖乖地放下手中的半头砖。有时,疯子们想顺手摘取路边菜园子里的茄子、黄瓜之类,张居山又会大喝一声:“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众疯子们就会做罢。有时候,去百姓家里讨饭时,如果主人不在,张居山就会率众疯子列队站在院子里,就像我们现在经常在电视新闻中看见的欢迎外国元首的仪仗队,一直恭候到主人归来,确证家里没有丢失任何东西时,才肯散去。

  张疯子的奇异举止,终于引起了有关方面的注意。有一年冬天,公社驻地东边的野地里,经常施放信号弹,弄得人心慌慌。公安部门判定本地一定潜藏了美蒋特务。经过一番认真地排查分析,张居山被列为重点怀疑对象。

  一天下午,县公安局协同公社武装部,组成了由十几名公安干警和三十多名基干民兵参加的小分队,突然袭击,武装包围了张居山那间神秘莫测的小屋。一位干警小心冀冀地扯开了门口那些脏得不堪入目的棘条、砖石,拽开了那把锈迹斑斑的铁锁。这时,张疯子不知从哪儿得来了消息,噢噢叫着,愤怒地冲进了包围圈。几位基干民兵扑上来,把他扳倒在地,擒到大队部里看守起来。

  门开了,里面的一切终于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堆积在一起的都是人们熟悉的平常见之于张居山肩头棍棒上挑挂的那些物件:无非破化肥袋子、死孩子衣服、没了底的旧脸盆、秃了毛的笤帚之类。这些东西被一件一件地掏出来,仔细检查着。突然,人们终于瞪大了吃惊的眼睛,破烂堆里,骨碌碌滚出两个白色的骷髅。持枪的民兵、公安干警们不由地倒退了两步。人们绷紧了心弦,继续仔细地搜查。结果,除了两只骷髅之外,人们再也没有发现另外的异物。尤其使人们大失所望的是:到底没有发现电台、发报机之类的特务活动用品。

  两只骷髅被带走了,屋子里翻腾出来的秽物,叫本队民兵运到村外,埋进田里当了肥料。

  从此,张居山再也不说话了,也不到处游荡了。日夜蜷缩在被打开了的房子门口,终于在一个寒冷的冬夜里死去了。

  不久,关于张疯子,人们听说了两条消息:一是,经有关部门测定,那两只骷髅,至少属六十年以前的死者,显然与张居山无涉;二是,张居山的疯因已基本查明,是在东北一家工艺美术学校就读时,与一女同学恋爱未遂所致。

  评论这张
 
阅读(41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