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重振泱泱齐风  

2012-02-01 17:35:38|  分类: 文化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东乃齐鲁故地,故而“齐鲁文化”往往被相提并论。而实际上,“齐文化”与“鲁文化”,是判然有别的两种文化,其思想内涵与精神风貌均相去甚远,在许多方面,甚至有着根本性的差异。但奇怪的是,在当今中国文化界,不少人是将其混为一谈的,且将其理解为主要是与孔子“儒学”相关的“鲁文化”。在山东的媒体及文化舆论中,被力主大加弘扬的“齐鲁文化”,也基本上是指这样一种“鲁文化”。这样以来,就不只是文化观念的误解了,且已意味着在宏扬传统文化方面的选择失当。

    从文化源渊来看,齐文化是东夷文化与周文化交融的产物,而鲁文化则主要是周文化的承袭。从历史形成来看,齐鲁一开国,实施的就是不同的文化方略。齐开国者太公望吕尚,自身就是一位开放型的政治家。据《史记》载,太公为“东海上人”,据此可知,这位开国者个人的文化血统原本就与内陆的周文化大不相同,故而封齐之后,能够“因其俗,简其礼”,即并不强制推行周礼,而是顺应民情,尊重东夷人的土著文化。后世的齐桓公、管仲等著名政治家进一步继承和发展了这样一种开放的文化政策,开办稷下学宫,广招天下文士,鼓励标新立异,允许各种思想自由发展,从而形成了儒、道、名、法、墨家、阴阳家、纵横家、农、兵诸派林立,兼容并存的多元文化,涌现了淳于髡、尹文、田骈、慎到、孟轲、荀况等一些不同学派的学术大家,形成了至今仍为人称道不已的百家争鸣的文化盛况,并促成了齐国的强盛与繁荣。而鲁开国者周公之子伯禽,封鲁之后,采取的则是绝然不同的“变其俗,革其礼”的文化方针,即排斥土著文化,因循周礼,恪守旧制,不思创新。孔子后来的“克己复礼”,体现的亦正是这种保守倒退的文化眼光。

    从文化特征来看,齐鲁文化至少存在着以下几个方面的不同。

    齐文化开放旷达,气度辉煌;鲁文化因循守旧,偏狭拘谨。齐文化较早萌生了工商意识,司马迁《史记》载:“太公封于营丘,地泻卤,人民寡,于是太公劝其女工,极技巧,通鱼盐。”管仲亦早就意识到“官山海”乃重要的强国之道。而在鲁国,则因鄙视百工,手工业长期停留在为贵族服务的范围,商品经济亦远远落后于齐。关于齐地民俗,《史记.滑稽列传》有这样的记载:“若乃州闾之会,男女杂坐,行酒稽留,六博投壶,相引为曹,握手无罚,目眙不禁,前有堕珥,后有遗簪。”一些出土的齐器铭文中亦有“妇奠”字样,可见齐国妇女的地位,亦不像《周礼》中所体现的那样卑微,不像在孔子心目中那样低下。

    齐文化表现出务实性,鲁文化则注重礼仪形式。在这方面,生活于同一时代的齐相晏婴与孔子的主张恰成鲜明对比。据《晏子春秋》载:孔子至齐,景公欲封之以尔稽,晏子知道后坚决反对,认为“孔丘盛声乐以侈世,饰弦歌鼓舞以聚徒,繁登降之礼,趋翔之节以观众,博学不可以仪世,劳思不可以补民。”对孔子所主张的厚葬、守孝三年之类具体的繁文缛节,晏婴亦深恶痛绝,认为“费财留工”,“无补死者而深害生者”。

    齐文化重法制,鲁文化重礼制。管子主张“上亦法,臣亦法,法断名决,无诽誉。故君法则主安位,臣法则货赂止,而民无奸”(《七臣七主》)“君臣上下,贵贱皆从法,是谓大治。”(《任法》)开齐国法家思想之先河。孔子所看重的则是“伦理政治”,反对法制。《左传》昭公二十九年载:晋国铸刑鼎,孔子即曾发表议论,坚决予以反对,认为“民在鼎矣,何以尊贵?贵何业之守?贵贱无序,何以为国?”礼义文化的实质是宗法文化、道德文化。显然,仅凭宗法约束,道德说教,是难以保障人类社会健康发展的。故在高度尊崇礼仪的鲁国,终于酿成了“三桓专权”,哀公被逐之类内乱,导致了鲁国的日趋没落。

在用人制度方面,齐文化奉行“尊贤尚功”“礼贤下士”。即使“县鄙之人”,只要有才能,亦可“入从其政”。如牛贩子宁戚、赘婿淳于髡、残疾人孙膑、晏子的马车夫等,均因其才能而得以重用。尤其是齐桓公,甚至不计一箭之仇,礼拜曾是小商贩出身的管仲为相,这是何等博大的政治胸怀。而在鲁国,奉行的则是等级严格的晋身之制,“国野”分明,“亲亲上恩”,历代掌权者主要是鲁公伯禽的后人,平民百姓,无论才能多高,亦难以得到任用。即如满腹经纶的孔子,也难以在庙堂中立足,而不得不率徒周游列国。

     就儒文化本身来看,齐儒与鲁儒也有极大的不同。鲁儒自然是以孔子的学说为标志,齐儒则以孟子的学说为标志。留齐十八年之久,受上大夫之禄的孟子,虽以孔子门生自居,但孟之道则不同于孔之道。孔子愤慨于“王纲解纽”,故一辈子都致力于恢复周礼,宣扬的是“畏天命、大人、圣人之言”;孟子则公然声称“说大人则藐之,勿视其巍巍然”,认为自己就是圣人,就是王者之师。孔子反对犯上做乱,孟子则认为“皇天无亲,惟德是辅”“君之视臣若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孟子,尽心下》)孟子的进步思想,表现的亦正是开放进取的齐文化风范。

如此不同的齐鲁两种文化,之于现代文化建设的意义,显然是大相径庭的。与以孔子儒家学说为主体的鲁文化相比,在开放潇洒,更具现代风范的“齐文化”中,显然蕴含着更为丰富,更值得汲取的文化精华。尤其是齐文化开放旷达的襟怀,百家争鸣的学风,尊贤尚功的用人制度,以及务实进取的精神,正是现代化建设所需要的文化营养。惜乎由于长期的历史掩抑,齐文化,作为一个独立的文化系统,至今仍缺乏深入研究。在亟须宏扬优秀的传统文化,振兴民族精神的今天,研究齐文化,宣传齐文化,重振泱泱齐风,当是山东文化界责无旁贷的历史使命。

 

 

      原发《走向世界》1996年第5期,2012年2月1日又改。

  评论这张
 
阅读(444)|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