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李白与苏轼打官司  

2012-02-01 17:27:07|  分类: 文化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某日,苏东坡正闲坐家中,读书自乐。忽有差人送来传票,谓其诗词涉嫌抄袭,已被唐代大诗人李白告上法庭,皇上十分重视,定于翌日巳时亲自到堂审理,着即时到庭。苏轼大惊,慌忙派人打探详情,得知涉嫌抄袭的证据是:《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中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抄袭了李白《把酒问月》中的“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念奴娇.凭高眺远》中的“举杯邀月,对影成三客”,抄袭了李白《月下独酌》中的“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辛弃疾、陆游、秦观、林逋、晏几道等,不知何处得知消息,先后赶来,探问虚实。诸人正兀然相对时,苏辙闯进来。一边安抚长兄,一边告知辛、陆、秦、林、晏等:“有人揭发,诸位亦涉嫌抄袭!”苏辙说听到的证据有:辛之《太常引.一轮秋影转金波》中的“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抄袭了杜甫《一百五日夜对月诗》中的“斫却月中桂,清光应更多”;陆之为人传颂的《游山西村》中名句:“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抄袭了王维的“遥爱云木秀,初疑路不同。安知清流转,忽与前山通”;秦观《满庭芳.山抹微云》中的“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抄袭了唐代不知何人的“寒鸦飞数点,流水绕孤村”。 林逋《山园小梅》中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乃本于江为的“竹影横斜水清浅,桂香浮动月黄昏。”晏几道《临江仙》中的“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则是套用了五代诗人翁宏的“又是春残也,如何出翠帷?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众词人闻言,均不知如何是好。从面色上看,辛弃疾的心情尤为沉重,辛大师自知,自己的词作本来就因“掉书袋”为人诟病,谁知道这“书袋”中会“掉”出多少官司?
      陆游提议说:“李太白是前辈诗人中的头面人物,我们一块儿找老先生道个歉,请他喝个酒,争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东坡道,还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为上策,让我们也来查一查李太白的大作,看他是不是都是原创。众诺,遂找出李太白全集,乱翻群书。结果令人喜悦,证据一会儿就找到了许多。
       次日上午,苏东坡按时来到文部大堂,抬头一看,见原告席上的诗坛老前辈李白,正怒目圆睁,连胡子都有些气歪了。听罢诉状,东坡不慌不忙地申辩道:
       皇上明察,这不能叫抄袭。如鄙人的词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虽然受到过太白老师“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诗句的影响,文意亦比较接近,但李老师的这两句诗,影响并不是很大,而经由鄙人改头换面,予以文字的重新组合之后,遂成家喻户晓的千古绝唱。此诚如顾嗣立在《寒厅诗话》中所说的,这叫作“点铁成金”。 苏东坡看了一眼正怒目而视的李白,继续说,若如此即为抄袭,李白老前辈的诗中,也是不乏抄袭之处的。例如《把酒问月》中的“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分明也是改头换面地抄袭了张若虚《春江花月夜》中的“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照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另有大量诗境诗句,亦是窃自汉魏六朝诗人,如《豫章行》中的“老母与子别,呼天野草间”, 系窃自王粲《七哀诗》中的“路有饥妇人,抱子弃草间”;《春思》中的“春风不相识,何事入罗帏”, 乃是窃自汉诗《穆穆清风至》中“穆穆清风至,吹我罗衣裾”。皇上一听,转向李白道:
       大胆李白,你告苏东坡抄袭了你的作品,想想你自己吧。别人尚可原谅,尔乃诗坛泰斗,居然如此。且恶人先告状,招引得许多文士效仿,连汉人也站出来凑热闹了。一大早,许慎就传过话来,称晋人卫恒的《四体书势》,几乎原封不动地大段抄袭了他的《说文解字.序》。尔辈有所不知,金人又在北方滋事了,国家大事,已足以令朕烦心,哪有闲功夫来理会尔等文人之间的笔墨官司。
       苏东坡趁机进谏道:皇上息怒,以臣之见,文朋诗友之间,理应宽宏大量,断不该动辄以“抄袭”成讼,惹皇上闹心,更不该以此论罪。
       皇上闻之有理,答应开会讨论讨论,多方征求征求意见再做论处。
       几天之后,经过专家论证,皇上宣旨如下:
      着尔辈书生,谅原来法律尚不健全,已有过错,既往不咎。如今,可是知识经济时代了,知识也讲究个产权了,文字也都值钱了,在方方面面,我们都要与国际接轨了。人家外国,可不像咱们中国,是很讲究个人权利的,你的我的是分得清清楚楚的。哪像你们,舞文弄墨,你抄我,我抄你,乱抄一气,成何体统。若再恣意妄为,必将严惩不贷,勿谓言之不预也。
      东坡等人,虽有幸摆平了李白,打了个平手,但对“抄袭”一说,仍持异议。且经过一番研究,认定皇上的“西人无抄袭论”,亦纯系信口开河,并将搜集到的证据,面奏皇上:法国人布瓦洛《诗的艺术》,几乎就是古罗马人贺拉斯《诗艺》的转述。爱默生有言:“我认为世界上所有的书都是一个人写的;这些作品的本质内容如此统一,以致我不得不相信它们都出自一名万能的骑士之手”。雪莱也早在《诗的辩护》中断言,所有过去的、现在的和未来的诗歌都是一首无限诗的分支或片断。这首无限诗是由全世界的诗人共同创作的。英国文艺理论家科林伍德甚至公然宣称:“人们常常更多从反面去看待抄袭行为,但却忽视了这一事实:没有各种各样的抄袭和准抄袭,文艺创作也就不能发展和提高。”皇上想不到东坡等人如此较真,龙颜大怒,喝道:
      大胆苏轼,不必再争究了,违者以法论处!

苏东坡等人虽仍不服,也只好诺诺而退。

 

                       2008年11月12日    
  评论这张
 
阅读(77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