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那一片绿油油的玉米地-------读张继的小说  

2012-01-30 23:32:04|  分类: 文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很喜欢张继的小说,早在1995年,当我第一次在《山东文学》上读到由《糊涂》、《药规》、《软玉》三个独立短篇组成的《三八年鬼子占了俺峄县城》时,就印象很深地记住了“张继”这个名字。《糊涂》一开篇,就很别致,就很有吸引力:“峄县人把汤不叫汤,更不叫稀饭稀粥或者什么,而是叫糊涂。于是早晨饭糊涂,中午饭糊涂,晚上饭也是糊涂,一天三顿都是糊涂。”文字平实自然,干练老到,又灵动玄隐,别有意绪,且与小说的下文浑然妙合,这就是:在充满的糊涂气息的生活中,峄县人却不“糊涂”。那个平夙很为人看不起的小个子朱三合,竟借为鬼子送糊涂之机,赤手空拳,设计一连杀死了七个鬼子以及那位投靠了日本人的于会长。作品中,糊涂与明白,弱小与刚健的巧妙对比,不仅使小说的结构精当,人物个性鲜明,同时凝进了惊心动魄的民族血性与时代悲壮。小说的结尾也意味深长,作者冷静地写道:当朱三合被敌人杀害之后,血落在糊涂上,“血是红的,糊涂也是红的。日本人看了好大一会,两种红色也没能混在一起。血还是血,糊涂还是糊涂。”在这冷静舒缓的笔调中,挺立出一个民族不屈的灵魂。另如《药规》中那位表面儒雅,在敌寇面前刚健决绝的老中医;《软玉》中那位大义凛然的妓女,也都令人感佩。在当时发表的纪念抗战胜利50周年的一批作品中,这一组小说,应当说是出类拔萃的。我当时猜测,作者可能是一位文学功力与生活阅历均较深厚的作家,没有想到,这时的张继,还是一位年仅27岁,只读过初中的青年农民。

由创作历程可知,这一时期的张继,实际上已经进入了他创作史上的一个暴发期,除《三八年鬼子占了俺峄县城》之外,已另有《棉花》、《流水情节》、《村长的玉米》等佳作问世。随后,又陆续发表了《杀羊》、《绿豆地》、《黄坡秋景》、《乡选》、《送茶的女人》、《一个乡长的来信》、《清白的红生》、《村长的耳朵》等新作。2004年,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去城市里受苦吧》,也已由山东文艺出版社出版。这些作品,大都引起了文坛的注目,大多中短篇之作,曾被国内重要文学选刊所选载,并被收入各种文学选本。1998年,他的第一部小说集《玉米地.玉米地》,也被列入“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由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近些年来,张继还将更多精力投入了影视剧本的创作。他根据自己的小说改编的电影《惹是生非》、《男妇女主任》等,曾获中国电影界的最高奖“华表奖”,他本人则获得“华表奖最佳编剧奖”;由他编剧,与赵本山合作的50集电视连续剧《乡村爱情》也已开拍。仅由其小说可知,在20世纪90年代以来涌现于中国文坛的一代年轻作家中,张继是富有才华的一位。这位完全靠自学成才,从僻远落后的乡间走出来的青年作家,在描写他所熟悉的中国农村现实生活时,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个性风范。他的小说,正如他笔下那一片片绿油油的玉米地,既散溢着质朴的泥土气息,又别具风姿,在吟啸成风的叶片间,在纵横交叉的根系中,深藏着现实的苦涩与梦幻,人生的玄机与幽妙。

张继的小说中,最为值得注意的是这样两类人物,一类是乡间的平民百姓,另一类是乡镇长、乡镇书记这样的基层干部。在这两类人物形象中,都可以看出张继自己的视点与追求。他写普通农民,不是表面化地追踪时代变革,而是着力于展现中国当代社会最底层中的芸芸众生的际遇与心态。如《棉花》写的是:由父母包办与东庄一名男子定了婚的棉花姑娘,私下里爱着是本村青年元生。棉花想到的唯一的反抗方式是在绿豆地里向元生提供一次“生米做成熟饭”的机会,但想不到却为“东庄的”抢先下了手。棉花虽然有过愤怒的发作,但当她意识到这是“命”时,很快便平静下来,心甘情愿地做了“东庄的”媳妇。《清白的红生》中,无意中窥见了村长永元与王田的老婆通奸的红生,本应以此挟制村长,但因胆小怕事,恐惧村长的报复,自己却陷入了连绵祸端。《人样》中朱七的老婆刘英,遭到村长的调戏奸污时,为了能够继续承包菜园,而不得不半推半就。朱七得知后,恨之入骨,但也只能将仇恨更多地发泄到自己的老婆身上与自己的玉米地里。作者正是通过这些个性萎缩、逆来顺受的小人物的生存状态,进而揭示了在经过了一次次的革命,一次次的历史变革之后,中国农民依然无法挣脱的心灵困境,中国乡村世界中现代文明进程的艰难。他写乡镇干部,虽也不乏对官场黑幕的揭露,但更多给予他们的还是同情与理解。在他笔下,那些手握一定权力的基层官员,活得其实并不比平民百姓们自在。《遍地羊群》中的文远镇长,与书记白潮生之间有过你死我活的争斗,但当白潮生被提拔为副县长之后,为了自己的官场前景,也只能无奈地昧着良心,强忍愤恨,不顾爹的怒骂,包庇白担任书记期间的虚假政绩。在《一个乡长的来信》中,乡长王长水曾对自己的秘书私下里这样坦露心声:“你看看官场中的人哪个不想做狗,不做狗哪能能做人。就拿我来说吧,我今天吆五喝六的像个人样子,可是你知道在此之前我做过多少年狗吗?做了狗中狗方为人上人,要想做人先做狗吧,并且做一只凶狗。”局外人大概很难想象得到,在表面上神气十足的乡镇官员的内心深处,会有这般“人生如狗”的痛楚与酸辛。仅就对于中国当代干部体制弊端的批判而言,这样一种视角,比起某些金刚怒目式的直斥腐败之作,也许要更为深刻。

张继的小说,很有故事性,几乎每一篇都有一个大致完整的故事构架。表面看来,过分注重小说的故事性,也许不够新潮,不够先锋,甚至是不够文学。但诱人耽读,引人入胜的故事,毕竟又是小说魅力生成的重要根源,也是文学艺术难以为其它媒体所取代的奥秘之一。而且,张继笔下的故事,其视角与构架,又是不同于传统格局的,是有值得重视的艺术开拓性的。

第一,在张继某些充满了乡土气息的故事中,隐含着独特的荒诞与反讽意味。如《杀羊》中,四平村长为了吸引村民参加计划生育会议而设计的“杀羊”骗局;《掌声不息》中,由老头老太太们及一名傻子出面,列队欢迎市人大主任前来检查的场面,以及由此引发的傻子用不停的掌声向村长、市长索要小轿车的情节等,认真想来,都有点儿缺乏现实生活的可信性。在《村长的耳朵》中,醉酒的村长不幸被狗咬掉了耳朵之后,村民们更感兴趣的是狗怎么会咬掉了人的耳朵,以及狗咬村长耳朵的过程,而很少有人表示同情。村子里,到处是兴奋的猜测与想象,是幸灾乐祸的传闻与说笑,仿佛沉浸入一种喜庆的节日气氛。在《黄坡秋景》中,那位乡党委书记黄大发,因厌恶花架子,决心从实际出发,关心百姓,切切实实地开展农村工作时,竟遭到了上级领导的严厉批评。而在计划生育工作中的一次迫不得已的弄虚作假,却大受赏识,很快被提拔为副县级的计生委主任。在这类故事情节中,见出的也是有违常理的荒唐与滑稽。在《优秀青年王渔》中,聪明的农村青年王渔,无论想干什么,总能干得极为优秀。但王渔却终于痛恨优秀了,因为王渔干事情,都是很本真的,是没什么其它功利目的的,但社会却不让他本真,总有许多人关心他的“优秀”,想利用他的“优秀”。他不让爹干活,只是为了让爹生活幸福,乡里却将他评为十佳青年,并被捆绑着抬到会场参加了表彰大会。他种出了一个四十多斤重的地瓜,目的也只不过是要种出一个大地瓜而已,结果,四面八方的记者蜂拥而来了,争着宣传报道,弄得他不得安宁,不得不愤而用刀砍碎了地瓜。王渔很痛苦,王渔痛苦地感到“在我们这个时代特别出色的事情总是要有许多麻烦的”。于是,王渔害怕优秀了,他只好想方设法将自己真想干的事情干得不够优秀了。在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人物与故事,更是不大可能存在的。但在作者笔下,这一切,看上去似乎又都很正常,很自然。这大概是因为,在我们的现实中,根深蒂固的形式主义、以假为真、为官不法、“公仆”其实才是主人之类的荒诞现象,在许多情况下,早已成为生活的常态。而当现实中充满了太多的荒诞之后,荒诞与现实当然也就难以分得清了,也就没有什么荒诞感可言了。不知道这是不是张继本人的自觉追求,他的这类小说的妙处正在于,与西方现代派文学中“人变甲虫”之类的假借性荒诞不同,而是以含而不露的反讽笔调,通过已经丧失了荒诞感的荒诞性的人物与故事,揭示了中国当代社会现实生活中更为深刻的荒诞。

第二,张继的小说中,充满了太多的偶然。张继相信:“所有故事的发生都是因为某种难以预料的偶然”(《流水情节》的开篇语),于是,在张继笔下,一些令人悲悯可叹的人生故事的缘起或展开,往往不是以往文学理论中特别强调的合乎生活本身的必然逻辑之类,亦非完全是人性的善恶冲突,或者政治的、经济方面的社会原因,而是某些玄妙莫测的偶发事件。《绿豆地》中,只因豆荚姑娘请人帮忙的一声喊叫,便引发了一个童话般的凄艳故事。《玉米地.玉米地》中,那位平白无辜的农村少妇米,成为一个杀人犯的轨迹是:一个人在玉米地中间的水塘里洗澡,脚竟陷进了水下的石缝中,情急之下高呼“救命”时,是引来了由此路过的青年男子寒,寒救了她,也趁机强暴了她。米本想对丈夫隐瞒这一不幸的遭遇,想不到寒在强暴米时,恰巧为另一个人窥见。在事发现场捡到了米于慌乱中丢失的腰带的清,企图借此迫米就范,米一怒之下就用腰带勒死了清。在《清白的红生》中,红生本来要骑自行车走大道去玉米地锄草,不料打气时车胎炸了,于是便临时改变主意,步行走了小路,于是便看到了村长永元与王田的老婆小叶在沟里睡觉的一幕,红生的恶运也就连绵不断了。村长威胁他不能告诉任何人,并惩罚他代为小叶锄玉米。当老婆得知红生为小叶锄玉米后,便相信他与小叶有染,闹翻离去。村里的华瘸子无意中获知了村长与小叶之间的秘密,公然到村长家里敲诈,村长便认定是红生终于泄秘,宣称要进一步严惩他。在中篇小说《流水情节》中,花椒与奎,槐与巧,本是两对生活平静和美的夫妻,后来竟家破人亡:槐与巧离异,奎落水身亡。而这一切,亦都是导源于一连串的偶然事件:槐外出赶集时捡到了花椒洗衣服时不慎丢失的裤头,而捡到裤头的本应是走在他前面一个老头或是一个女学生,偏偏女学生的自行车坏了,老头帮忙修理,于是裤头就为后面的槐捡到了;槐家的床坏了,本打算请妻子的表舅来修,恰巧妻子的表舅外出了,于是请来了会木工的奎,结果,奎便在槐家里发现了花椒的裤头,因此而产生了对妻子不忠的怀疑;花椒丢失裤头,是因为她去河里洗衣服,而花椒本是要去田里摘绿豆的,只因外出打工的丈夫奎突然归来,换下一堆脏衣服,花椒才去了河边;小学生忠强逃学外出之后,本来想去打鸟,由于寻不到弹弓,才改变主意去钓鱼,并钓到了那条因断线而逃走的大鱼的,而花椒正是因为逮这条鱼而为水卷走了自己裤头的;忠强顺水而下,本是要捕捉那条脱线而走的鱼,想不到却摸到了一条女人的裤头,于是将其挂在了树枝上,晒干后被风吹到了村路上,恰巧便为槐捡到了。小说中发生的一切,似乎都是定数,都仿佛受到了一种神秘力量的控制。尤其是小学生忠强的逃学、钓鱼,与别人原本毫不相干,但在这篇小说中,却成了两个家庭悲剧的原始起因。张继的某些作品,就是这样,注重从偶然入手,将原本互不相关的人物活动,组合成一个个令人无奈的人生怪圈,衍化出一幕幕惊心动魄的人生故事。

张继借助偶然而进行的故事构思,不仅增强了小说的吸引力与可读性,且亦有效地加深了小说的内在意蕴。在他的作品中,当然隐含着一般文化观念的、人性善恶之类的内涵。比如在甘愿服从命运的乡村姑娘棉花身上,在清白无辜却陷入了悲剧命运的米、花椒、奎等人物身上,可以见出传统文化观念的重负;在红生的悲剧中,既可以看出村长永元的丑恶行径,也可以见出红生习惯于顺从强权的奴性人格等等。但更为重要的是,在那些因偶然事件导致的悲剧性的人生故事中,人们不难体悟到一种类乎博尔赫斯在《交叉小径的花园》中所呈现的人生谜团,萨特等人在其存在主义哲学中所揭示的人生无奈,以及其它西方非理性主义哲学思潮对人类逻辑智慧的失望等等。这样一些层面上的内涵,显然已超出了时代、国家、地域或社会人群的界限,而具有了更为普遍性的人类意义。也超出了对农村生活题材的一般观念层面的把握,而体现出一定程度的现代意味。

张继的艺术才华,还突出表现在他作品的语言方面。他的小说语言,既有娓娓道来的真切,又富有文学艺术应有的生机与灵气。他写“豆荚挥手的动作做得潦草仓促,并且幅度也大了点,以致于整条胳膊都露了出来”; 他写花椒从家里出门的时候,门“发出吱呀一声怪叫,叫声从花椒的背后荡漾开来,在村道上漂浮了许久”。这无疑是能够激活读者想象,富有诗意空间的真正的文学语言。他写“村长在平四前面很慢地走,慢得像睡觉”;他写棉花不同意自己的婚事,不愿意按娘的吩咐明天去一趟未婚夫家,于是,便“觉得明天像一堵要倒的墙,歪歪斜斜地向她压过来”;他写“井里水很平静,平静得像一点故事也没有”;他写优秀青年王渔,说话时眼里时常露出憧憬的色彩,“那眼神就像影片中地下党谈论共产主义时一样”。可以说,这类创造性的比喻,本身即具有独立的文学价值。他写“小酸的爹和小酸的娘为了逼小酸就范曾经在一个早晨和一个中午分别跳了一次井,喝了一回药”;“平四的兄弟媳妇在平五活着的时候叫平四四哥,平五一死就改叫成平四了”。在这看起来平静舒缓,又有几分幽默的语调中,潜隐着的则是人生的苦涩与沉重。读者仅是通过这样一类富有张力的文字,便可以感受到文学艺术不可替代的奥妙,以及文学文本的美感特征。

已经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文学成就的张继,毕竟还年轻,创作经历也还不算长,在通向更高成就的文学之路上,当然还有待于进一步努力。相比而言,他的中、长篇,似乎尚不如短篇那样精当。他的《村长的玉米》、《杀羊》、《玉米地.玉米地》、《送茶的女人》、《糊涂》等短篇之作,无论是在语言遣配,气氛创造,景物映衬,还是在对人物心理的把握,个性的刻画,故事的结构,以及相关因素与内在意蕴的浑然方面,都可谓达到了相当精妙的程度。这些作品,即使将其置于整个中国当代文坛上来看,大概也可算得上是不可多得之作。而在中、长篇中,有些语言还显得比较粗疏、枯燥,有的情节设计,也还不够圆融。如《流水情节》中写道:花椒特别喜欢刺绣,一有空闲就坐下来在她认为能绣的衣物上绣个不停,当她新买了一条裤头之后,居然也在上面绣上了一朵喇叭花。这很容易让读者意识到是为了下文中让奎认出是花椒的裤头而预设的铺垫。而一旦很容易让读者意识到是铺垫,也就见出人为之痕迹了。另如槐捡到裤头时,误以为是里边装有什么东西的手包,所以才带回了家,似也不无牵强。《清白的红生》中,红生的媳妇摔到墙上的脸盆,震坏了恰巧贴外墙外偷听的瘸子华九的耳朵之类,也多少缺乏可信性。这样一类关键情节的令人生疑,也就影响了小说的整体效果。此外,在中外文学史上,那些真正伟大的作品,不论什么题材,往往都凝铸着作者关于人性的、人生的、时代的、社会的、历史的、现实的等多方面的复杂体悟与沉思。张继的作品中,虽已不乏这类的体悟与沉思,但在整体上,感觉还不够丰厚,还缺乏更为强烈的精神震撼力。而要达到更为丰厚浑阔的艺术境界,最为基本的条件是,要有博大的文化视野。而这样的视野,当然不只是张继,也是每一位有志于文学事业的作家,都应奋力以求的。

 

                       发《济南大学学报》2005年第6期.

  评论这张
 
阅读(465)| 评论(3)
推荐 转载
。缘搅恕P∷抵蟹⒊讼嗟本畹某潭取 class h4txtj_201说中发乘相当精pan>) fs0">的、的红哪能 fc07">|某蘳playdiv class="div> div> class 荐 ;visibility: ;width:0; 0;overflow: ; txtj_20"aue" rnd" class=" h4txtj_201说中发乘相当精pan>) fs0">最近绣上热度 class class xtj_201 /取 class class= nd" class="fc0豅OFTER蝐lass="fc07">| class class= d" class h4txtj_201说中发乘相当精pan>) fs0"t荐div c?email=e="sou@163.bt0cripifr d" classms"> ;padd g:0 6 0 5 nd" class=" 荐  &n0豅荐 r:#d7854e;eightddbt 我要抢;&amcom"div> classfc0 class class /divxtj_201腸07">苙d" class=" h4txtj_201说中发乘相当精pan>) fs0"> " "7com">蝐lass=" class0 class /divxtj_201 /取 anLike" anLike"/divxtj_201cgbtsplayd">&3n"div> anLi0 nLi0 nL0 0 0/divxtj_201 nb-ini读( b:2,
Perm:32nk:'',
id:'dden" name="thirdId" value="fks_08706708308308906408409408707007',
iv cTtolo:'hidden" name="title" value="那一片绿油',
iv cA rtho:'INDENTnLi0nt" valu\"p;nbsp; <P s\" \estyle=INDENT: 2em;" >&ni0 P\>Li0nt" valu\"p;nbsp; <P s\" \eEXT-INDENT: 2em;" >我很喜欢张继的小说,早在1995年,当我第一次在《山东文学》上读到由《糊涂》、《药规》、《软玉》三个独立短篇组成的《三八年鬼子占了俺峄县城》时,就印象很深地记住了“张继”这个名字。《糊涂》一开篇,就很别致,就很有吸引力:“峄县人把汤不叫汤,更不叫稀饭稀粥或者什么,而是叫糊涂。于是早晨饭糊涂,中午饭糊涂,晚上饭也是糊涂,一天三顿都是糊涂。”文字平实自然,干练老到,又灵动玄隐,别有意绪,且与小说的下文浑然妙合,这就是:在充满的糊涂气息的生活中,峄县人却不“糊涂”。那个平夙很为人看不起的小个子中`合,竟借为鬼子送糊涂之机,赤手空拳,设计一连杀死了七个鬼子以及那位投靠了0 P\>',
iv cTag:'',
iv ct t:'iv c/st isPublihhed:1,
is :false,
type:0,
mo yTime:1327993762702,
c phideTime:1327937524807,
m:32nk:'iv c/st bt07">评论(<:3,
mainfc07">3"> rdbt07">d3"> bsrk:-100, c phideerId:0, rdbt0Bv cHome:false, currentRdbt0Bv c:false, attach7">苨FileIds:[], vote:{}, gr>詐Info:{}, fri">dst fol owst c pSucc:'', visitorProvinco:'', visitorogby:'', visitorNewUser:false, ter.AddInfo:{}, mseo:'000', mbt:'', srk:-100, remindgoodn iv c:false, isBlackVisitor:false, isle="YodaoAd: rut, her.Intro:'', hmbt:'0', selfRdbt0Bv c3"> _s glo:'0豅恕Pfocus rutneToLofterForm" mehref="en" nam102in.iv c.163.bt0/iv c/st } fce="plef40"> &3 noutypToLofterForm" me恕Pfocus rutnehref="en" namiv c.163.bt0/${x.visitorN }/n 蝍nLiiiii{elseif x.moveF蝍nLiiiii{elseif x.moveF蝍nLiiiii{elseif x.moveF蝍nLiiiii{pif} LiLi0豅OFTER&3 m2a tpToLofterForm" me恕Pfocus rutnehref="en" namiv c.163.bt0/${x.visitorN }/n 蝘iiiLi0 anLi0 anLi{pif} {/liha} 蝘iii0豅ToLofterForm" mextj_201">&3 m2a thref="en" namiv c.163.bt0/${a.userN }/n ${fn(a.nick ,8)|escape}com">蝘iii0/divxtj_201i置ropan>5n ${a.selfIntro|escape}{if gLeat260}${su/sp7">苶{pif}0 class /divxtj_201thossplay:n0 cla ghoin" 豅OFTER&3 ghoi m2a thref="#reToLofterForm" m7com">蝘iiiLi0 anLi{pif} &3 m2a thref="${furl()}${x. m:32nk}/?textstBv cn ${fn(x. 6 prigh过鱼,日志等人: fce="plef40"> &3 noutypToLofterForm" me恕Pfocus rutnehref="en" namiv c.163.bt0/${x.rdbt07">derN }/n derNick |escape}" onerror derN )}"87 &3 m2a tToLofterForm" me恕Pfocus rutn href="en" namiv c.163.bt0/${x.rdbt07">derN }/n derNick ,6)|escape} 0} 0p vxtj_201an>6 p他们NT:igh表竞&3 m2a tToLofterForm" me藃ef="en" namiv c.163.bt0/${y.rdbt07">dBv cPerm:32nk}/? dBv cTtolo|escape}com"dili" {/if} {/liha} Li0oul" {/if} /span>an>laspnt 记录竞 /span>人0豅ToLofterForm" mextj_201">&7 m2a thref="${x.rdferBv ct t}n ${x.rdferBv cTtolo|escape}com"dispan7co " iiLi0/divxtj_201 ir /spann 0span>0豅ToLofterForm" mextj_201">&7 m2a thref="${x.rdferHomePc="}n ${x.rdferUserN |escape}com"dispan7co " ii&3 m2a thref="en" namiv c.163.bt0/${x.userN }/${x. m:32nk}/?rdbt07">dBv cn &3 m2a thref="en" namiv c.163.bt0/${x.userN }/${x. m:32nk}/? sonalRdbt0Bv cypTtoloft${x. &3 m2a tToLofterForm" me藃ef="${x.iv ct t|Pfault:""|escape}?rdbt07">dfc07blishtoloft${x.iv cTile|Pfault:""|escape}n ${x.iv cTile|Pfault:""|escape}com"dili" {/if} {/liha} 4}{bLeak}{pif} las${fn2(x.c phideTime,'yyyy-MM-dd HH:mm:ss')}&3 m2a thref="${furl()}${x. m:32nk}/n ${fn(x.Ttolo,26)|escape}com"dili" {pif} {/liha} fce="plef40"> &3 noutypToLofterForm" me恕Pfocus rutnehref="en" namiv c.163.bt0/${x.c phideerUser }/n 3 m2a tLToLofterForm" me恕Pfocus rutn href="en" namiv c.163.bt0/${x.c phideerUser }/n 蝘iiiLi0 anLiiL0豅xtj_201 hoTtype {if x. ype==1} js- 0} LiiiiiiiLiiiiiii{liha topsliha as x} LiLiiiiiiiLiiiii{if x_index>7}{bLeak}{pif} Liiiiiii ii0livxtj_201 &3nLToLofterForm" me恕Pfocus rutn href="en" namget=163.bt0/topsapp/n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uot;Tcom" Liiiiiiico " iiLiiiii0o " l fs0 ltss= 。衧play:n被righ日志l fs0 ltss= 。衧play:n最新日志l fs0 ltss= 。衧play:n该作者的其他文章l fs0 ltss= 。衧play:n博主:ighl fs0 ltss= 。衧play:n随机 l fs0 ltss= 。衧play:n首页:igh3 m2a thref="en" namiv c=163.bt0">d也ot;TE&amcom"div> Liii0br87cbr87 0/div anLi0/div阅读(0/ " anLi0/divxtj_201z z an>lasstyle=INDENT: 2em;INDENT${fn1(x.voteTime)} eigh/javat" ip_n v clwumiiPerm:L2nk = ost" tariv c=163.bt0me="sou/iv c/st eigh/javat" ip_n 紃cpoen" namwidget.wumii.bt0/igh/r"textdjavasWidget.htmn 0/t" ip_ eigh/javat" ip_n 紃cpoen" namts=163.bt0/st eigh/javat" ip_n funhod=" GetRandomNum(Min,Max) { 阅d(Rand *lRange)); } v clkaolaRandomNum = GetRandomNum(1, 1 ); if(kaolaRandomNum == 1 ||lkaolaRandomNum == 2 ||lkaolaRandomNum == 3){ .getEsp7">艬yId("j-koala-ads"); Liiiii0a r"t="nofol ow"vxtj_201m2a 8nLToLofterForm" me藃ef="en" namyxp=163.bt0">我的照扑书com" Liiiii0spancxtj_201 10">-0/tpan7 -0/tpan7 手机博客com" Liiiii0spancxtj_201 10">-0/tpan7 10">-0/tpan7 8nL8as网易公司版权所有INDENT:copy;1997-om/7d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