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诗歌赏析之三:郭沫若《夜步十里松原》  

2011-08-26 09:59:53|  分类: 文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郭沫若:夜步十里松原 

 

海已安眠了。
  远望去,只见得白茫茫一片幽光,
  听不出丝毫的涛声波语。
  哦,太空!怎样那样的高超,自由,雄浑,清寥!
  无数的明星正圆睁着他们的眼儿,
  在眺望这美丽的夜景。
  十里松原中无数的古松,
  都高擎着他们的手儿沉默着在赞美天宇。
  他们一枝枝的手儿在空中战栗,
  我的一枝枝的神经纤维在身中战栗。

 

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郭沫若的诗,长期得享极高的声誉。尤其是诗集《女神》,一直被许多学者夸耀为中国新诗辉煌成就的典范,是中国新诗发展史上的第一座丰碑。在“五四”时代的特定背景下,《女神》中的《女神之再生》、《凤凰涅》、《太阳礼赞》、《天狗》、《立在地球边上放号》等作品,的确曾以火山爆发式的激情,狂飚突进般的气概震撼过无数读者的心灵。然而今天,时过境迁之后,当我们阅读这些作品的时候,似乎已很难为之打动了,已不易从中得以诗意的满足了。甚至会因其激情的虚泛外露,宣传鼓动目的的过于明确,敬而远之了;甚至会对其中充斥着的“我便是你。/你便是我。/火便是凤。/凤便是火。/翱翔!翱翔!/欢唱!欢唱!”;“我飞奔,/我狂叫,/我燃烧。/我如烈火一样地燃烧!/我如大海一样地狂叫!”之类的狂呼乱叫,心生厌烦了。当我们以更属于文学的眼光予以审视时,不能不进而遗憾地发现,在郭沫若的诗作中,真正能够经得起时间淘洗之作实在是寥寥可数。除早已广为人知的《地球,我的母亲》与《天上的市街》之外,仍具艺术生命活力的,大概就要数收录于诗集《女神》中的这首《夜步十里松原》了。

《夜步十里松原》,虽一直不怎么为人注目,但在郭沫若的诗歌中,诚属一首玲珑剔透、情真意切、韵味幽深的佳作。这首诗,抒发的是作者于夜色中漫步海边一片松原时的感受。诗中,虽亦气势壮阔,但这壮阔气势的形成,不像《太阳礼赞》、《天狗》、《立在地球边上放号》之类作品那样,多赖激情外露的叫喊,而是基于“十里松原中无数的古松,/都高擎着他们的手儿沉默着在赞美天宇”这类出之于诗人独特想象力的意象造型,以及由白茫茫的大海、清寥的星空、肃穆的十里松原交相辉映而成的博大浩渺的诗意空间。

在诗人所表达的对“高超,自由,雄浑,清寥”的天宇的礼赞与向往中,读者当然可以感受到“五四”时代精神的折光,但我们由文本得到的更为强烈的感受是:面对大海,仰视星空,漫步于十里松原的诗人,似已忘记了时代、民族,乃至自我的存在,而是已全然沉浸到了与大自然化为一体的欣悦体验之中。此时此刻,诗人体验到的是:自己身体中那一枝枝激动的神经纤维,已完全外化为十里松原上那一枝枝高擎的手儿,在礼赞着天宇世界的神圣与伟大,在向往着与天宇世界的交汇与融合。显然,正是诗中这样一种超越时空的宇宙情怀,以及由此而生成的宏阔的诗意境界,铸就了这首诗的生命之魂。

 

  评论这张
 
阅读(6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