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诗歌赏析之六:刘延陵《竹》  

2011-08-26 10:07:11|  分类: 文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延陵:

 

几千竿竹子
拥挤着立在一方田里,
碧青的,
鲜绿的,——
这是生命的光,
青春的吻所留的润泽呀。
他们自自在在地随风摇摆着,
轻轻巧巧地互相安慰抚摩着,
各把肩上一片片的日光
相与推让移卸着。
这不又是从和谐的生活里
流出来的无声的音乐么?

 

在中国人的文化喻象中,竹得“君子”之美誉,常为画家所绘,诗人所咏。画史上,以画竹成为旷世名家的即有宋代的文与可、清代的郑板桥等人;诗史上,为人称道的颂诗名句即有“不学蒲柳凋,贞心常自保”(李白);“寒天草木黄落尽,犹自青青君始知”(岑参);“不随夭艳争春色,独守孤贞待岁寒”(王禹);“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郑板桥)等等。但在中国传统诗画中,竹子备受推重,多取其刚健不屈、高风亮节之意,而在中国现代诗人刘延陵(1894-1988)笔下,我们看到的则是诗人经由独特观察而体悟到的自己的“胸中之竹”。这是一片氤蕴着青春活力之竹,一片洋溢着人间温情之竹,一片流溢着宇宙精神之竹。

竹之特征,固可见“犹自青青”、“孤贞傲寒”之类,而诗人首先着笔的则是:“几千竿竹子/拥挤着立在一方田里”。这开篇一句,看似平淡无奇,实乃诗人造境取意之本。诗人以“拥挤”二字,不仅展现了竹林生机勃发,纷繁茂盛之象,更为重要的是,捕捉到了全诗高妙境界创造的契机。在一般人心目中,“拥挤”,尤其是处于生命勃发之期的“拥挤”,本是极易萌生隐忧的。在人类的现实生活中,龌龊与争斗,阴谋与暗算,巧取与豪夺,便常常是与这“拥挤”有关。而诗人让我们看到的则是悄然发生在竹丛中的这样动人情怀的一幕:虽然“拥挤”,但竹子们,不是相侵相扰,而是“轻轻巧巧地互相安慰抚摩着”。且“各把肩上一片片的日光”,相与推让着;“相与推让”之不可,则径直“移卸”着。诗人就是这样,透过本系堪忧的“拥挤”,出人意料地展现出一幅生命个体之间赤诚关爱的美好图景,而这,不正是庄子所向往的“不争不待”人类生存理想吗?不正是老子所礼赞的“利而不害”的宇宙大道之缩影吗?

在语言方面,诗人亦精心锤炼。以“青春的吻所留的润泽”状竹色之“碧青”与“鲜绿”,既写出了竹子们青春靓丽的“生命之光”,又写出了其鲜润可感的“生命湿度”;“轻轻巧巧地互相安慰抚摩着”一语,既写出了竹子们女性般的温柔与细腻,又可见其相互之间的情真意切;日光原本普照竹茎、竹叶,而诗人让我们注目的则是竹子们“肩上的日光”,这不仅强化了竹子的人格特征,亦使原本无形体的“日光”具有了形体感与重量感,并进而使竹子们的“相与推让”与“移卸”更为真切生动,也更显珍贵。

作为中国现代诗歌史上的第一代白话诗人之一,刘延陵的作品不是很多,诗名似也不高,但仅凭这样一首语言精到,流溢着人间情怀,且达到了很高宇宙精神境界的《竹》,诗人就足可以在中国现代诗歌史上居一席之地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