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诗歌赏析之九:何植三《夏日农村杂句》  

2011-08-26 10:13:25|  分类: 文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植三:夏日农村杂句

 

 

清酒一壶,                                                    

独酌,

伴着荷花。

 

 

青青的田禾里,

遮着绿萍,

浮出咻咻的小鸭。

 

 

“谁教你玩的?

我的妹妹!”

葱管盛着萤火。

 

 

母牛也呜嗥了,

皎洁的月的夜呵。

 

 

午后----

社庙里的石凳,

睡得这么多农夫呵。

 

 

放着送饭去的篮;

徘徊竹篱间,

捉蜻蜓的儿童呵。

 

 

“谁呢?

好凄凉----唱孟姜女。“

“那是光棍阿德。”

 

 

许多叶儿卷舒地欢迎,

晚来的风。

 

 

太阳没了,

晚风来了;

蝉声止了,

萤火亮了。

 

   《夏日农村杂句》,是何植三关于农村生活题材的另一首佳作。在这首诗歌中,作者以优美的语言,更为集中地展现了富有诗情画意的中国农村生活的画卷。那位守着一壶清酒,“伴着荷花”独酌者;那些在“社庙里的石凳”上午睡的农夫;那欢迎着晚风到来的卷舒的叶儿;那“蝉声止了,萤火亮了”的夜晚,传达出乡间特有的恬淡与静谧。在青青的水田里,那一群从绿萍中浮出,“咻咻”叫闹着的小鸭;在皎洁的月色下,那不知是因发情还是唤崽而呜嗥着的“母牛”,透露出乡村生活中特有的生机与情趣。那用“葱管”逗弄着萤火虫的女孩;那忘记了送饭,而“徘徊竹篱间,捉蜻蜓的儿童”,见出了乡间孩子们的烂漫与天真。这一切,都会令读者为之神往,得以生命的振奋,心灵的净化。

在我们以往的历史观念中,旧社会,就一定是“万恶”的;旧中国的农村,也必定是处处黑暗的。因此,在我们的诗歌史上,更受推崇的往往是刘大白的《田主来》、艾青的《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臧克家的《老马》这样一类揭露了旧中国农村的黑暗现实与农民悲惨命运的作品。而何植三的这首诗歌中,虽也出现了凄凉地唱着“孟姜女”的“光棍”,但亦不过是轻描淡写,显然是够不上黑暗、更是难以说明旧社会之“万恶”的。相反,如果有人上纲上线,这样的一首诗歌,甚至有可能被判定为“粉饰黑暗”。而这,或许正是这类作品长期被埋沉于历史深处,至今仍难以得到应有重视的重要原因。

事实上,人类的社会生活是复杂的,无论在什么时代,无论黑暗是何等地沉重,都不可能笼罩人间所有的角落,都不可能掩灭所有的诗意光亮,更不可能窒息诗人对美的向往与追求。故而在被鲁迅定性为“吃人”我们的古代史上,不是也出现了“稻花香里说丰年”之类大量赞美田园之美的诗篇吗?因此,从文学的角度来看,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旨在揭露旧中国农村的黑暗现实与农民悲惨命运的《田主来》、《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老马》这样的作品,具有重要价值,像《夏日农村杂句》这样捕捉到了农村的诗情画意之美,能够给人以生命振奋与心灵净化的作品,同样是有重要价值的。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