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邓云乡先生著述小识  

2011-08-16 16:50:41|  分类: 书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些年往书店,有一个人的书,我是逢见必买,尽管有些篇目重复,这个人就是邓云乡先生。已到手的计有《水流云在琐语》、《书情旧梦》、《增补燕京乡土记》、《水流云在丛稿》等。

    我读到的邓先生的第一本书是《水流云在琐语》。“水流云在”,是邓先生的斋名,取意于杜甫《江亭》中的名句“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邓先生自称:面湲湲之流水,望悠悠之白云,与情俱化,“这是一种很好的、很理想的意境。”“以此胸怀,可以作人、可以处世、可以交友、可以谈情、可以言诗、可以写文、可以论画、可以品茗”。(《后记》)在这本“琐语”中,见出的便是邓先生这样一种超迈脱俗的情怀。他写秋云:“早上躺在床上,尚未起身,听得纸窗外面,稍微有一点儿沙沙的声音,啊,有一点小秋风了,隔着纸窗上面的冷布,凝望渺渺的蓝天,有一两朵白云浮过,今天不用问,是最爽快、最舒服的初秋天气。一会儿太阳高了,树上的蝉可能还会叫,但已是断断续续,不那么叫得欢了。”(《秋云》)他写旧日北京人的冬日围炉,先从清代进士陆宝忠自湖南学台任上写给北京的友人信中对京都好友“围炉夜话”的向往谈起。“炉中的红火映在顶棚上,形成一个很圆的、很朦胧的红色的光晕,照得炉边的人一个个容光通红。”这时人们的谈兴更浓,谈锋更健,“谈到忘情处,窗外呼呼的北风声,远处荒寒的犬吠声,深巷飘渺的叫卖声,夜归人偶然的喊叫声,这些都隔绝在这些气氛的外面,而这里只剩下温暖、友谊和欢声笑语”。这真是令人向往的境界。在这样灵动、淡雅的文字中,散射出的是一种荡涤尘埃,疏瀹五脏的清正之气。

    邓先生不是那种板着面孔做学问的人,其文章常融学识、思想、诗意于一体。不论写京华旧事,历史掌故,时代变迁,还是名人轶闻,草木虫鱼,均能缘情生文,体味旷远,用笔精到,才智横溢。他写江南的丁香,是因曾经多年生活于北地,南地丁香不多,偶见一株,便“难免有客中知己之感”。这样的文章,看似平淡,而实非博识饱学之士不能为之。

先生是真正的读书人,是由兴趣而学,由兴趣而文,非稻梁谋者流。其著述似乎很难归于什么专业,虽重民俗,但常见海阔天空,有感而发,“落花流水皆文章”。此正乃中国传统文人为文之路,如韩愈、苏东坡是什么专业?以后,这样的读书人大概不会很多了。

先生的名声似乎不是很大,这大概与他没有什么学术权势,亦乏北大这样的地利,没有弟子们的吹捧有关,但他在读者中的威信之高,仅从其著作的热销即可见出。有他的著述在,这就够了。

    由于孤陋寡闻,原来对邓先生的身世毫无所知。上网查询方知,邓先生原名邓云骧,1922年出生在山西省灵邱县,1947年毕业于北大中文系。居京,1956年迁至上海,长期任教于上海电力学院,系人文科学教研室主任、教授,并担任过上海民俗学会副会长。其著作另有《鲁迅与北京风土》、《红楼风俗谭》、《红楼梦导读》、《北京四合院》、《水流云在杂稿》、《水流云在书话》、《清代八股文》、《书情梦忆》、《皇城根寻梦》等。又知,先生已于199929日因患癌症去世。读书思人,不胜慨叹!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