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论“政党”  

2011-08-13 22:29:01|  分类: 思想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慎《说文解字》的解释:党,不鲜也,从黑,尚声。郑玄、朱熹等人的解释是:党,类也。可见,在中国古人的心目中,对“党”的看法是不怎么好的,常常是指不怎么光明,不怎么正大的一个团伙。故而孔老夫子早就有君子“群而不党”之论,中国的汉字组合中又有“狐朋狗党”、“党同伐异”之类贬义性的成语。

现代意义的“政党”,自然不同于中国古人心目中的“党”。指的是由一部分人组成,代表某一集团的利益从事政治活动的团体。但既为政党,又总难免有自己的机秘,有自己不能告人的谋划与策略等,由此可见,即使现代意义的“政党”,亦与“不鲜”、“从黑”之类的“党”之本义不无相通之处。

在现代人类社会生活中,政党的作用是重大的:可以形成某种力量,抗拒社会的不公,乃至组织民众,推翻某一反动政权。但因政党毕竟是某些人组成的团体,不论这群体打出为谁的旗号,喊出怎样动听的口号,宣称怎样堂皇的主张,首先考虑的也必是这个团体本身的利益。一位政党研究领域的中国当代学者指出:“党员对党的向心力,一般缘于两方面的因素:一是对党的意识形态的忠诚信仰;一是对个人现实利益的考量。”故而在现代政党中,为了加强党员对党的向心力和凝聚力,总会设法给党员以适当好处,也就“成了政治惯例中的公认原则”。这些好处包括:“政治录用优先权,政治内幕知悉权,政治决策参与权,社会地位的优越感,或经济上的实际利益等等。”(王奇生《党员、党权与党争》,上海书店出版社2003年版第211页)而这其中所谓“政治惯例中的公认原则”,不正是“营私”之注脚吗?而这样的“营私”,不也又正是中国古人所意识到的“党”之“不鲜”、“从黑”之类吗?

在中国现代历史上,由孙中山等人创建的中国国民党,曾经是深得中国民众拥护的进步政党之一,在推翻腐朽的满清王朝,终结数千年的中国封建专制方面,是有伟大贡献的。但这个党的组织部长陈立夫,曾经私下里对当时的山东省教育厅长何思源坦言:“什么是党?党就是结党营私。”(王文升主编《何思源和他的时代》,中国文史出版社2006年版第207页)陈立夫的话说得未免太直白、太露骨了点,但考之史实,不能不说这位国民党的组织部长是说出了“政党”某一方面之真相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