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大观园里有个夏婆子  

2011-07-22 22:38:53|  分类: 文化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婆子,是《红楼梦》中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之一,出头露面不过一鳞半爪,即使熟读《红楼梦》的人,也不一定会留下多少印象,但却实在是一个不可小觑的角色。此婆心术险恶,善于寻火候,抓时机,拨弄是非,兴风作浪。赵姨娘大闹怡红院,与芳官们破脸恶斗,便是与夏婆子背后里煽风点火有关。

  这场风波见之于《红楼梦》第六十回:“茉莉粉替去蔷薇硝 玫瑰露引来茯苓霜”。这一回中写道:蕊官赠予宝玉的丫环芳官一包蔷薇硝(擦春癣用的),不巧为贾环撞见,遂向芳官索要。芳官不愿以她人所赠之物转手送人,便回头送给贾环一包茉莉粉。贾环不知,回家之后,又将其兴冲冲送给了赵姨娘的丫环彩云。不想彩云识货,便取笑贾环道:“这是她们哄你这乡老呢。这不是硝,这是茉莉粉。”贾环听后,本也无所谓,一笑了之。平素自感身贱,积了一肚子怨恨的赵姨娘却借机发作起来,大骂贾环没出息,甘愿被芳官一流小粉头耍弄,要贾环去吵一出子。贾环道:“你不怕三姐姐,你敢去,我就伏你。”叫贾环一激,赵姨娘怒冲冲地进了大观园。正在火头上的赵姨娘,迎面碰上了夏婆子。听了赵姨娘的诉说之后,夏婆子端出下面一番话:

 

  我的奶奶,你今日才知道,这算什么事。连昨日这个地方他们私自烧纸钱,宝玉还拦到头里。人家还没拿进个什么儿来,就说使不得,不干不净的忌讳。这烧纸倒不忌讳?你老想一想,这屋里除了太太,谁还大似你?你老自己撑不起来;但凡撑起来的,谁还不怕你老人家?如今我想,乘着这几个小粉头儿恰不是正头货,得罪了他们也有限的,快把这两件事抓着理扎个筏子,我在旁做证据,你老把威风抖一抖,以后也好争别的理。便是奶奶姑娘们,也不好为那起小粉头子说你老的。……你只管说去。倘或闹起,还有我们帮着你呢。

 

  好一个夏婆子,你看,事情的性质、后果以及利害关系,分析得头头是道,且有理有据,不由你不服。赵姨娘本来自知自己的处境,是有几分心虚胆怯的,是不怎么愿意扩大事态的,只是在贾环的反驳面前下不来台,才闹进大观园的。如果不是碰上夏婆子,赵姨娘很可能虚张声势一番之后,便偃旗息鼓,找个理由儿折转回去了。夏婆子这一番调唆,则无异于火上浇油,同时也使赵姨娘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在夏婆子面前,赵姨娘当然是更跌不起身价的,终于“仗着胆子便到了怡红院中”。一进门,便将茉莉粉照着芳官脸上撒来,破口大骂着,上前打了两个耳刮子。结果引来芳官的同党藕官、蕊官、豆官、葵官一伙人,把赵姨娘团团围住,前后左右撕扯起来。探春闻讯赶来了,当即不软不硬地数落了赵姨娘一通:“那些小丫头子们原是些玩艺儿,喜欢呢,和他说说笑笑;不喜欢便可以不理他。便他不好了也如同猫儿狗儿抓咬了一下子,可恕就恕,不恕时也只该叫了管家媳妇们去说给他去责罚,何苦自己不尊重,大吆小喝失了体统。”一席话说得赵姨娘闭口无言,只得回房去了。

  赵姨娘实在是大败而归,讨了个没趣,稀里糊涂地做了别人的一回枪筒子。还是探春聪明,一眼便看出来了:“又是那起没脸面的奴才们的调停,作弄出个呆人替他们出气。”探春当时自然还不清楚,夏婆子正是这样一个“没脸面的奴才”,一个惯于拨弄是非,混迹于大观园里的调唆犯。

  追究起来,夏婆子与芳官们之间,其实并无深仇大恨,只是前几日,藕官为悼念死去的女友的官,偷着在园子里烧纸钱,为夏婆子撞见,横加阻止时,却为碰巧前来的贾宝玉所庇护,弄得夏婆子十分难堪。夏婆子自是忌恨宝玉,但又不敢太岁头上动土。因芳官是贾宝玉屋里的丫头,与藕官又是一党,赵姨娘大闹怡红院,显然正是替自己出这一口恶气的好机会,夏婆子岂肯放过?于是便有了那一番添油加酸的调唆,便有了赵姨娘大打出手的闹剧,便使大观园中掀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

  设想一下,如果赵姨娘碰上的不是夏婆子,而是另外一个为大观园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着想,心地纯正一点,为人正直一点,能够为赵姨娘的处境、为赵姨娘的身份着想的婆子,换一个角度分析问题,比如像探春那样,拿“失了体统”、“惹人笑话”之类话劝说一番,事情大概也就不至于这样恶性发作。

  事情的关键当然还要怪赵姨娘自己。那个姨娘的身份,本来就已经是天上掉下的馅饼,这种身份,最好是守住既得利益,得过且过,而她却非要不时地逞逞强,显显威风。偏偏自己又不学无术,缺乏明辨是非的能力,遇上用心不良的调唆者,还以为碰上了知己,被愚弄而不自知,正如探春所说的,成了受别人作弄出的“呆人”。不知赵姨娘事后会不会后悔,会不会看清夏婆子的真面目: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之后,那个声言要出面作证,要为之做坚强后盾的夏婆子,躲到哪儿去了呢?她为什么不挺身而出,解赵姨娘于重围呢?

  曹雪芹到底是文坛高手,一部皇皇巨著中,写的虽大多不过是这样一些鸡毛蒜皮、鸡零狗碎的事儿,其中却映照出了纷纭复杂的人生世相,剖露开人间生活的某些关结。夏婆子调唆赵姨娘大闹怡红院一事,便仿佛是一个警辟的人生寓言,它昭示读者:人世间的一些恶斗纷争,有许多本是不该发生的,常常是因了夏婆子这样的人即兴拨弄,引风吹火所致。难道不是吗?大到世界战争,国家动乱,小到同事反目,朋友向背,妇姑勃 ,邻里不和,站在前台打斗的,有不少正是赵姨娘这样的“呆人”,而在背后不远处,常常朦胧可见正在幸灾乐祸、发出窃笑之声的夏婆子一流人的身影。古往今来,如果少一些夏婆子,人世间大概要平静得多。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