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城市公园与村落文化  

2011-07-22 22:34:50|  分类: 文化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无论财政多么紧张,主政者总忘不了在城市中设计一座公园。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这实在是城市空间的浪费。
    但如果没有公园,城市,也就不成其为城市了。


                              

    公园,是城市人心灵天平上的砝码。
    公园,是城市人情绪喷管的缓冲阀。
    公园,是城市人跳出城市、返观城市的一个窗口。
    当城市人疲倦了生活的喧嚣和尘世的纷争之后,便会退缩到这里来。从一片绿茵中,唤起生命的向往;从一汪碧水中,彻悟生命的纯净;从一瓣落英中,参透生命的玄机;从墙外躁乱竟逐的人流中,反思自己生命的意义。
  当人们走出公园的时候,定然会感到一种灵魂洗礼的圣洁,心理释重的轻松,头脑冷静的清爽,人生步履的坚定。


                             3

    高楼,是城市的骨架,
    商品,是城市的血液,
    公园,是城市的灵魂。
    只有在公园里,土地才得以挣脱钢筋与水泥的重压,展露出安详而温厚的面孔;只有在公园里,绿水才得以与天光云影共徘徊,与花鸟树木相依伴;只有在公园里,才会看见马斯洛所期望的人们走进了“存在性世界”:孩子们会陶醉于蚂蚁或其它昆虫的世界,大人们会凝神注目于枝头的花朵或地上的小草。
  正是在公园里,人们得到了超越性体验,找回了失落的灵魂。


                             4


    可悲的是,中国城市里的不少公园,是不懂公园的人设计、主管的。
    喧闹的商厅、店铺、游乐场,挤满了公园的各个角落,甚至豪华酒店亦占据了公园的中心位置。设计者、主管者们似乎不懂得,幽静才是公园的生命。
    洒脱不羁、诱人遐想的野生花草被芟除了,而代之以人工气息的草坪;积满落叶、可供情侣漫步的林间小道被拓宽了,而代之以坚硬刺眼的柏油路面;蒲苇丛生的天然池塘被整修了,而代之以千篇一律的荷花塘、养鱼池。设计者、主管者们,似乎执意要把自然驱逐出公园,他们不知道,这实际上是在粗暴地宰杀公园的灵性;他们不知道,这样形成的公园,已经不再是公园了。


                                5

    在我们这个蓝色的星球上
    城市,正在大片大片地崛起;正在向着郊区、向着远处的村庄滚滚逼进。村庄,正在被城市格式化,正在日渐沦落为城市。
    凶猛的城市,正在肆无忌惮地撕裂着人与大地的联系,正在不断地将葱茏的诗意化为喧闹,正在粗暴地践踏着岁月的记忆。
    城市里,本是普洒人间的阳光,已被拥挤不堪的建筑物切割得高低不平,支离破碎;本是温馨怡人、含着丝丝香甜的清风,只能在城市的边缘上游荡,一旦闯入城市,也就面目全非了。
    城市里的水,呻吟着,被逼进了各式各样的管道,人们已很难见到宜人情怀的一湾碧波,一汪清泉;城市里的土地,扭曲着,被无情地挤压到一座座高楼大厦的下面;那一株株枝头缭绕着历史烟云的古树,那一幢幢存储着陈年往事的老房子,那一座座飘溢着幽静诗意的院落,那一条条铭刻着人们童年记忆的小巷,正消失在车水马龙的喧嚣声中,令人目眩的霓虹灯影里……这一切,正如前苏联著名作家格拉宁痛切地感受到的: “我们所熟悉的住宅和街道正在被成批建造的单调乏味的住房所取代。在这类住宅区里,您将无法给子孙后代指着您所珍惜的住房、庭院、窗户说:我就是在那里诞生的,长大的,生活过的……”“新建的住宅和窗户同毗邻的几十座楼房和上千扇其它窗户毫无区别。个性因素磨灭了,消失了,城市、城市生活、城市习俗的诗意也随之消逝,成为过眼烟云,昨日黄花。 ”


                               6


    每当乘车穿过原野,看到公路两旁那一座座重新规划、房舍井然的村庄时,总会让人感到一种莫名的怅惘,从而更加怀念故乡土地上的那些随意布局、自由活泼的村落。
    那些村落,像是一首首灵气四溢的抒情诗,又像是一篇篇饱含着深沉哲理和凝重历史意蕴的散文,耐人咀嚼,回味无穷。在那些村落里,往往会有一两棵枝繁叶茂的参天古树,在碧蓝的天空中,书写着村庄的历史与未来,记录着村庄的福祉与灾难,描画着村庄的希冀与梦想。在许多人家的门前,会亮一汪碧水清波的池塘:荷香蛙鸣,鱼虾游弋,鹅鸭成群,显示着田园的生机与活力。村子里,常有一些拐弯抹角、僻静幽深的小巷,在播散着乡野人家的恬淡与安然。那些人家的庭院大小不等,院墙有高有低,房舍错落有致,门楼各各有别,凭此即可见出主人的勤奋与懒惰,富裕与贫困,以及聪慧与平庸;凭此,甚至还可以猜出一串串有趣而动人的乡间故事。
    而那些新村,缘其街道的整齐划一,房舍的千篇一律,树木的稀疏萎缩,看上去更像是一篇篇刻板死寂,了无生机,枯燥乏味的八股文。这些新村,只能算是人类的一个居住区,已经失去了“村庄”之为“村庄”的意义。


                             7


    离开故乡多年了,但每到岁尾,总希望回村庄过年。
    在年关将至的村庄里,不仅有白发老母倚门而立的渴盼,更有故乡大地对于游子的呼唤。过年的时间是短暂的,返乡的脚步是匆匆的,但在甜蜜的亲情中,在亲切的乡音中,心灵的疲惫,为之荡尽。尘世的重负,也被抛在了乡间习习的春风里。
    村庄的年,不只是改善生活的节日,更是一场人性的洗礼。过年了,不论当了官的,发了财的,还是落了难的,都回来了。宽厚的村庄,张开的是同样真挚而又热情的怀抱。家谱挂上了,香烛点上了,供品摆上了。家族的荣耀与屈辱,先人的功德与过失,在香雾缭绕中,又一次成为人们口头上历久长新的故事。拜年了,东邻西舍,不论有过什么芥蒂,一句“过年好”,一切就都过去了,一切都重新开始。
    城市里,却无“年”可过。许多城市已禁放鞭炮,这就使本来就没有多少文化气氛的城市的年,更加不像年了。
    只有回到村庄,只有在慈母的目光中,只有在村庄的“年”里,才令人更为深沉地重温故园之梦。


                             8


    海德格尔讲:“故乡邻近火炉,贴近源泉。母亲之声,始终不渝地依附于故乡的本质。接近万乐之源,也就是接近快乐。故乡最玄奥,最美好之处恰好在于这种对本原的接近。”(《诗.语言.思》)海德格尔道出了村庄的永恒魅力之源。
    探寻一下现代人的心灵深处,一定会发现沉淀着一种关于“家园”的“集体无意识”,这就是村庄。


                              9


    城市是敞开的,村庄是闭塞的。
    城市里,车辆川流不息,人们南来北往。但却正是在这川流不息中,真诚的人性遭到了磨损;正是在这南来北往中,纯净的心灵沾染了尘埃。村庄里,道路泥泞,交通不便,聚族而居,但却正是在这闭塞中,乡下人,固守了人格的素朴,维系了人性的纯洁。
    新儒学代表人物徐复观在一篇文章中指出:“中国过去做官的人,多半是从农村中来;官告一段落了,也多半依然回到农村去;他们的身上多少总有点土气,他们的脑子里多少总还沾点民情;所以坏也有个限度。(《谁赋豳风七月篇》)话也许说得重了些,但却是耐人寻味的。
    城市是舒适的,村庄是艰辛的。
    城市里,轻歌曼舞,灯红酒绿,但却正是在这舒适中,人们的灵魂与肌骨变得酥软了;村庄里,粗茶淡饭,风雨艰辛,但却正是在这艰辛中,乡下人守住了人之为人的血性与雄风。
    翻翻中国的历史,会发现,有多少古圣先贤,王侯将相,不正是出自于乡野贫寒之家?“文革”时期,上山下乡的中国“知青”,虽然饱经了磨难,但又何尝不是他()们的一大幸运?试看当今中国的学界、商界、政界,有不少佼佼者,不正是来自于当年上过山下过乡的“知青”?


                          10


    城市,指向天空;
    村庄,立足大地。
    城市,是人生的客栈;
    村庄,是生命的故园。
    城市里,拥挤不堪的规范与秩序,在窒息着人们的情思;村庄里,则到处都是随意繁衍的花草,在装扮着乡下人的梦境。城市里,每天都在涌动着大量陌生的面孔,在强化着人们的禁忌心理与冷漠的“路人”意识;而在村庄里,每天见到的都是熟悉的面孔,乡下人尽可以享受心灵的自由与轻松。
    艺术的本质是自由的,自由,才有利于诗之灵感的勃发。
    故而喜欢村庄的人,往往最容易成为诗人、艺术家。而喜欢城市的人,则更容易成为政治家与革命家。


                            11


    村庄,是人类生命与文化的发源地。
    人类正是从村庄出发,开始了浩浩荡荡,波澜壮阔的文明进程。
    无论怎样气势恢宏的城市,有哪一座,不曾是昨天的村庄?
    正是在村庄里,深隐着人类文化的原始因子。这类文化因子,往往是萌生于人类的自然本性欲求,故而虽素朴简单,粗粝蛮勇,理性与非理性互渗,公开与隐秘交织,人事与神事感应,经验与迷信混杂,但却贴近人生,鲜活率真,不乏奇思异想与生命创造的活力。
    以城市文化为标志的现代文化,常常是对村庄原始文化的提升。虽然具有了科学性、概括性、逻辑性,但经过如此提升之后的城市文化,则往往已失去了本原性的生命力度。
    村庄负载的原始文化,是人类文化生发的肥沃土壤,而城市文化,则更像是炫耀于枝头的五颜六色的果实。
    村庄的陷落,意味着村庄文化的末日来临,那么,城市文化的败落也就为期不远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