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卧牛屯的老支书  

2011-07-20 07:49:0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天,在生命的舞台上,是万物竞相表演的季节。夏天, 卧牛屯的万支书,也给人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 矮小黑瘦的身影,光着脊梁,穿一条白短裤 , 不扎腰带 , 只把肥阔的裤腰挽个疙瘩似乎又有点儿不放心 , 左手总是抓在裤腰上 , 看上去象是一直在提着裤子的样子。

老支书不识字 , 上头下来的文件 , 从没原文传达过 , 只让别人念给他听听 , 抓个大意 , 说两句拉倒用他的话说 , 不如来一点实在的管事。于是乎 , 每逢开会 , 总会见他一手提着裤子 , 一手拍着桌子叫骂 , 震得会议桌上的那盏小马灯火焰儿直跳 :

“砧 , 妈啦个×的 , 干活去晚了 , 队长说你几句 , ! 万人狗日的 , 回家问问你爷爷 , 该怎样在卧牛屯混个人模狗样儿 , 忘了共产党的咋的 ?

聚福 , 鳖杂种 ! 越老越混帐了 .养羊 , 不拴个紧 , 啃了队里的菜苗 , 你想搞垮社会主义 ? 再拖要饭棍去 ? 忘了四七年是怎样在卧牛屯落脚的 ?

老头儿的骂竟如此灵验 , 底下没一个人敢吱声

 

   骂……谁不服管 , 骂那些鳖杂种 !老支书时常跟村干部们这样说。

   , 这确是万支书三十多年来治村之道的纲领性总结。

在老头儿骂声中 , 多少年来 , 卧牛屯一直是全公社各方面工作的样板 , 只要看一下大队办公室里那一排明光耀眼的锦旗和奖状就知道了 :“ 在农业学大寨运动中…… 在大养其猪运动中…… 在三秋护收工作中…… 在计划生育工作中…… 在冬季扫盲活动中…… ……

多少次支部改选 , 老头儿一再连任。

文革那阵子 , 造反夺权的风暴那般猛烈 , 竟没有触动老头儿一根毫毛。一开始 , 子为首的几个毛头小子 , 曾躲在场院的麦草垛后 , 偷偷扎了顶大纸帽子 , 起草了个批判提纲 , 列了他八大罪状 , 酝酿着造他的反 , 游他一次街 , 点起卧牛屯的大革命烈火。还没等开张 , 屁股上就挨了爷老子一顿鞋底 :“ 造反 , 你造他的反 ? 忘恩负义 , 天打五雷轰的杂种 !” 砧子们无奈 , 只好盼着锣鼓响 , 跑到邻村瞧热闹 .大纸帽子也不知藏到哪儿去了

    公社 东方红造反总部 的一个头头来了, 要插手卧牛屯的运动 , 揪出万支书这个走资派 :你有八大.罪状 。” 他不知从哪儿弄来了子们起草的那份批判提纲 ,第一 , 辱骂贫下中农。

    日你奶奶的 , 我还要骂你这个戴红袖箍的。

    辱骂贫下中农就是走资派 , 辱骂毛主席的红卫兵就是反革命 , 就要打倒你。

反革命 ? 妈啦个×的,狗娘养的,我革命时,你还不知在哪个山阴背后,在哪个王八蛋的腿肚子里猴着呢你打倒我 , 我叫你爬不卧牛屯。卧牛屯的鳖杂种们,站出来, !老支书一声吼 ,一伙赤胆忠心的卧牛公民 , 手持锹二齿钩子 , 从胡同口 , 从场院边 , 从田 间地头围了上来。那位造反派头头见势不妙 , 一溜烟出了村 , 钻进青纱帐走了。

    报纸、电台的记者多次光临卧牛屯 :万支书 , 你是怎么抓政治思想工作的 ?

我不懂什么政治不政治 , 思想不思想的。我是个大文盲 , 老辈儿穷。 老头儿一手提着裤腰说。

    那您定过什么乡规民约 ,赏罚制度没有 ?

    没有 , 没有。 老头儿有点不耐烦地直摆手 :咱村里社员听话 ,用不着耍那些花架子。

    万支书 , 您也太谦虚了 , 一个大队搞得这样好 , 肯定有值得总结的经验。

我没啥经验 , 我就是会骂。谁不听我的 , 我就骂那些鳖杂种 ! 不信你去访访 , 全卧牛屯 , 没一个不挨我骂的。人都是贱牲口 ,骂着点儿才老实。老头儿挺自豪。

   记者们感到十二分遗憾 , 恋恋不舍地去了。

历史又向前推进了几年 , 老支书骂声也随之现代化了 足不出户 , 借助炕头上的那台扩音机 , 他便可以把那威严的骂声传遍卧牛屯的每一个角落。

夏日的黄昏 , 卧牛屯浸润在一片温馨静谧的田园诗的意境中 .一层薄雾从村头的小边、池塘边慢慢地升起。村头的菜园里 , 传来水桶碰在井台上的叮畸声。 村中那棵老槐树上的高音喇叭 , 正在播放着优美动人的歌声

 

海风你轻轻地吹 ,

海浪你轻轻地摇………               

 

    突然 ,海风 被打断了 ,海浪 被淹没了 , 苏小明悠扬婉转的歌喉被一阵粗劣而又苍老的骂声代替了 :

聚福 , 妈啦个×的 , 老昏了头咋的 ? 你那五斤家兔的任务还交不 ? 别以为包产了 , 责任制了 , 共产党就没招了,管不着你了 , 混帐鳖杂种。

, 我找他讲理去 , 凭什么骂人 , 都打倒‘四人帮 '几年了 !一家菜园的芸豆架下 , 站出一位孔武少年 , 晃动着两条手臂。这是一位在城里念书 , 正在度暑假的中学生 .

!, 一记耳光扇在中学生的脸上:“ 没良心的 , 曼说骂 , 人家打也该哩 ! 你是没受过旧社会的苦啊 ! 讲了多少遍 , 你怕不信哩。 聚福老人红着脸数落。

中学生捂住火辣辣的脸 , 不敢吱声了。

 

 老支书终于去世了 , 那原始的、粗的叫骂声 , 也随之从地球上永远地消失了。消息传开 , 举村一片悲痛。老头儿那不大的院子里 , 还是土改时分的三间破草屋里 , 挤满了挥泪的面孔。

    妇女主任 ,正在往老头儿脚上套一双新袜子。大队会计 , 正伏在炕沿上 , 提着墨笔 , 支书写一幅挽联。

    聚福老人领着那位念中学的儿子来了。

    聚福一进屋 , 抱住老支书的双脚就哭起来:“万大哥,我聚福不住你 , 你病得这么厉害 , 我惹你生气了 .那五斤兔子 , 我是养好了 , 谁想会遭了野猫子哩。大哥 , 你骂吧 , 骂吧 , 你骂俺心里才痛快。你无儿无女 , 你骂是为了谁呢 ? 还不是为了大伙 , 为了国家吗 ? 大哥 , 俺一辈子也忘不了你的恩德 , 四七年冬天 , 要不是你当会长 , 说了算 , 收留了俺 , 俺全家保不准早就饿死了、冻死了……”听着父亲的哭诉 , 中学生心头也酸酸的。但他没有哭 , 他在暗暗端详着骨头架子一样躺在炕上的老支书 , 心里想 那些搅破了乡间寂静的、原始粗砺的、维系着全村人的生活秩序与平安的叫骂声 , 竟是从这样一幅瘦骨鳞的躯体上 , 从这样一张干皱的嘴巴里发出来 的吗 ?

子也来了 , 挟着一迭烧纸 , 脆下叩了个头 , 肃然地站在那儿。

虽然老支书孤独一生 , 但身后并不寂寞。出殡那天 , 几乎全村人都参加了 , 队伍排了几节子地长。在一片痛哭声中 , 老人被葬在了村后公墓的中心位置上。这是聚福老人提议的 老支书活是一村之主 , 死了也是大家的依靠。

为了表示对老支书的悼念 , 党支部研究决定;村子里停止娱乐活动三天 , 连老槐树上的高音喇叭也关闭了。

好难熬的三天啊 !

    村里村外 , 仿佛罩上了一层浓云 , 静悄悄的 , 没有一点儿声音。尤其到了傍晚 , 人们劳累了一天 , 踏着夕阳的余辉归来 , 钻进村头各自的小菜园里时 .要在往日 , 在这个时间 , 村子中间老槐树上那只高音喇叭里 , 老支书那亲切动昕的、富于威慑力的叫骂声也许该响起来了 , 那是卧牛屯得以家家平安的符咒 , 那是对丑陋与邪恶的抨击 , 那是对善良与美好的憧憬 , 那是正义与道德的凯歌。多少年了 , 已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 人们的耳轮已经习惯于生活中这种熟悉而又亲切的声音 , 这种声音 , 已经在卧牛屯人的大脑沟沟中敲下了深深的印痕 , 如果不予以及时地填充 , 人们将空虚得无法忍受。

聚福老人的感受似乎特别强烈 , 他再也无心去侍弄自己的菜园。第二天傍晚 , 他喝了两杯闷酒 , 一个人步履蹒跚地向村后的公走去。

他站在老支书的坟头 , 向村庄张望着。卧牛屯仿佛一步迈进了历史的间隙 , 一切都凝固了,停止了。他一把扯开衣襟 , 他觉得自己的血液也凝固了,呼吸也停止了。他再也受不了了 , 伏在老支书的坟头上 , 放声大哭起来。

 

(原载<山东文学>1995年第9)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