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驻点干部老马  

2011-07-20 07:44:4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好几年,公社粮管所所长老马,一直是我们村的驻点干部。

  老马长得很白、很胖,肉敦敦的,看上去有点臃肿,手脚有点儿笨,说起话来笑眯眯的,于是,有人就送他外号“老佛爷”。老马还有个特点,两片嘴唇特厚、外翻,在整个面孔上显得比较惹眼,也有人据此送他外号“马缸沿”。

    老马脾气好,且没什么官架子,连小孩都敢叫着他的外号开玩笑。

  老马似乎很有些自知之明,自知不懂稼穑之道,也没什么政治手腕,所以,除了有时候传达传达上级的什么指示之外,对村里的事,一般不怎么过问,很有一点“无为而治”的道家风范。

  老马很喜欢娱乐活动,无奈穷乡僻壤,一年到头,没什么好玩的,这就使老马常常感到很是寂寞。有时候,偶尔从河北来一个牵着猴子讨饭的,老马就会很激动,就会激动地哆嗦着两片厚嘴唇,跟在一群孩子后面,一家一家的看,并且寻机与猴主搭几句话,诸如问猴儿从哪儿买的,怎么调教的之类;甚至给猴主出个主意:比如应该给猴儿穿上件小衣服,最好再戴上顶小红帽子什么的。最后,老马会恋恋不舍地一直把人家送到村头。聪明的猴儿似乎也理解了老马,离去时,常常要一步三回头,气得猴主不得不在猴子腚上揍几鞭子,吓得路边的一群鸡鸭叽叽呱呱地乱跳。

    老马有时候也到野外去走走,但不大过问生产,也不大找社员干部谈什么话,而是喜欢往割草的小孩子堆里凑,目的是为了看他们下河逮鱼、草里追蛇、河堤上刨刨老鼠洞之类,有时候忍不住还要津津有味地指导指导他们,常常为此耽了吃饭,害得那位为他做饭的秦大嫂长时间地站在门口里等侯。

  老马在我们村的“点”,一度“驻”得比较成功。不像前几任,进驻时间不长,不是和村干部闹翻了,就是叫人在铺盖卷上洒了粪便,不得不灰溜溜地离去。

  按说,对老马这样的驻点干部,村里人是应该满意的。但人心有时候很难捉摸,村里赔钱、贴粮,还要出一个专人做饭,伺侯着这么一个闲汉,时间久了,也就有人渐渐生出些不满情绪,尤其是禾子、砧子、权子们。禾子、砧子、权子们是刚念完初中的孩子,还有点天真,还不怎么适应又苦又累、还要不时受到队长喝斥的社员生活,所以,一看见老马这样悠哉优哉的“驻点干部”,就有点想不通,心理就特别的不平衡,就总想找个法儿发泄发泄。于是,不久,老马在我们村,就有了一次很不愉快的经历,甚至使老马在我们村的“点”,再也无法“驻”下去了,也不得不像前几任那样,很不愉快地卷铺盖走人。

  那一年夏天,村里新娶来个媳妇叫姜丽花,姜丽花神经不大好,老疑心有人暗算她。干活时常常愣神,丢三拉四的,也没人敢说,一说就急,一急就跟人拼命。有一天下午,锄地时,禾子、砧子、权子们故意逗弄她,很严肃地说:“小心,不好好干活,老佛爷可盯上你了,早晚得收拾你。”姜丽花一听就急了,一撩锄头,就回了村。

  老马刚睡足午觉,正坐在院子里,一边喝茶,一边看蚂蚁上树,姜丽花进来了。

  老马还不认识姜丽花,连忙站起来让坐。姜丽花没坐,伸开两手就向老马扑来。在男女问题上,老马是很谨慎的。老马显然有点误会了,红着脸,急忙站起来向后倒退,嘴里咕哝着:“别,别……”不小心,碰倒了倚着墙的一张铁锨。姜丽花以为老马是去拿那张铁锨,眼珠儿开始发红,一把抢过那张铁锨,举起来,冲着老马就劈。这时,老马似乎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企图夺门而出,姜丽花却早已抢先堵在了门口。姜丽花喘了一口气,举着铁锨又扑上来了。老马急了,耸身一跳,居然翻过了墙头,然后,越过围子沟,一头钻进了村东的那片玉米地。姜丽花也跟着翻过了墙头,跟着追进了玉米地。姜丽花没有逮住老马,就站在玉米地头上跳着高儿叫骂:“老佛爷,马缸沿,你出来,你出来,看你娘养得你结实不结实!”老马猫在青纱帐深处,不敢吱声,一直到天黑,才悄悄地从玉米地另一头钻出来,一溜烟跑到了民兵连长家。

  尾随姜丽花跑回村的禾子、砧子、权子们,亲眼目睹了这惊险的一幕。一直到老马钻进了玉米地,才笑嘻嘻地跑去报告了民兵连长。

  民兵连长慌忙派禾子、砧子、权子们,招呼来几个基干民兵,打算立即前往营救老马,又担心弄不好会更加惹急了那个不要命的姜丽花,把事情闹大。正在进退两难之际,想不到老马自个儿跑回来了。民兵连长一看,老马很惨:上衣撕了个很长的口子,脸上叫玉米叶划出了好些血道道。看见老马那个狼狈样,民兵连长终于忍不住笑起来,打趣道:“马所长,看着你怪笨,关键时刻,还是蛮机灵的,那么高的墙,一跳,就跳出去了。”

  “操,狗打急了还跳墙呢!”说完,老马似觉失口,想纠正:“咳,咳……”结果,“咳”了半天,也没“咳”出下文。

  第二天,老马就走了。据说,老马走的时侯很是悲壮,一改“老佛爷”的慈眉善目,走出村口老远了,嘴里还在不停地骂那个姜丽花。老马大概至今也不清楚,他实际是栽在了几个孩子手里。

 

  评论这张
 
阅读(58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