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江野老的blog(均原创,转发请注明)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 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日志

 
 

“政治神话”的解构 ------读雷蒙.阿隆《知识分子的鸦片》  

2011-07-20 00:29:50|  分类: 书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们这一代人的观念系统中,“左派”、“革命”、“无产阶级”之类术语,都曾是闻之肃然起敬,见之心潮澎湃的,是神圣不可侵犯、也不敢侵犯的。但究竟何谓“左派”?何谓“革命”?何谓“无产阶级”?缘何“神圣”?相信是很少有人思考过的。由于长期的政治封闭、文化壁垒,更不可能有人知道,早在半个多世纪之前的1955年,法国著名思想家雷蒙阿隆(1905—1983),就在其代表《知识分子的鸦片》(吕一民  顾杭译,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译林出版社2005年版)一书中,从“元问题”的学术立场出发,对这些术语进行过深刻的批判与解构,并对与之相关的“历史崇拜意识”及知识分子的思想方法等相关问题进行过痛切的反思。

在这部著作的《序言》中,阿隆即尖锐地指出:“知识分子对民主国家的缺失毫不留情,却对那些以冠冕堂皇的理论的名义所犯的滔天大罪予以宽容。”(第1页)阿隆所说的“冠冕堂皇的理论”即指“左派”、“革命”、“无产阶级”之类相关学说。阿隆认为,这些理论,不仅是意指含混,缺乏实据的“政治神话”,而且是毒害知识分子的精神“鸦片”,是引发了不少“滔天大罪”的盅惑之语。以我们曾经拥有的正统立场来看,阿隆的这类看法,与法国另一位著名学者勒庞在《革命心理学》中的看法十分近似,也同样是够“反动”的。但阅读这部著作时你会感觉到,阿隆不是在信口开河,不是在骂大街,而是以严密的逻辑的与历史的相结合的学术方式,通过摆事实讲道理,来解构他心目中的“政治神话”的。

关于“左派”, 阿隆的看法是,这称谓本身就莫名其妙。因为从历史上来看,在自命为“左派”的那些不同群体之间,从未有过深刻的统一性。不同时代的“左派”,其口号与纲领也在不断变化。“左派”,往往自称代表人民,在政治主张方面,反对暴君,反对专制,反对资本主义,向往社会主义,追求权力平等、思想言论之自由等等。阿隆认为,这本身当然不错,但这些主张拼凑而成的只是一个混乱不清的综合物,是经不起事实之检验的。如在阿根廷,庇隆的独裁统治,遭到了享有特权并控制着议会的大资产阶级的辱骂,但却得到了广大贫苦劳工的支持。那么,庇隆该算左派还是右派呢?(第11页)更多的事实还证明,当自信是“左派”的集团取得了胜利,掌握了政权时,也并未能始终保证民众的思想自由。原来的反对派或反革命的右派亦往往能毫不困难地指出:左派代表的已不再是与特权者对立的人民,而不过是“与另一个特权阶级对立的特权阶级”(第16页)而已。如法国大革命的结果即是如此:在平等的借口下,资产阶级垄断了国家财富,一小撮特权者(资产阶级)取代了另一小撮特权者(贵族)。阿隆正是据此进一步断言:“与在旧法国向资产阶级社会的转变中显示出来的辩证法相同的辩证法,会在从资本主义社会向社会主义的过渡中重新出现,而且还会有所加剧。”(第18页)联想到20世纪末前苏联及东欧一些社会主义国家的剧变,我们不能不感叹于阿隆的先见之明。阿隆关于“左派”与“右派”之间界限的质疑,我们在中国1957年的那场“反右”运动中,大概会有更为深切的体认。在那场运动中,遭到清洗的章伯均、罗隆基、储安平等“大右派”,原来都曾是与中国共产党员并肩反抗国民党独裁专制的“大左派”。从他们面对新政权呼吁“民主自由”,反对“集权专制”的主张来看,坚守的无疑仍是“左派”立场,故而应将他们视为真正的“左派”才对。但这些真正的“左派”,却被另一些更自信是“左派”的人判定为“右派”,让他们陷入了灭顶之灾。面对这类事实,我们不能不产生与阿隆相同的疑虑:“那么,究竟谁是真正的左派、永恒的左派呢?”(第32页)

阿隆认为,与“左派”之语相同,“革命”也是一个所指不明,难以与现实相吻合的政治神话。“以社会学的观点来看,革命现象的基本特征是:一小部分人通过无情地铲除对手获取政权,创设新的政体,并梦想着改变整个民族的面貌。”(第37页)阿隆指出,如果这就是“革命”的话,那么,“抨击基督教的宗教传统,抨击贵族的以及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的社会传统”,“在与过去决裂方面所表现出来的激烈程度与其他激进学说等量齐观”的纳粹主义,也“确实具有一种革命的意义。”(第38页)而这样一种“革命”的后果,无疑只能作为不堪回首的灾难,记入人类的史册。遗憾的是,古今中外,这样的“革命灾难”,又岂止是“纳粹主义”?

“革命”,往往都是以争取“民主自由”为号召的,都是打着“为人民”的旗号进行的。但在阿隆看来,这样的“革命”,往往不过是因其能够赢得民心,而为各种政治力量力争的金字招牌而已。阿隆指出,从本质上来看,“革命”与“民主”原本就是两个相斥的概念,因为“通过暴力夺取与行使政权,必须以谈判或妥协无法解决的冲突为前提,换言之,必须以民主程序的失败为前提。”(第39页)与之相关,获得成功的革命政权,通常也都是专制政权,“它在行使权力时不受法律的约束。它表达的是一小撮人的意愿。它不会,也不可能会关心其他民众的利益。”(第39页)阿隆提及的证据有:希特勒的纳粹政权、以及曾自视为正宗的“革命政府”的中国的国民党政权等等。阿隆还联系斯大林主政时代的前苏联的状况特别指出:即如自信最具进步性的“无产阶级革命”,也“如同过去的所有革命一样,只是由一个精英集团通过暴力取代另一个精英集团。这样的革命并未呈现出任何非同寻常的特征,能使人借此欢呼‘史前史的结束’”(第42页)20世纪以来,作为曾是无产阶级革命辉煌成果的一些社会主义国家的终于解体,或仍然存在的有关国家政治经济的落后局面,大概可以更为充分地充分证明阿隆“无产阶级革命”并无“非同寻常的特征”这一论断。

按马克思主义学说,无产阶级是人类历史上最后一个、也是最为先进的一个阶级。用阿隆的话说,是“马克思主义的‘末世学’赋予无产阶级一种集体救世主的角色。”(第68页)对此,阿隆的反驳是:“所谓‘无产阶级’(靠薪金过活的工人所属的阶级)的本质并不存在”,“马克思主义学说给无产阶级赋予了独特的使命,说这个阶级要‘改变历史’,或者说它可以实现人性。那么,散布在成千上万个企业里的数百万工厂工人能够成为完成这一任务的人吗?”(第70页)在阿隆看来,如果无产阶级主要是指靠薪金过活的工人,那么,这些人,不仅成不了“救世主”,连他们自己也救不了。更为令他不安的是,虽然,根据这些国家的意识形态的说法,无产阶级拥有了生产工具,甚至还拥有了国家,已经不再被“异化”,“但是它实际上没有摆脱被放逐的危险,也没有摆脱劳动手册的束缚,更没有摆脱经理人的管制。”(第78页)阿隆看到的事实是,在无产阶级革命成功之后的国家里,工人的生活水平并未提高。阿隆半个多世纪之前的这些论述,当时的许多人也许会视之为危言耸听,但不幸的是,历史的发展又以极端化的方式应验了阿隆的忧虑:前苏联及东欧国家的许多工人,之所以积极参与推动了他们国家的剧变,无疑便正是因为他们不满于徒有虚名的“主人翁“地位,不满于自己的生活状况。如果阿隆能多活几年,亲眼目睹上述的历史剧变,不知会作何感想?

阿隆对“左派”、“革命”、“无产阶级”之类政治神话的解构,其目的显然不在于解构本身,而是要启发人们破除“永远正确”之类的“历史崇拜”意识,使之能够真正以实事求是的目光,探寻更为科学、更为理想的人类走向文明与进步的道路。他之所以由这些术语入手,便正是因为这些“事先赋予了历史一种固定的意义”,被许多人坚信不移的术语,实际上“无法使人们科学地解释历史的过程”(第108页)。与这类是非不清、所指不明,且易引发罪恶的“政治神话”相比,阿隆认为真正能够给人类带来幸福的是“经济扩展、工会和宪法”之类社会方略。与之相关,20世纪50年代,在法国左翼知识分子的一片反美声浪中,阿隆发出的是另一种声音:“没有革命和无产阶级的位置,有的只是经济扩展、工会和宪法”(第236页)的美国,才真正标志了人类社会前进的方向。

阿隆自称写作这部著作的另一重要动机是要反思“法兰西病”,即批判法国知识分子爱走极端的病态。而实际上,“爱走极端”,又岂止是“法兰西病”?又岂止仅见于法国知识分子?由此也就决定了这部著作的普遍性启示意义。此外,阿隆这部著作中体现出来的元问题的追究方式,亦具重要的学术方法论意义。可以相信,面对世界上的许多问题,我们只有时时保持冷静清醒的元问题视野,才不至于习焉不察,人云亦云,才有利于人类思想的进步。

1983年,被誉为“20世纪法国最后一位思想大师”的阿隆去世时,将阿隆视为自己导师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曾经发出慨叹:“没有雷蒙阿隆,世界将感到更孤独,而且更空虚。”(见《知识分子的鸦片》汉译本《出版说明》)。读罢《知识分子的鸦片》一书,我想到的是:“没有雷蒙阿隆,我们可能将陷入更多的迷信盲从而不自知。”

 

                                          20093月5

  评论这张
 
阅读(43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